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哈與伊朗社會現況

78f8db0fga7a90b09f1ec&690

2011年2月的柏林影展上,《分居風暴》(Une Séparation, 2010)一舉擒獲〈最佳影片〉金熊獎,並因該片全體演員的表現太過亮眼,使評審團破天荒地將〈最佳男演員〉與〈最佳女演員〉頒贈給該片全體男女演員;如此的成績,難道還不夠讓影迷翹首盼望?!
關於阿斯哈法哈蒂的二、三事

雖然海鵬已經引進該片,並且計劃在今年年底安排院線上映,但我實在等不及!有幸,我在巴黎如願以償,自幾百部放映的電影片單裡窺見這部伊朗電影珍寶,它成為2011年上半年期間我所看過的數百部當代作品與經典老片中,最令我驚喜,也是我最喜愛的一部!

相較於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台灣觀眾對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這個名字相當陌生!然而,出生于1972年,擁有伊朗《塔比阿特莫達勒斯大學》和《德黑蘭大學》戲劇藝術與舞臺指導雙學士頭銜的阿斯哈‧法哈蒂,曾以8毫米和16毫米為伊朗《共和報》拍攝了一系列以伊朗年輕人生活為主題的影片,並且執導出如《城市傳說》這部廣受大眾歡迎的電視劇。多年的藝術專業薰陶以及職場訓練,使得他的影片無論在藝術涵養與商業市場上都能有所斬獲。

《與塵共舞》為他初試聲啼之作,一推出就廣獲好評;隨著他在各大國際影展頻傳捷報,先後以《煙火》(La Fête du Feu,2006)、《關於伊麗》(A Propos d’Elly,2009),獲得2006芝加哥國際電影節〈金雨果〉大獎以及2009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以後;阿斯哈‧法哈蒂已經成為繼阿巴斯、 穆森‧馬克馬巴夫與其長女薩米拉以及次女漢娜、馬吉德‧馬基迪﹑賈法‧帕納希和巴赫曼‧戈巴迪等電影導演之後的伊朗電影新舵手。

伊朗電影黃金年代

20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前五年﹐堪稱伊朗電影的黃金時期﹐一方面是電影藝術界群英薈萃使然﹐另一方面﹐1997至2005年期間擔任伊朗總統的賽義德穆罕默德哈塔米, 之前曾經擔任伊斯蘭文化部長多年,致力於較為開明的文化政策﹐為伊朗電影創作環境的蓬勃發展奠下了良好的根基。也就在這短短7、8年間﹐“馬克馬巴夫電影 家族”﹑馬吉德‧馬基迪﹑賈法‧帕納西和巴赫曼‧戈巴迪等電影導演頻頻在國際影壇亮相﹐用他們自成一格的電影語言與世界溝通,讓世界注意到這個深具魅力的 中東國家的存在,以文化藝術成功地扭轉了1979伊朗革命後的柯梅尼統治時期,伊斯蘭教治國的刻板形象。

曾在當代電影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伊朗導演群身影,卻從內賈德當選總統以後全面改觀。除了自《馬克馬巴夫電影學校》畢業的巴赫曼‧戈巴迪仍能 創作不斷以外,阿巴斯與馬克馬巴夫已相繼自我放逐異鄉;而曾以《生命的圓圈》(2000)為伊朗贏得威尼斯金獅獎殊榮的賈法‧帕納希,卻因為與當局對峙而 使得《生命的圓圈》被禁演!近年來,隨著伊朗政治局勢的激化,賈法‧帕納希不但身陷牢獄之災,並且被禁止拍片長達二十年之久,當今政府活生生地剝奪這位藝 術家表達思想與自由的權利,無異於置他於死!

那知,看似奄奄一息的伊朗電影,卻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反而以驚人的活力重新站上世界舞台,並立成眾人目光的焦點。

德黑蘭浮生像

我無法歸類《分居風暴》為一部單純的伊朗電影,不僅因為它有著截然不同於以往的伊朗電影面貌:它既不感傷,也不懷舊,更非我們早已司空見慣的黑色童話或女性悲歌,而是根植於當下的伊朗社會現況,直接衝擊觀者的感官體驗!

這群美如希臘神祇的男女演員們如乒乓桌兩端的競技手般,以令觀者暈眩的活力、湍急不歇的激情以及驚人的專注力,進行一回合又一回合你來我往的唇槍舌劍!從 第一個畫面開始,阿斯哈‧法哈蒂就以緊迫釘人的場面調度、滔滔不絕的對話、精密的劇本分鏡,任由攝影機隨著演員的聲調、肢體與城市節奏而舞動,也使觀者瞬 間迷失於德黑蘭!這座喧囂、雜亂、失序的城市裡。

《分居風暴》不僅在時空與電影語言上充滿現代感,在主題上,阿斯哈‧法哈蒂選擇探討世人皆有共鳴的「法律與社會正義」這個問題,關乎此,無論是中產階級還 是無產階級,誰都有話要說,卻是各有各的腳本;而宗教與法院,雖是殊途同歸,都在建立社會秩序與維護道德正義,方法卻不盡相同,也因而賦予這部描寫當今伊 朗社會的《分居風暴》其獨一無二的魅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