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傳媒》報導

撰文者:梁姍樺
2016年02月19日 20:00

15

房間有一面女人牆佈滿許多女性的照片以及名字,彭怡平希望透過照片上的名字,吸引大家去查閱她們的故事,對這個世界的貢獻。(葉信菉攝)

彭怡平說:「當初英國小說家吳爾芙於《自己的房間》書中的一段文字『女性若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屬於自己的房間。』讓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特別做這件作品向吳爾芙致敬。」

當代藝術館10餘年來第一次以女性為主的展覽,藝術家彭怡平的個展「女人的房間」於19日舉行開幕記者會,許多女性藝術家及台灣攝影文化交流協會成員都一同前來共襄盛舉。這次的展覽彭怡平實地走訪50多個國家,探討父權政治下女人當家的空間結構與權力關係,並融合影像文本與互動對話的實驗展覽。

16
藝術家彭怡平舉辦個展「女人的房間」,探討父權政治下女人當家的空間結構與權力關係,並融合影像文本與互動對話的實驗展覽。(葉信菉攝)

女人的房間 圓型展場沒有標準出入口

從早期戲劇創作到電影、攝影、文學,最後變成當代藝術的媒體創作者,彭怡平坦言每一個階段都走得戰戰兢兢非常辛苦,「女人的房間」是彭怡平結合所學的成果展。彭怡平提到,許多展覽都有標準的出入口,但在「女人的房間」個展中,彭怡平利用當代藝術館的實驗studio,將空間劃分3個區塊、形成1個圓,帶領參觀者從世界出發再回到故鄉台灣,最後回到創作的原點我的房間後再出發到世界。

 

17
從早期戲劇創作到電影、攝影、文學,最後變成當代藝術的媒體創作者,「女人的房間」是彭怡平結合所學的成果展。(葉信菉攝)

世界攝影長廊 向攝影技術致敬

首先是「世界攝影長廊」,彭怡平說明,在設計這個空間時,她給自己設定一個挑戰,「如何用一張照片呈現攝影200年的歷史」,最終她利用了燈箱象徵攝影的開始─玻璃板,再運用現代科技於燈箱顯示後來攝影的RGB所代表的紅綠藍三原色,再到印製的CMYK的藍紅黃黑4種顏色,彭怡平特別解釋,「我沒有用K喔!不然就全黑了!」彭怡平利用世界攝影長廊的呈現,向攝影從1839年誕生以來到現在數位時代的歷史致敬。

18
許多展覽都有標準的出入口,但在「女人的房間」個展中,將空間劃分3個區塊、形成1個圓。(葉信菉攝)

另外,世界攝影長廊分為「世界女人的房間」、「後窗」兩部分,「世界女人的房間」包含4組作品「娃娃」、「家族」、「她的故事」、「她的房間」,每一組作品都以三聯畫的方式呈現,每一組都述說著3個不同國度的女人在房間中與主題的關聯性,彭怡平認為,三聯畫能拉開時間與空間將整體故事組織更為豐富,更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對三個作品進行比較。

三聯畫是畫作(常為板面油畫)的一種類型,是多聯畫的一種,分為3個部份。一般正中的那一幅最大,也有3幅作品大小相同的畫作。三聯畫在基督教藝術早期就已經出現,是中世紀祭壇畫的常見形式,後來又被文藝復興畫家採用。用這種形式創作出的作品也易於拆分運輸。同樣的手法被用於現代的攝影技術中。

 

「後窗」則是彭怡平向導演希區考克1953年的《後窗》致敬,彭怡平開玩笑的表示,當初設計這件作品是為了鍛鍊大家長期在躁鬱的社會喪失的專注力,因此決定裝置藝術結合戲劇電影裡面時間跟空間的概念,做一個長達11分鐘的裝置劇場。

19
來賓參觀彭怡平個展,擁有許多迴響與討論。(葉信菉攝)

24位世界各地女性 讓燈箱充滿生命力

彭怡平邀請24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選出房間最喜歡的地方做最喜歡的事情並提供照片,整件作品由24個燈箱堆疊而成,每一格都有20 秒時間亮燈,就像一棟公寓每個燈箱住著不同的女人開燈關燈的感覺,讓公寓有了生命力,彭怡平提到,因為是透過鏡頭去看,因此將燈箱設計可活動,呈現出相機的望遠、廣角或者標準鏡頭。

20
英國小說家吳爾芙於《自己的房間》書中的一段文字「女性若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屬於自己的房間。」讓彭怡平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特別向吳爾芙致敬。(葉信菉攝)

再往裡面前進,彭怡平將女人私密的空間轉化為公共空間,營造出電影院的感覺,除了以影片的形式呈現她與10位20至80歲的女人對話,彭怡平在展間設置攝影棚於展期與民眾直接進行「台灣女人talk」並投影到牆上讓參展者觀賞,看似公開實際上卻是自在的在攝影棚進行私密talk。

展覽理念 向吳爾芙《自己的房間》致敬

最後,進到「我的房間」回到創作者的源頭,彭怡平說明,當初英國小說家吳爾芙於《自己的房間》書中的一段文字「女性若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屬於自己的房間。」讓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特別做這件作品向吳爾芙致敬。

維金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 1882~1941)是英國小說家、散文家及文學評論家。以其作品風格細緻微妙見長,並奠定女性主義文學及現代文學雛形。為入選20世紀十大小說家中唯一的女性,並榮獲《Time》雜誌名人榜。由於天性敏感,13歲喪母之慟所帶來的精神創傷延續了她的一生,影響創作甚巨:在寫完長篇小說時,她總會寫一些文章來釋放強大而窒息的焦慮,即是其中之一。但終因長期為憂鬱症所苦,於60歲投水而死。

其中房間有一面女人牆佈滿許多女性的照片以及名字,彭怡平表示,希望透過照片上的名字,吸引大家去查閱她們的故事,對這個世界的貢獻。以秋瑾為例,彭怡平解釋,她其實不是為了中華民國去革命,而是為了女權,但中華民國成立的時候孫中山出賣了她,彭怡平也推薦大家能利用300分鐘來細看整個展覽,雖然時間很長,但卻非常值得。

21
藝術家彭怡平(右二)與現場來賓合照,「女人的房間」展覽擁有熱烈迴響。(葉信菉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