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勇敢的女士致敬

尊敬的彭女士:
      您好,我是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男生,之前闻得您来过我的母校做过演讲,可惜因故未能亲临听教,所幸之后在学校图书馆的网站上寻得视频资源,方得以观看,您提到的学生者当之首先得成为一个“人”的观点让我久久思考,在看过视频后,我又至图书馆寻得您的HER STORY ,认真的读了起来,您的书是那么的新奇和吸引我,也让我对女性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希望把这本书带给我的姐姐,让她也能听听您对女性解读出的声音。很高兴,我的母亲也许是您所会欣赏的女性,在母亲的圈子里她永远都是那个敢于尝试新东西的潮流者,新发型,做保养,每年几次的旅游,甚至于五十岁年纪率性在我们那小城里独个学起了开车,这在我们那小城绝对算个不小的尝试,在生活上又是精打细算,勤俭持家,勤劳善良额的女性,在您的书里,我看到了荷兰的单身奶奶,新加坡的试婚大龄姑娘,更多看到的是被束缚在宗教,生活压力,勤劳却无法获得舒适生活的海女式女性,这让我仿佛看到了母亲,也看到了成长于旧社会的奶奶,对于女性,我一直有种偏执的相信,相信女性拥有异于男性的聪明,勇敢,坚韧,而这,在您的书里我都寻找到了真实的落脚。感谢您用您的文字记录下了这感动的一切。
      十分羡慕您周游的经历,也十分佩服您周游的勇气,在您的书里,我不只一次次的感受到您在旅途中遭遇的困难和危险,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您在耶路撒冷,在塞内加尔,在海参崴,在更多更多的地方一个人独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是渴望,是信念,还是期盼的希望,还是什么,我在想,当您一个人面对陌生的地方匆匆而过的行人时自己心中的干感触是什么样的呢。我也曾一个人漫步的旅行过,我渴望这种旅行的感觉,也渴望对新鲜人物的接触,但是现在的我仿佛坠入冰窟的人偶,为了什么而前行,我也一直在思考,可是每一次似乎得到了答案时却又很快的被生活所放弃了,前两年的夏天我都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的,都是胃出血的原因,数次的住院经历仿佛将我的意志一点点的抹掉了,现在的我依然不时会遭受疾病的困扰,在困扰下答案就这样次次的被摧垮了。可是我是那么的不甘心,却又总是感觉无奈。就在昨天,在看您的书后又看了印度电影三个白痴,又想起了自己当年那个熊熊的希望通过努力奋斗而成功的少年自己和走遍五大洲,踏遍世界土地,亲吻每一块土地上的清泉的梦想,我质疑了,我怀疑了,对自己的是更多的也越来越多的否定。
       好了,不提自己了。呵呵,彭姐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因为在您的文字里我读到了更多的亲切和女性曼曼的身姿。向您致敬,勇敢的女性冒险者!(嘿嘿,另祝您和您的家人新年快乐!)                                                                                                                                   
                                                                                                                         您忠实的读者:郑森林
                                                                                                                                 2011年12月26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