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瓦城》與國際勞工

15493561_10154845482512460_5529828474242441179_o

 

相較於趙德胤的「歸鄉三部曲」──《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及《冰毒》,以及短片《海上皇宮》,其週而復始的日常生活以及突如其來的脫軌而生的戲劇魅力,舒緩的說故事節奏與刻意模糊的時空界線,《再見瓦城》的敘事擺脫趙氏風格,回歸傳統戲劇的敘事架構。

空間從海闊天空的大自然到不斷限縮的空間──擁擠的大都市內的現代化囚籠。人人都如被圈養在籠子裡的動物般,從原本有名有姓有故事有文化的個體,為尋求所謂「更好的生活」而捨棄過往,無論是出賣勞力或者新鮮的肉體,這些非法移民廉價勞工鎮日被關在暗不見天日的空間──餐廳廚房、紡織工廠、員工宿舍、豪華大飯店的客房……名字被置換成某個代號或者另一個陌生人,靈魂也因失去自我而無可避免地沉淪。

趙德胤透過泰緬台三地探討資本主義結合自由經濟及世界貿易下的國際勞工悲歌。他們沒有名字,躲在暗不見天日的角落裡,沒有人權,應該說,連喊出「我要人權」的可能性都沒有,是這個跨國經濟體系裡最底層也最被剝削也最被忽視的群體。

很可惜,攝影本可創造出更令人窒息的熱與塵,卻因長鏡頭而削弱了不少場原本應像拳頭打在你心頭,最後落得只能像阿國為自己欲求的對象蓮青戴項鍊的欲言又止,其成果,只是輕輕拂拭過女人的髮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