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界仁【殘響世界】的召魂

05

關於歷史重構與影像書寫─談陳界仁【殘響世界】的召魂
紀錄片導演都會面臨到一個尷尬的處境,就是,我們要描述的那一段歷史文獻散佚各地,未被當事人妥善地保存,甚至因種種原因被銷燬!更糟的是,拍攝時,人事地物早已皆非,這時的我們該當如何?

以拍攝歷史紀錄片見長的導演李立劭,在談起「滇緬游擊隊三部曲」之二【南國小兵】(2014)中的歷史背景多集聚在來台以後的原因,不由發出如此喟嘆:「因經費不足,無法前往滇緬泰現地取景取材以彌補這段歷史的空缺。」被紀錄片導演視為先天缺憾的「人事地物皆非」,對於錄像藝術家陳界仁而言,反而是尋求影像語言突破與再建立的轉機。

斷裂的歷史記憶,透過殘缺不全的空間遺址,故人重返舊地時的情感聯繫,使得這些隱沒於歷史塵埃中的幽靈,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得以還魂。這召魂的儀式或透過撫摸昔日的物件,或透過重複過往的動作:掃地、歌唱、舞蹈、看電視……來完成時間與空間的轉換,使得觀者經歷一場從現在回到過去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觀看陳界仁的影像時,觀者往往得聚精會神!因觀看的愉悅就發生在我們凝視眼前這些看起來是靜止不變,實際上,卻正以若有似無,極其緩慢的攝影機運動推進,而使得我們渾然不覺間,精神恍惚之際,進入到另一個時空;也是同樣的Trans,使得溝口健二【雨月物語】的人鬼世界充滿了難以言說的神奇魅力。這樣的影像風格形塑出陳界仁獨一無二的世界。至於那些難以消化的名詞─殖民、文明、隔離、同化、優生……,就留給喜歡咬文嚼字者大書特書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