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民族

29

28

27

Minority?Majority of the nation?誰來定義?怎麼定義?
五位分別來自澳門、朝鮮、蒙古、維吾爾族以及藏族的姑娘,透過自己的身體、語言(音樂)、服飾、肢體語言(舞蹈),探索少數族群的身份認同以及政治介入文化以後,伴隨而來的是少數族群的文化意識被消解;在大一統的政治主張之下,少數族群的傳統文化被邊陲化,自己的母語被棄置,並且不斷地被主流文化所取代,歷史在不斷被複寫的過程中,逐步淹沒。
青年編舞家楊朕沒有大陸70后的世故,60年后對政治襟聲不語、50后的意識型態與文革陰影,卻也不像大陸90后的青年,被洗腦洗得非常成功。他不談本土,只談我偉大的中華文化以外的其他;他思考,CAPITALISM對身體語言及文化風景所帶來的影響;他質疑,所謂的政治正確性所帶來的思想單一化;他敢玩,敢碰觸禁忌。這個被單親媽媽帶大的男孩,他的世界裡的女性,只有那些野性,獨立,勇敢且非常非常潑辣的女人,是他關注的對象。
他處理概念的態度:融入嬉戲、矯情、虛張聲勢以及纏鬥;沒有自稱:「我是藝術家呦~~~」楊朕只是好好地活著!把自己活得像個「人」!
他把社會主義時期的那首《愛我中華》轉換成一首政治寓言:
⋯⋯
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
五十六種語言匯成一句話
愛我中華
愛我中華
愛我中華
愛我中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