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飛》

11

16

15

14

13

12

斯拉夫民族無論是在戲劇、詩與小說、芭蕾舞還是音樂方面,成績都是立於世界制高點,而19世紀末期的電影,更被視為俄羅斯所有的藝術形式中,最重要也影響最為全面與廣泛的藝術形式。俄羅斯的電影,無論是深受諸多前衛藝術形式影響的蘇聯時期電影,或者蘇聯解體以後的俄國電影,都能夠讓觀者感受到強烈的影像詩意以及濃郁且憂傷的俄羅斯民族特質。
在【雁南飛】中,導演米哈伊爾以高光、低反差與黑白高反差的對比來反映女主角內在的情緒轉折,加上幾場一氣呵成的tilt升降場景調度,刻畫出「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昨是今非,今非昔比的人間滄桑。而幾場遠景的大場面送迎士兵的場景調度,鏡頭從女主角以pan拉出一對又一對也因戰爭而正經歷生離死別的大時代裡的小人物,使得故事的縱深整個拉至人類歷史的高度。至於戰士倒下那段長達數分鐘的flash back與影像疊印,以及螺旋階梯爬升與急轉直下的panorama鏡頭,簡直是電影史上經典中的經典鏡頭。
米哈伊爾對於水、樺樹林、天上的大雁以及水面上的波光粼粼的光影處理,建築物體轉而成為非物質的精神性應用的至上主義風格,處處顯露出他如何影響了日後的塔可夫斯基的電影【鏡子】、【伊凡的童年】。米哈伊爾以斯拉夫民足特有的詩的靈魂,描繪出戰爭與和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