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艺术家 by 郑能展

78f8db0fgcfa69c9e875f&690

如果谈一谈每个人最想到达的城市,也许不只是艺术家,普通人也能联想的到两个字,巴黎。没错,就是法国的巴黎,欧洲的巴黎,纸醉金迷的,在历史上一路颠簸中,摇拽生姿的巴黎城。

她是生在台湾的彭怡平,2012年11月14日,她来到给玉山一中的校园送来了一种对艺术的执着与不懈追求的热度,我们将路过的每一处建筑的墙上都贴满了她的海报,海报中,彭怡平老师或思索或凝神远眺,俨然一种看清世间光怪陆离的模样。在迎接彭老师的过程中,我满满的一肚子忐忑在彭老师亲切的话语中荡然无存,她说,你们学校真漂亮。我点头,也许和我想象的有一点不同,这颠覆了所有我对艺术家的一些大众化的偏见,比如冷漠、傲气、给人一种天然的跑离感。而彭老师身上,让我看到的是她是一位真正的生活的艺术家,她的梦想、才华、创造和天赋都没有脱离滋养她的世俗之中,即使是才华横溢,卓尔不群。

看过她的书后我才知道,有一种艺术家,她可以为梦想走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可以为了热爱,在任何一个陌生的国度扎根生长,可以异于常人地痴迷于一座城市,一条街道甚至是一棵树,一张照片,一段音乐。但彭老师她没有困顿或迷惘身陷进去的艺术的怪圈。她懂得追求的东西首先要自己喜欢,其次它是美好的能激起个人心的善念和宣扬自由的东西。用一句很朴素的话来说,那是人们都需要的,也是这个社会需要的“正能量”。绝非像有些艺术家一般在自己执着的事物上,痴迷却无法将她们用普通人能理解的方式表现出来,但仍固执地在自己的世界里独来独往,这样的艺术家,让我想起了尼采,想起他抱着倒下的马嚎啕大哭的场景,想起了周围人群不解的目光……不知哪本书上说,脱离了群众的艺术注定不能成为生活的艺术,脱离了群众的艺术家注定孤独。

彭老师这一次带来了她在巴黎的记忆,短短数分钟的影象将她眼里的巴黎的最真实,最感性,最亮丽,最自由,最特别的印象,毫无保留地展现。伴随着各种古怪的音乐,定格巴黎的镜头拉进,远离,又拉进,反反复复,仿佛再多的胶片都定格不完这座城市的美。只有那些纯粹的震撼在我们脑中挥之不去。说到震憾,似乎所有在场观看短片的观众都无语言表达。可能 在他们心里,如同彭怡平老师一样,巴黎是一个梦。而不同的是,彭老师是站在如梦境般的现实里,她已经到达并且完整记录下她与她追逐梦想的点滴;而对于我们,巴黎就如同一座仁立在西方地平线上的乌托邦,不敢去用任何形容词去描述,怕自己用得不够好,不够恰当,不够能体现出自己心里的玻璃一样单纯的向往和虔诚。

唯一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彭老师对短片里那些故事的解读。

她谈到法国人对自由,对艺术的推崇与敬畏,和民主平等以及热爱美和书籍的品质。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彭老师举着手里一枚苹果告诉我们——在法国,它们可以至少被做成365种不同的美食。一个国家的文化能强大到涵盖到普普通通的一枚苹果上怎能不教人由衷向往。

和彭老师合影时,我有想问她的,你还会走多少个城市,还会拍多久,但终究没能问出口。正如海报上的文字一样:她是孤独的旅行者,生活艺术家。我想,她一定会继续行走下去。去追逐—艺术的一次又一次震憾和感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