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主義女攝影師?

78f8db0fga835ca947785&690

 

 又見一位擅長於文字與攝影的女性創作者。克勞德‧卡滬(Claude Cahun,1894~1954),這名字我們並不陌生,卻從未真正熟悉。她是後現代主義攝影家辛蒂‧雪曼的啟蒙者,變裝自拍照的先驅,卻老被藝術史研究者歸類為超現實主義女攝影家,我對這個說法深深不以為然!

的確,克勞德‧卡滬與超現實主義團體時有來往,並有幾幅作品顯見超現實主義的精神與風格:如〈完全無效的承認〉(Aveux non avenues, 1929~1930),然而,她卻是自始至終都不曾被超現實主義的團體接納,一方面在於超現實主義團體成員憎惡具有獨立自主意識的女性創作者,儘管超現實 主義者不斷地將女性納入創作的素材,女性藝術家在超現實主義的圈子裡,卻只配當個繆斯或者行政助理,還得三不五時兼職情婦與伴遊,儘管她們的貢獻卓越,這 些女性的名字卻從未被列入超現實主義團體宣言中。

       另一方面,克勞德‧卡滬從不願妥協。她離經叛道的舉止,不僅表現在男性化的裝扮,她放棄了父姓露西‧舒渥伯(Lucy Schwob),選擇了一個中性化的名字克勞德,並以母系家族取名卡滬;更與原名蘇珊‧瑪勒伯(Suzanne Malherbe),後以亦男亦女的中性筆名馬賽爾‧摩爾(Marcel Moore)發表作品的女插畫家同居,兩人之間至死不渝的「波士頓婚姻」關係,曾令超現實主義宣言起草者與發言人布列東看到兩人出現時,立即拂袖而去!

       本次在巴黎杜勒麗花園《掌中戲》(Jeu de Paume)現代攝影美術館展出的〈克勞德‧卡滬〉作品中,明顯地著重於這位女性攝影師傳奇的人生與其作品之間的關聯,邀請觀者以全新的眼光,重新認識這 位攝影界的先驅者,集女權主義的實踐家、反納粹主義的革命行動家、詩人與作家諸多身份於一體的克勞德‧卡滬,與其每張作品背後之間的人生關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