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果陀》

25

26

這大概是我所看過的《等待果陀》至今最不無聊的一齣了!
少了圓禮帽的性別象徵,卻多了對人物身份及社會階級的暗喻。這也是最意有所指的將果陀,雖未明示,卻以亞伯與該隱,以及與救世主同釘十字架的兩個賊中一人有清楚提及的故事,點出果陀意謂著上帝,最後的審判或者死亡日的到來。舞台成45度三角形斜坡,中間宛若隕石墜落,在地表鑿成一個大坑的舞台設計,它既像是一個吸盤,將所有的人類都吸入這個深不見底的黑洞,又似一個漩渦,將所有人都捲入這個時代洪流,又似一個乳房,以乳頭處生養萬物,哺育大地!劇中兩位主角愛斯特拉岡(Estragon)與弗拉季米爾(Vladimir)的默劇演出,實在是全戲中最不會讓人打瞌睡的橋段。至於波卓與他的忠誠的僕人,總是讓我想起惹內的女僕以崔西摩法特的〈鴉片酊〉。整體而言,這齣戲仍是虛無主義的代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