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莊園

002dlT9tgy6THmJ21eMd8

周慶輝長達5年,投入眾多金錢、人力與資源的拍攝計劃〈人的莊園〉裡,將拍攝場地架設在新竹市立動物園及高雄壽山動物園,利用動物園裡的人工飼養環境做為影像的故事場景及空間概念化的延伸。

9組照片中,人類如同被豢養在人為環境與空間裡被馴養的野生動物,在充斥著現代文明的生活符號,當代社會正夯的議題,從一出生開始的嬰兒椅,到長大成人以後,由落地窗、欄杆、混凝土建築、磚牆、大石塊、樹林與水池等自然景觀以及現代科技文明圈圍而成的一格格生活空間,都在在揭示人類已如被圈養在動物園的野生動物般,被斬斷了生命與大自然之間的聯繫。

​而這「人生無異於沒有出口的困獸之鬥」更以鳥籠與滿地的萬國錢幣來象徵人間社會綿延不絕的欲望使得人類成為自身慾望的受害者。周慶輝在此更以充滿意象指涉的不銹鋼流刺網編織纏繞而成的鐵松樹盆栽來引喻人類社會,不斷地藉由綑綁、控制樹木的生長方向來製造出形式上整齊劃一的美感,卻任由內在心靈逐漸地荒蕪。

綜觀《人的莊園》展覽計劃,不難發現藝術家不但企圖將當代人類社會現象透過流行文化予以符號化,同時大量地引用各式各樣已經存在以及眾所周知的符號來強化視覺語言,如安迪·沃荷的〈金寶湯罐頭〉,英國人歐文‧瓊斯所編的《中國紋飾寶典》,有著完美外型的芭比娃娃。藝術家並藉由著名的畫作來影射當代社會虛有其表,心靈世界卻乏善可陳的真實面貌:如安德魯‧魏斯描繪〈克莉斯汀娜的世界〉,凱文‧卡特的〈飢餓的蘇丹〉,法蘭西斯‧培根面容扭曲的人像與追求完美體態的女性。

周慶輝的《人的莊園》是一齣見不到光明的人間悲劇,以藝術性手法呈現出當代人類生活充滿著苦悶、不安,卻夢想著更好未來的荒謬處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