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與解構

78f8db0fgcc80bf33bcd4&690

從我所在的高樓層落地窗往下看,可以清楚地瞥見一條運河、一條新完工的高速公路,一條穿越市中心的鐵路,以及一個北京老胡同。這個胡同一半都已被怪手剷平,剩下的一半,在高樓大廈的環伺下,顯得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一如整個近代中國歷史的面貌,又再一次的,被徹底地改頭換面;只剩一半的胡同裡,居民仍舊一如以往昔地生活作息,彷彿自外於世間的喧囂。

雖然每天

清晨醒來時,此地居民都會發現今日與昨日不同……「ㄚ!老王家的書報攤,怎麼成平地了?!鄰居的菜圃子,也成碎石頭堆啦……」│老奶奶驚慌地看著周遭的改變,她還不習慣閉眼睜眼之間,世界就變了個樣!她養成睡覺時,豎起耳朵的警醒,深怕這個世界,在她所剩不多的生命裡,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消失。然而,對於在高樓上遠觀她世界的白領新貴,卻憎惡「它」依然存在!怨恨它像是一位得了癌症末期的老人,儘管器官一個接著一個壞死,卻始終頑強地抗拒著死亡的命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