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熔爐》談推動社會改革

19

 

我們可以為動物權走上街頭,可以為同志平權走上街頭,甚至修改法律,但我們可以為台灣塑化劑、農藥、化學添加物以及人工甘味乃至核災食品進口與食品安全、勞工的基本人權、以及殘障人士的教育權以及平權走上街頭嗎?

我不確定台灣社會是否就殘障人士教育者的基本道德與操守,福利機構組織的法律規範與義務做出明確的規範?並且針對殘障人士的教育權以及身體自主權提出相關法條,予以這些無法為自己發聲的聾啞人士充份的人權保障?若不幸事發以後,是否有專為殘障人士而設立的中途之家?配套措施是否做得完善?但透過2013年發生於台中啟聰以及台南啟智學校的多起虐童與性侵事件,陳昭如為此而書的《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2014),事發後媒體的一致冷漠、教育部採取學校當局的威權說法做為官方版本,以及社會大眾的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我可以確知,台灣社會對於所謂的公義以及社會良知還停留在所謂的「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那是一種集體面對社會暴力的默許。

長期以來受到威權與高壓統治的南韓社會,社會暴力事件層出不窮,在這個人口5000多萬的國家裡,超過一半的人口有宗教信仰,並且有超過一半的宗教人口是信奉基督教,可以想像基督教勢力在南韓的影響力有多大!

在導演黃東赫改編孔枝泳小說《熔爐》的同名電影中,他以這起發生於2005年光州一所聾啞人學校裡駭人聽聞的真實社會事件,抽絲剝繭社會與制度的種種問題,簡直形同韓國甚至於台灣當代社會的縮影。基督教長老教會組織的人際網絡以及社會影響力廣及政法商警教育界;不受政府管轄與約束的地方殘障聾啞學校的慈善基金募款機制、任聘教員與工作人員的私相授受、教職買辦以及校園暴力等問題;退休法官的第一件出庭案子可享有特殊的司法禮遇;警政體系貪腐瀆職;司法體系面對性暴力的遏阻因刑罰太輕而無法達到嚇阻暴力發生的效果;貧寒家庭成員根本無能也無力自保,遑論保護家人的殘酷社會現實,反映出韓國社會人權主義者在捍衛人權價值時所面臨的真正困境;個人在面對自己的利益以及群體的利益時,往往選擇忽視與默許以換得自己的舒適與平靜的生活。

影片中這些人物以及隨處可見的社會問題,彼此環環相扣,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一如電影中靠著老師個人關係而謀得偏遠學校美術教師一職的仁浩,如何在這個重重迷霧的社會網絡裡,與自己的信仰天人交戰?從一位什麼都不知道或者不願意知道的菜鳥,到勇敢地走進迷霧,發掘迷團背後的真相,走出自己的一條人生道路。片名《熔爐》,就是在將這個社會裡所有的個體都必須丟掉原有的信仰與堅持,以融入這個社會的大染缸以換取生存與個人的利益的「熔爐」,轉化為另一種出淤泥而仍不染的生命態度──尊重真正無能為力為自己發聲的弱勢與少數族群的生命權與人權;不是去改變世界,而是竭盡所能,不要被這個世界改變。願我們都能承認自己的軟弱,面對誘惑的時候,還能夠不被魔鬼引誘,還能夠有道德勇氣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附記】
自2011年上映以來,《熔爐》掀起整個韓國社會的震盪

上映第 6 天,網路上百萬聯署簽名,迫使腐敗的光州警界不得不組成專案小組,重啟調查,二審被判緩刑並重返教職的該校多位教職人員,重新被起訴並被判以重判。

上映第 37 天,2011年10月28日,韓國會208名出席會議的議員以207票贊成,1票棄權通過了《性暴力犯罪處罰特別法部分修訂法律案》,又名「熔爐法」。以法律明確保障性侵身障者、不滿 13 歲幼童,最重可處無期徒刑,並廢除原本的公訴期,加害者如任職於社會福利機構或特殊教育單位,可加重處罰。

韓政府為預防「熔爐」事件的再次發生,積極推動國會通過《教育公務員法修訂案》,修訂案規定對實施性犯罪的老師將處以100萬韓元以上的罰金並予以清退。

2011年10月起,韓國教育科學技術部對全國所有寄宿型特殊教育學校和普通特殊教育學校實施聯合檢查,並成立預防對殘障學生實施性侵犯的「常設監督團」。同時還將對幼兒園、學校等教育機關從業人員的性犯罪經歷進行調查。

電影下檔後 1 個月,發生此案的光州私立仁和聽障學校,被取消社福許可證,學校被關閉,繳回一億多元基金,並由光州政府接管。

韓國各級教育機關對殘障人學生性侵害現狀進行調查,並加強性教育以防止再次發生類似事件。韓國京畿道、光州、首爾等城市也相繼出現《學生人權保護條例》禁止間接體罰,禁止性別歧視等。

2011年12月29日,韓國國會通過了《社會福祉法事業法修訂案》。修訂後的社會福祉法規定,對觸犯《性暴力特別法》和《兒童青少年性保護法》規定的犯罪行為,十年內不得從事相關業務,在職期間對使用社會福祉設施的人員實施同類犯罪的,將永遠禁止從事社會福祉事業的經營管理業務,強化國家和自法團體的指導和監督力度,提高社會福祉經營管理機構公益性和透明性等措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