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驚豔布魯哲爾】

78f8db0fgbbd392b823f6&690   多年前,我來到位於三峽的《李梅樹紀念館》參觀,那天下午,李梅樹紀念館李景文先生親自導覽,並開啟密室中珍藏的數卷畫作供我欣賞,其中,有一幅題名為《冰果室》的作品,更是讓我喜愛得忍不住心動想要收藏,李先生告訴我,李梅樹先生繪畫前都要將構思好的場景先拍照存檔,再根據照片來繪畫,而這樣的作畫模式與印象派畫家竇加如出一轍,後來李家兄弟不肯割愛,我也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李梅樹紀念館》,回程時,我一路在想,如此國寶級畫家的作品,不是應由國家級美術館每年編列預算予以收購做為館藏嗎?怎會留在民間,任由畫家後代子孫苦哈哈地死守著這些台灣寶藏?台灣的國美館、北美館以及歷史博物館又是如何看待與對待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文物遺產?

兩年後,我到巴黎求學,發現每一間在地的美術館、博物館乃至私人紀念館都由國家文化部每年編列預算來支撐與維繫該館的營運,以使這些寶貴的人類文物資產可以讓世人分享。而蔡明亮的【臉】(Face, 2009)更讓我見識到法國這個國家為了保存傳統文物而投下的心力、財力與時間;時任羅浮宮館長的亨利‧羅瑞特是藝術史學家,他以史無前例的跨領域藝術結合,期盼將《羅浮宮》三個字所代表的意義與精神藉由蔡明亮的【臉】傳遞到全世界;蔡明亮則藉由達文西《聖施洗約翰》這幅名畫背後聖約翰、莎樂美與希律王三人之間的故事,拍出蔡式視點下的羅浮宮世界。

78f8db0fgbbd39301a44d&690

無獨有偶,一年後,身兼作家、詩人、畫家的波蘭導演來希‧馬耶弗斯基(Lech Majewski)則以維也納歷史博物館內的另一幅典藏──北方文藝復興巨匠彼耶德‧布魯哲爾(Pieter Bruegel)的《前往髑髏地的行列》(The Procession to Calvary ,1564)大做文章。

【驚豔布魯哲爾】(The Mill & The Cross,2010)改編自麥克‧吉伯森的短文《磨坊與十字架》 (The Mill and the Cross, de Michael F. Gibson),看似單純的繪畫電影,實則借古諷今,影射當代政治與人世現況;這也使得本片提78f8db0fgbbd3935defe3&690供了難得一見的機會,不僅邀約觀者重溫16世紀末尼德蘭(Netherlands)爭取宗教自由與政治獨立的這段長達80年的獨立運動史,瞭解布魯哲爾這幅名畫的時代背景,更進一步瞭解他創作的動機與其背後的故事。

1568年,尼德蘭的清教徒為了反抗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國王菲利浦二世的專制統治,在威廉親王的領導下,尼德蘭北方數省進行起義,1648年,菲利浦二世繼承者終於承認這個由七個省組成的《聯省共和》──荷蘭、澤蘭、烏得勒支、弗裡斯蘭、格羅寧根、上艾瑟爾以及海爾德蘭。若我們置身於1564年布魯哲爾所在的那個年代,不難想像那時的尼德蘭就如一座一觸即發的火藥庫,人們無時無刻不活在恐懼與死亡的陰霾中,而布魯哲爾就如蜘蛛般地窺視著這塊土地上的人間景象,將一切78f8db0fgbbd3939e8512&690盡攬於他精心編織的畫作中,並以耶穌背負十字架前往髑髏地的故事穿插於其間,藉此喚起人性中的善良與仁慈,也同時揭露人間的殘暴與邪惡,而這樣以古喻今的手法,也使得這部電影跳脫了單純的繪畫電影,成為一部貫穿古今、超越時空的寓言電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