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劉曉波,2017年7月13日於瀋陽病逝,享年61歲。
2011年,我在香港找到《追求自由》,這本2003至2008年的文選集。2008年,他在獄中讀《現代藝術和大眾文化》有感而發,寫下這樣的句子:「與真正的藝術相反,工業社會的大眾文化不過是精神快餐和樂感消費,迎合著物質高度豐富的享樂時代,適應著工具化模式的工業生產方式,使人的精神變得平面化或單面化,喪失了對真正藝術的欣賞能力。藝術不再是個人的獨創,而是文化產業的批量製造,依賴於先進的技術和大工業模式。文化消費者只能接受大批量的標準化的文化產品。所以,現代資本主義文化的大眾性、普級性與藝術創造的個人性和批判性毫無關係。換言之,資本主義制度自發地利用大眾文化進行一體化的操縱。大眾文化受到商品經濟、市場交換的支配,變成了模式化的日常消費品。大眾文化所培養的受眾是一群趣味雷同、粗糙、低劣的同質人。」
劉曉波,從政治的意識形態、民族主義的狂熱以及經濟振興的奇跡中尋求思想的突破以及精神的解放,並以自己的生命完成他的道──成為自由的個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