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918──哈密瓜的故事

2

今年918事件沸沸湯湯。反倒使我想起一個哈密瓜的故事。當年因緣際遇為了研究日本女性在海外層出不窮的自殺事件而來到島國,下榻的民宿主人是一對日本老夫妻。

老太太端詳了我半天以後問我:「妳是台灣來的?」她見我點頭應允,又接著問我:「那妳是來日本『賣春』的嗎?」在一旁的老先生此刻打破沉默,突然冒出一句:「我去過台灣!」我登時產生他鄉遇故人的親切感,老先生接著開始說起他在台灣工作的那段經歷。

「你知道哈密瓜?我在台灣吃過,又乾又小,比不上日本的哈密瓜,大又甜,水份又多!」老先生越聊越起勁,囑咐我在此等他,未隔半敞,他神采飛揚地返回,腋下夾著一個捲筒,神秘地在我面前取出一個獎狀般大小的文件,隨之以慷慨激昂的腔調宣告:「這是我的徵召令!當年,我是廣島徵召的最後一批軍人,可惜來不及上戰場,就發生廣島原爆……」他嘆了口氣,表情既哀傷又悲憤。坐在一旁盯著我瞧的老太太,此時又蹦出一句:「千萬不要再發生戰爭了!中國那麼大!日本這麼小!日本這麼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