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妓院回憶錄

78f8db0fgb74911795ccb&690

2011在巴黎旅居期間,觀賞了兩部以「性服務工作者」為主題的作品。一部是女攝影家珍艾芙琳‧阿特伍(Jane Evelyn ATWOOD)以三十年為經緯,拍攝而成的〈隆巴街〉回顧展,另一部則是於2011坎城影展競賽片中備受世人注目的【巴黎妓院回憶錄】(L’Apollonide,2011),由貝特朗‧波尼洛(Bertrand Bonello )執導。

人間戲劇的舞台

這位曾以【色情大師】(Le Pornographe,2001),【我是男我是女】(Tiresia,2003)在影壇掀起不小熱浪的法國導演,其後雖偶有佳作,如2005年向女性攝影師辛蒂‧雪蔓(Cindy Sherman)致敬的短片【辛蒂,洋娃娃是我】(Cindy The Doll is Mine),卻未引起太多的騷動,直到這部仍舊以色情產業為主題的【巴黎妓院回憶錄】問世,才重新喚回影迷的記憶;這一次,他將鏡頭瞄準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裡的情色藝術──妓院,並以這個密閉的空間比喻為人類權力慾望的舞台,演出一幕又一幕橫跨19末至20世紀初的法國社會縮影。

78f8db0fgb7491b121806&690全劇一開始便是一連串讓觀者眼睛一亮的黑白攝影集錦。截然不同於艾芙琳鏡頭下賣春女子活色生香的肉體魅惑,這些黑白照頹廢疏離,襯底音樂卻是充滿活力的搖滾──李‧摩斯(Lee Moses)的《壞女孩》(Bad Girl)。

隨著zoom鏡頭的推移,影片引領觀者尾隨著無精打采的女子背影,深入一條漫長地似乎永無止境的漆黑甬道,直到女子以雪白的身軀為我們點亮了這黑暗,以嫵媚的笑容與熾烈的青春,為死氣沈沈的空間裡注入生命的活力。貴族、富豪、政治菁英及文化名流,莫不爭相在此停留駐足,他們來此,為的卻不只博得一夜春宵。他們拜倒於這些女子的石榴裙下,也為了尋找創作的靈感、情感的慰藉,甚至於妓院的氣氛。

那個時代的妓院是男人們絕佳的社交場所。他們在此朗讀法國作家朱爾‧維恩(Jules Verne)的近作,對1900年巴黎〈世界博覽會〉期間通行的巴黎地鐵冷嘲熱諷,議論〈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的現況,在此下棋、玩遊戲或打牌,舉辦面具舞會等,連帶滿足他們的感官慾望。

他們以百瓶香檳匯集成黃金澡堂,透過魔幻鏡室窺視女人的身體轉化為一幅立體派繪畫;在充滿東方風情的房間內,金髮碧眼女子化身為百依百順的日本藝妓,以模擬的牙牙日語朗誦著連薩德伯爵聽聞後都會情慾賁張的詩篇;扮裝為洋娃娃的女子,模擬機械人的78f8db0fgb7491ba19745&690動作,卻越發激起恩客的慾望!這些上流社會的男人卻毫不在乎這些妓女的感受,在她們面前炫耀他們的知識與學養,並藉由引述一位女性主義人類學家所寫的:「妓女的腦子與罪犯的腦子一樣,都比正常的人腦尺寸小,這也顯示出妓女比一般人的智慧低等。」來貶抑她們。

以光影對比敘述故事

波尼洛構思劇本時,參考了無數的資料,最主要的素材莫過於法國作家羅爾‧阿德勒(Laure Adle)於1990年出版的《1830至1930年間高級妓院 的日常生活》 (La Vie Quotidienne dans les maisons closes de 1830à1930),以及雨果於1869年發表的《笑面人》;而原文片名「封閉的房子」( maisons closes),當時是「高級妓院」的代名詞。

為了營造出豐富的意像,也為了滿足導演「一鏡到底」(Plan Séquence)的要求,攝影師裘塞‧戴海(Josée Deshaies)運用光與影的對比來切割出空間場景,營造時光流轉的氛圍,以及上流社會與底層社會間截然不同的生活境遇。比如,開場裡那座燈光幽暗,空間狹小得令觀者窒息的更衣室,與女子更完衣後明豔動人的溫暖色調,形成強烈對比!

女子們更衣的那個鏡頭讓我聯想起珍艾芙琳於1990年拍攝的那張〈俄羅斯女囚蒸氣室〉。同樣的密閉空間內,女人被限制的不僅是行動上的自由,也是暢所欲言的權力,在老鴇面前,她們能夠回應的也只是:「是的,夫人。」在嫖客面前,她們唯一能夠做得就是順從與滿足他們的慾望,在這個看似女人主導的慾望空間裡,因為金錢78f8db0fgb749199b8042&690的介入而形成了主人與奴隸的關係;即使危機來臨之際,綽號「猶太女」的妓女也因恩客一句:「我付錢,你就得聽我的!」而放棄了抵抗。也就是這樣逆來順受的主從關係帶出了這個行業的潛伏危機。

「猶太女」成了「笑面女」,她遭遇到的痛苦卻使她成為上流社會的新鮮玩物,裘塞‧戴海運用冷光來呈現「笑面女」眼中上流社會的殘酷與冷血,而透過她的眼,我們得以逐步進入這座妓院中數位女子的內心世界,窺見所謂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對於廣大的老百姓來說,只不過是由封建社會轉而成為資本主義社會,財富與特權依舊集聚在一小撮的統治者手裡,而過往加諸於奴隸身心上的枷鎖,轉而由勞工階級概括承受!就連仰賴剝削妓女維生的老鴇,也被她的房東剝削,對自己的命運也同樣地無能為力!這也使得這部影片得以擺脫這類主題慣見的矯揉造作與溫情主義,或者耽溺於肉體享樂的色慾主義,轉而成為一部以光與影精心打造出 「美好年代」氛圍的細膩之作。

重現歷史時空

一如為此片拍攝海報的時尚攝影師保羅‧羅佛西(Paolo Roversi) 所言:「對我來說,光就是生命。當我想起光的時候,我總想到光線到達我的拍攝對象時,經過了那麼長的旅程。」而那個已經凋零的 「美好年代」,那古典華麗的人間劇場裡軟語呢噥的鶯鶯燕燕,那婆娑的身影,那巧笑盼兮的回眸一望,慵懶地斜倚著貴妃椅的身軀,水晶杯碰撞發出的輕脆聲響,在這一刻,因為光的旅程,神奇地重現在我們眼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