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幸福與夢想_劉灝

彭老师: 您好!

两天前,您在江苏南京河海大学举行了讲座,我是之后在现场购书的那个男孩儿,刘灏,当时我希望您对一个叫佳慧的女孩儿说些什么。您让我加您的微博好友告诉 您在我心中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梦想,但是非常抱歉,我没有微博,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于信息大爆炸时代的烦恼的一种抵制,呵呵,所以,只好用邮件来告诉您我的 答案。

在听您的讲座之前,我有在网络上了解过您的经历,但在现场您的交流带给我的感觉和网络上的又有些不一样,让我感觉更加贴近我的心,更加亲切,感谢您在这样 的冬日带给我们这样的温暖。我尝试着去思考您的问题,但是却发现,我给不了您一个确切的答案,也许,幸福本身就是一种感觉吧,她并不能时时都用文字去表 达,只要我们感觉她在我们身边,我们就是幸福的。就像刚刚在看《一页台北》,我在想,如果能遇上一个像Susie的女孩儿,每天在书店都可以看见她微笑的 脸庞,感觉到内心的平静,世界仿佛就如这温暖的书店一样虽渺小,却温馨,那也许,对我来说,这就是幸福。而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一个可以支撑我们永远走下去,不知疲倦的东西。我 大一的时候,有看见学校的英文演讲比赛,是全国性的,就很想去参加,但是会紧张。第一年失败了,但是我们的老师鼓励我,因为他觉得我条件蛮不错。这样的鼓 励就给了我希望,给了我梦想,梦想着有一天我也可以用自己的声音去传递我心中英文的美好,去告诉我身边的朋友们,年轻时,我们应该有激情。我每年都参加, 到第三年的时候,我大三,终于成功了,最后一直进入到了全国决赛,拿到很不错的名次。后来有朋友和我交流,问我,什么是梦想,我就说,梦想源自一个具体的 东西,可能是一栋房子,一辆车子,于我,那就是一次让我体会青春和激情的经历,我为之可以在每个想起她的夜晚都彻夜不眠,通宵达旦地去为她努力。  这里是另一些文字,是我写下的那天听您讲座的一些感受,希望和您分享一下,谢谢! 今晚,去听了彭怡平老师的讲座,但是对我来说,我更宁愿把它称作是一次交流,这样的交流充满了平静的力量,和温暖的幸福,虽然这样的交流一直是她在诉说,我在倾听。
当我拿起那两本书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扫视,但是内心似乎有一种让我毫不犹豫的力量去催促我买下她。
恰如我在互动环节希望和她交流的一样,看到她,我会想起林清玄,会想起龙应台,会想起一个个启迪过我的心智的人,他们的话语,充满了对人生的思考,对生命 的关心,这样的思考和关心,不仅仅有深度,更重要的是,有温度,而这样的温度,在我看来,恰是大陆学者有所缺失的。她很希望知道每个人为什么会在现场买 书,会问每个人,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她每次都会用心去倾听,去回应,然后在书页上写下发自肺腑的话语。在这么近的距离和她面对面,我却紧张了,甚至说 话都有些不利落了,但我想,我向她所描述的这样一个内心充满着梦想的小女孩儿的故事,虽然很简短,很概括,但她一定能懂,因为在她心中,自由是最重要的,成功与否和她毫无关联。

她的拍摄,她的故事,她说话时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她播放影片时营造的黑暗但却让你的思想不停飞舞和跳动的氛围,让你感觉仿佛到了一个文艺长廊,沿着回环形的,看不见尽头的圆廊漫步着,欣赏着白色墙壁上一幅幅鲜活的画作, 她们在向你诉说艺术家们对人生的思考,她们想轻轻地牵着你的手,带你走进一个曾经只有毕加索、梵高、雨果、莫奈存在过的世界——这不是一种虚幻,而是一种 神圣——正如巴黎的地铁,她穹顶上的涂鸦告诉你这里曾经的故事和伟大的艺术家,于是你便会觉得,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因先哲们而神圣。

她是那么的真诚,真诚的让你觉得这不像是一件真实的事情,我遐想着,如果我纯洁的问她,您真的相信梦想的力量么,她一定会很天真地告诉我,会啊,当然会 啊!这样的天真不是年少的幼稚,不是理想化,而是一种相信,发自内心的相信,就好像每次佳慧告诉我灵魂,告诉我信仰时那种让我看不见,却想象得到的坚毅的 眼神一样。对一些人来说,梦想也许真的是不会破灭的吧,只是有时她可能被掩藏起来,或者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生活之中,于 是她的妹妹看到房间中央的白色钢琴的时候,心中曾经的梦想仿佛突然间实现了一般,那样的实现,没有激动,却是平静,但这平静一定比那激动更深沉,饱含了更 多的欣慰和满足。于是,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心,很静,很静,很温暖,很温暖,因为无论多远的跋涉,最终到达梦想彼岸的滋味,太让每一个渴望自 由,怀揣梦想的人去憧憬和向往。
《她的故事》,我要送给佳慧,一个我一直以来非常珍惜的女孩儿。大大的眼睛,圆圆的面庞,让你不得不去认为她可爱至极,却天真幼稚,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儿,在我遇到生活的瓶颈,有些丧失斗志、迷失方向的时候,引领着慢慢向前,她说,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迷失。她读了很多很多的书,有着同龄女孩儿不可能企 及的思想,她正在考研究生,希望去暨南大学学习新闻,因为她渴望去关注人们的生活。但她现在最希望的是去支教,去到中国最贫穷的山区,去做志愿者,因为她 想“救救中国的孩子们”,因为她想去走进中国最真实的生活,去感触,去质询:她的梦想是否如拔节的竹子一样可以听见成长的声音。无论是灵魂还是梦想,离开了最真实的生活,便都会成为一片虚幻。我曾经这样告诉她:有时,愈是平凡的人生,愈是显现出令人尊敬的力量。
但愿佳慧,也能有她的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