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睡眠與死亡

15

16

About the sleep and death / 2017
90好久的父親,連續幾日說起他數十年的老友因爲停用血溶劑而導致腦血管堵塞住院,生命已瀕危;他急著前往醫院探視老友,朋友卻意識模糊,偶而想起父親是誰!父親倖倖然地返家,告訴我:「若我那天變成那個樣子就別救了!」
父親的生活仍舊很規律:每天到圖書館報到。一天讀三份報紙、幾頁英文成語。因爲手抖,書法寫得沒有那麼勤了,反而睡眠的時間延長,像嬰兒般,每天要睡上好幾個小時。
想起約翰伯格與蘇珊宋塔格的對話中,談起是死亡賦予生命價值與意義,這是就作品與藝術的部份而言,但對社會裡越來越多的老人來說,生命是一連串慢慢退化與失去的過程;包括:體力的衰退,智力大不如前,甚至不少人出現失智,並且因爲伴侶與朋友們相繼因病死亡凋零,導致人際關係急遽萎縮,生命的質與量都因此產生變化,加上社會環境的變遷,老人要怎麼樣能真正活出品質與尊嚴?真得好好思考。
不過柯市長撙節開支,首先刪減了老人福利津貼,老人裝個牙套6萬多元,都得自籌經費。我難以想像那些低收入戶怎麼過活?尤其是沒辦法工作以換取收入的老人,因爲只出不進,對於金錢更是看重!
學習慢慢變老與正視死亡,已是我們現代人必需面臨的課題。從我父親身上,我也ㄧ同經歷他的恐懼、焦慮與失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