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日兩國看攝影歷史與文化

78f8db0fgcc848475085f&690

2001年,剛來台灣不久的法國佬飛揚,在一條台中的街道上瞧見一排保存完整的日式平房,為了拍攝這些老房子,他特意買了平生第一台相機;隔日,他舊地重遊,望著眼前幾被夷為平地的殘骸,難以置信!多年以後,這件事仍讓他耿耿於懷,他不解地問我:「一個民族不重視自己的過去,如何走向未來?」 

1858 Aerial of Paris by Nadar

另一位法國佬余白滿懷熱情與驕傲地說著:「我們的政府非常非常重視自己的歷史,不僅政府耗資雇請一批攝影師走遍整個法國的大街小巷,以影像紀錄我們的歷史,還斥資建立《法國國立攝影中心》,每年編列大筆預算購買攝影原作,補助攝影展覽,開辦免費的底片攝影教學課程,為下一代保存歷史而盡心盡力;而法國民眾也因肯定攝影的價值而購買,而收藏攝影作品的這個習俗,甚可溯及19世紀末20世紀初,當時有不少法國人因繪畫而成為攝影師與收藏家;而法國媒體對於影像品質的要求更非一般!就連專門報導八卦,在法國賣得很火的“Paris Match”(巴黎競賽),這種專報垃圾新聞的週刊照也十分重視影像品質;法國出版業為了普及知識,讓更多人有機會看書,1950年代創造了口袋書,讓有價值的東西被更多人看見。妳瞧這本“1968 Raymond Depardon”僅售價8€,這價格在法國根本不算什麼!」

 

「也許新任文化部長上台以後,台灣的文化環境會有所不一樣吧?」他提出此問。滿心期盼,1839年8月19日,法國政府出面購買達蓋爾銀版專利的美事,會再一次發生在這塊土地上。

 

范如苑舉了一78f8db0fgcc8484e94109&690個她自日本攝影書上習得的例子,與法國攝影史觀不盡相同,卻讓我瞥見東西文化的差異。她說:「為了完成一張鳥瞰巴黎的照片,攝影師納達失敗了很多次,直至散盡家財才成功。」

 

納達登上熱氣球拍下有史以來第一張鳥瞰巴黎全景圖的英姿,是我所熟悉的!然而,他散盡家財的故事,卻是直到今日,透過留日攝影史學家的研究我才得知,難道這前半段被法國史學家刻意淡化或遺忘?我想起拿破崙,他從來只宣揚自己打勝仗的英勇事蹟而遮掩那些戰敗的事實,也因此打造就出戲劇性的英雄傳奇;但一直以來務實的東方民族,在追逐歷史風流人物的軌跡的同時,總免不了連帶扒出英雄所必須付出的「代價」!這並不意謂著,東方民族遠不及西方人浪漫,相反的,當東方民族在深思熟慮以後,若仍決意為某事付出行動,他們往往不計代價,這也造就出東方式的浪漫主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