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A讀者迴響(6)

43

56

55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44

今天的攝影棚邀請了兩位朋友心怡與惠晴。我跟她們兩位都有緣份,一直默默地欣賞與喜愛著她們的人格特質。這次第二波的台灣女性Talk,成爲唯一兩位私下邀請的女朋友。

心怡談起女人的月事與空間與女巫祭天。惠晴讓我第一次真正認識到她性格中很纖細、敏銳與絕對全面自主的那個面向。當這兩位女生做自己的時候,是多麼迷人啊!

今天下午十二點多抵達當代藝術館門口,車不能停了,要留給排隊等候的參觀者。我心想:「這下可糟了!來參觀的群眾都得傻傻地排隊等候了。」還好有些參觀者問工作人員才得以免去排隊苦等。

不過,展內的參觀者不少是專程為這個展覽來的。蜷川的觀眾特質似乎與我的觀眾截然不同。我發現前者多是以手機來紀錄並在手機上完成觀看的行爲,重點是:我看過囉!有點炫燿的樣子。我的觀眾好像比較願意花時間靜下心來觀看與思考,或者提出疑問。

一對夫妻在展場內待了三個小時。看到我時,太太問了我一個問題:「這些照片中的女人都跟妳的某些方面很像。說不出來,妳不覺得妳們是同類性質的女人?」我盯著我的影像看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她繼續說:「妳看,有些女性還會好多國語言,從事藝術,或者喜歡藝術⋯⋯。」

今天好可愛的孝英姐來台北掃墓,帶著一家人都轉道過來展場了。還遇到了現在有點瘋瘋的忙得不可開交的學生浩珉,一兩年未見的朋友孟樵與她的朋友。

生命真是不可思議,妳做了一個展,它變成一座花園,一間咖啡館,一所知識交流的殿堂,每一天,都有些什麼故事會在這裡發生,只要你踏入這個空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