gallery

885556

Justice

Virginia Woolf wrote, “my country is not my country and my home is not my home for those men who assert the launch of wars never consult women’s opinions but ask them to agree and live with it.” Most women who have survived wars know the feeling of being despised and controlled, they have been reduced to being the objects of State lust and to being at the receiving end of soldiers giving vent to their anger and this was so much worse for those women in areas occupied by the enemy.

 

 

 

 

 

 

 
breastBreast

乳房,既可為哺育能力、性感的象徵、藝術的情色丶權力與自主,也可從歷史、文化、醫學、親情、愛情、性與慾望等不同面相來闡釋。這個自古到今一直為人類所關注的器官,成為藝術家創作的靈感泉源。

 

 

 

 

 

 

 

 

 

01_1

Heroom

十多年前,英國小說家吳爾芙於《自己的房間》書中的一段文字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女性若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多年後,我擁有兩者,並成為作家,卻發現,兩者相較,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之於女性,更是必要!一方面,無論已婚或單身,它都是每位女性不可缺少的生命空間,另一方面,它也一如中國古代女書,代表每位女性的私密世界,唯有在此,女人才得以無拘無束地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呈現真實的自我。

 

 

 

 

 

 

 

Herstory_01Herstory

懷抱著困惑,我從台大歷史系畢業,懷抱著有昭一日撰寫《她的故事》(Her Story)的渴望,來到「自由、革命與藝術」的國度──法國,留學期間,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聽聞她們的故事,使我對於女性世界裡種種不可思議的經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渴求瞭解女人世界的慾望,隨著我到日本遊學的這段期間而日趨強烈,這不僅因為我親身經歷日本社會裡對於女性種種莫名其妙的歧見與制約,也因為我開始理解到,身為女性,不少人的一生從誕生之初就是一場無望的抗爭。

 

 

 

 

 

 

 

JAZZ_03

Jazz

在爵士大师纷纷凋零的今日,若想探寻爵士 最初的面貌,或许只有在真正热爱爵士、真正了解爵士、并且尊重爵士乐手的Jazz Club里才有缘得见。也只有在Jazz Club里,我们才能品味原汁原味的爵士演出,和喜爱的乐手直接对话,感受朴实的爵士之美;而巴黎爵士俱乐部带给我的感动,更是远非世界各地其他爵士俱乐 部所能比拟。

 

 

 

 

 

 

 

 

Paris Life_03Paris Lumière 

我對巴黎的印象源於一幅攝影作品。Robert Doisneau的Musician in the Rain中那位寧願淋雨,也要傾其所有,以僅有的一把雨傘保護他的大提琴,而另一位畫家,於創作的世界裡渾然忘我,完全無視己身生存的狀態。當我以全部的積蓄購得第一台相機NIKON FM2時,因Henri Cartier Besson這句話:「一個標準鏡頭就足以拍出好照片!」我選擇添購的唯一鏡頭便是50mm標準鏡頭,而Henri Cartier Besson的那張Rue Muffetard(1954),也成為我心目中巴黎街頭景像的完美典型。

 

 

 

 

 

 

 

Parismovie

Paris Cinema

巴黎藝術電影院,不僅是世界藝術電影的推手,更是文化藝術的搖籃,期望透過這些影像,與所有熱愛電影與文化藝術的愛好者分享,更能夠刺激文藝界與影迷重新思索「電影院」空間的意義與其多重面相與可能性。

 

 

 

 

 

 

 

 

bread

Gastronomy

從紙上構圖到如實呈現!我還記得,在那個連松露與牛尾湯是啥都沒見過的時代裡,每一道法式料理端上桌的時候,都會引發一陣歡呼!我也是在那樣幾近夢幻的氣氛裡,苦心構思出一道道料理的畫面。我希望每一道料理都訴說著一個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故事。我選擇以微光拍攝,企圖營造出光影層次豐富的影調,並將每道料理的地域特質與食材以及享受這道料理的氣氛與心境融入攝影裡;並且融入藝術、歷史、人物、地域與風土民情的思索,堪稱為當時美食界前所未有的創舉!

 

 

 

 

 

 

 

festival

Such kind of Festival 

這本攝影集充滿了愛、顏色、人民的聲音與情感。經由這些影像,我想要對於這些傾注身體與靈魂來製造出這個神奇片刻的人們,致上我無盡的敬意。

This album is full of love, color, voice of people and emotion. I want to show my endless admiration through these photos to those people who produce a magic moment with their body and soul.

 

 

 

 

 

 

 

nuke

Lanyu how are you

3月11日,這一天,原本是蘭嶼達悟族的飛魚祭,依照傳統,達悟族的壯丁們得在這一天­下海補魚以求取這一整年的豐收,然而,這一天,達悟族的男士們卻被迫集體跨海來到台灣­本島,向中華民國政府請求還給他們島上僅存的3000多人一個活下去的自由與權力!來­此請求台灣島上的人民還給他們一塊境土!而性格一向溫和的達悟族群,為了這個夢,已經­奮鬥了整整30年。這30年來,達悟族人從一生下來,就得學習如何與核共存,就得學習­默默承受他們的命運──為肩負起台灣本島的經濟繁榮而任由這個“惡靈”佔據著他們的肉­體,吸食著他們的血液,腐蝕著他們的靈魂。

 

 

 

 

 

landoutside

Land Outside

貢寮,靠海的一個小漁村,因為台電在此地蓋了一間核電廠,而迫使整個小鎮的命運都被改­變了!

Kungliao, a small fishing village near the sea, because here Taipower built a nuclear power plant, forcing the fate of the entire town had been chan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