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节

意外地在婦女節前夕接獲這份不期而遇的禮物。想起一位江西的讀者告訴我,好位女性讀了我的那本《她的故事》以後,打消了出家當尼姑的念頭。希望讀過我這本書的讀者,在婦女節這天,買一本《她的故事》,送給自己的母親、太太或者女友當做貼心的禮物。

60c9770b4baa54e17da54&690回来的路上看到楼下新来的小猫,特别像丁丁的样子,禁不住也去喜欢,拿着手机给他拍照,他也不怕,还直视镜头,真有趣。我多希望他能继续待在这里,接替丁丁。

今天是所谓女生节,在妇女节的前一天。系里的男生送来食物,在楼下拉出条幅。但是实际上,我更多的认同感是妇女,而不是女生。既然已经成年,为何要装得自己幼稚呢?很多时候,你需要知道自己的处境,甚至是知道自己正处在对自己不利的处境上,然后才能去奋斗。正如上周日跟Cecilia在La Bamba吃饭那天谈的事情一样,女性只有在接受了教育之后才能发现自己是被压迫的。具有同样工作能力的女性会拿到更少的工资,或者根本不被聘用,仅仅是因为女性需要生育,或者更可怕的仅仅是因为偏见。所以说波伏娃写《第二性》是非常重要的,她穿过时间启示了在另一个国度的刚成年不太久的我。以及,突然想起周一上史学概论李剑鸣老师说道的“History是his story”的问题,为什么不能是herstory?惠波还说可以是his/herstory。我说,你还是下意识地要把his放在her之前。他也无语地笑笑。今天收到狼狼送我的彭怡平的《安格尔的小提琴》,忽然想起彭怡平之前写过一本关于全球各地的女性生活状态的书,就叫《她的故事Herstory》,改天要买来读读看。我期待更多启发。女性的身份果然是会激发思考的。

60c9770b4baa5532f735b&690

所以,我的identity是妇女,而不是女生。所以我会组建妇女大会,大家在一起讨论。周日晚上跟惠波从家乐福回来去喝咖啡,捧着海岩咖啡对谈,开始聊起我跟Cecilia这两个社会学人没下限的问题。然后转而聊到各种关于两性的问题,感觉有点吓到他。我跟Cecilia,虽然都是所谓处在弱势的女性,但是都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安全和权力以及发展的,就是这样,所以有时观点会显得激进和不入流。其实很多关于sex的想法,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说和不说而已,这都是个人选择。我选择明白,并且敢说。

这是今年生日收到的礼物的一部分。放在这里,算是个纪念。就这么到了20岁,摆脱了teenage,再也没有说自己十几岁的权利了。所有十几岁的事情都会成为回忆的,都是只能以“我十几岁的时候”这样的开头句子才能提起的事情了。

在二十岁之前,

在12岁那天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

在17岁那年第一次恋爱。

在18岁那年发现了自己想做的是什么。

在19岁失去自己第一个grand辈的亲人。

在19岁的尾巴上有了个专栏。

生活要活成什么样子才能自己无愧地说那是绚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