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離家記》談女人房間

 

02

電影公司又寫信來催我要交稿了!
令我煩悶的不是電影公司的催逼,而是面對這樣一部如此美麗的影片【少女離家記】(Mustang,2014),總是激起我對巴黎生活的無限懷念。事實上,第一次觀賞這部影片,也在巴黎拉丁區的藝術實驗電影院,我覺得那裡的氛圍更適合欣賞與品讀這樣的影片。

【少女離家記】出自1978年出生土耳其安卡拉的女導演─丹妮絲‧坎澤艾胡芬一鳴驚人之作,故事背景發生在數十年來,在國際上鬧得沸沸揚揚,渴求加入歐盟,卻又與ISIS牽扯不清,並被國際人權組織指責為屠殺庫德族與亞美尼亞族頭號元兇的土耳其!

沒有努里‧比格‧錫蘭的壓抑灰藍,它的藍透徹輕盈如鳥之羽翼,在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上,我們俯看著五姐妹與男孩們嬉戲,這些男女有如置身天堂,恣意享受著純真與誘惑,慾望與教條。電影語法很侯麥,不時讓我想起他筆下謳歌女性身體的讚美詩。當鏡頭急轉直下,來到綠意盎然的果園,女孩摘下禁果咬了一口,持槍老人猛然出現,怒斥她們離開他的果園(伊甸園)後,女孩們返回家中,門怦然闔上,剎那間,原本光澤通透如暮間晨光般的影像,隨著外婆自樓梯上出現的瞬間,直轉黝黯,預告五姐妹即將面臨的劫難,而這個劫難竟然發生在撫養這五位女孩一手長大的外婆家中,因為那天,一直以來缺席的父權─父親,突然出現,帶著他的清規戒律,他的天賦權柄,使一直呵護著她們,給予她們自由的外婆轉而成為這個父權制度與伊斯蘭宗教體系的最嚴密的守護者。

01不在於口頭上的兩性平等,而在於女人的家庭空間可能就是毀滅她的人生夢想,禁錮她的心靈,剝奪她的人生自由的囚籠這個事實。片名Mustang意指「野馬」。家,在她們的世界,就像是圈禁著她們這五匹野馬的牢籠,而投向自由的唯一方式,就是一如易卜生《玩偶之家》裡的娜娜,在這囚室裡殺出一扇門,以行動完成女人自己的「離家出走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