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咖啡館·人文影像 省思

10417615_1621316608112508_3566740921574190544_n

2015。TPCEA年度展。挑選了幾個主題與地點各異的咖啡館空間,做出踏出藝廊與博物館的非常態藝術空間結合的首次嚐試。

此為本次展覽以後的實作心得。

就空間與作品的互動:
這一次的績效似乎並未顛覆既有的空間特質,形成空間本身個性的轉換,變異與延伸。一方面由於攝影本身即為靜態呈現與展出的形式,若展覽作品的表現欠缺誘導與啟發觀者更深層探索的慾望,溝通語言往往失之交臂;另一方面也在於這些空間並非專業藝廊,若未考量到空間動線設計以及燈光效果,恐難以達到應有的預期展出效果。

就展出主題表現:
「貓與樹」──城市與自然生態、「黑灰白的時尚」──攝影界的時尚與極簡風格、「哲學‧音樂‧咖啡」──攝影電影音樂的哲學之旅。

欣見道南館「哲學‧音樂‧咖啡」主題中邱燕君的「完美的一天」。無論在思考、展現的形式或是架構上,都是最完整的。「什麼是完美的一天?」字面的?還是意識流的?可見的慾念?還是正在尋找中的混沌?在道南館這間盡乎道庵中的無人地下室空間內,賦予了這個展覽最需要的安靜與思考的純度。觀者可以在此寫下自己的心聲與眾人分享,也可以藉由與這些作品的互動中完成哲學的冥想。

與邱燕君搭配的陳逸倩的「你也在這裡嗎?」,有如姐妹作。以大空間(社會、公共空間、可以言說)與小空間(個人、私密、形而上)交相對比,引觀者深思社會禁忌話題的說的空間性,雖然在表現形式上尚可再做延展,但已足見作者的企圖心與洞見力。

彭怡平以道南館做為人生舞台的戲劇空間,以Stage Photography的方式,尋問女性置身於喧囂時代以及男性暴力不斷的世界裡,在外在世界與內心尋求不斷被干擾、割裂、拉扯之間,如何仍能維持哲學思考──《女哲學家的困擾》; 另一幅作品《咖啡館裡的女哲學家》則提出另一個哲學問題:「現代人的觀點如何產生?」探索當下人們看世界、對愛情的觀點,已由實際的行旅與關懷,轉而成為透過各式各樣的中介物:擬似世界的地球儀地圖、擬似愛情的鮮花。

探討城市與自然生態的「貓與樹」。是本次展覽形式中佈展最整齊的一組。展出場地也非常用心地推出此展,十分感謝,可惜在燈光上未加考量,導致不少件展出作品均置身於黑暗之中;此外,展出的內容除郭盈靖的「難得純粹」,王全君的「觀照」,其它作品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圍繞著「貓」與「樹」打轉的系列作品。並且在取景,觀點,看法上,均是大同小異。對於這樣的一個好主題與好的展出場地,實屬可惜。

「黑灰白的時尚」──攝影界的時尚與極簡風格中4人的作品風格截然不同,但另人震驚的是,這黑白灰的沉潛與靜默,對於來此消費的食客,似乎起不了什麼心靈洗滌或者激起回首一瞥的作用。在這間吵到快耳聾的店內,唯一可以安靜下來的,似乎是牆。看著食客握著手機刷屏刷個不停,這畫面還就在黃浩珉的「失去的聯繫」前活生生地重演。成了都會時尚裡最叫人印象深刻的一幕。

鄭建科以棋盤風格來呈現出衣材與咖啡館內物質的排比與並列,但就其概念的時間性延展,我認為失之焦點;李侑儒的1/2系列,將一張畫面均分上下為二,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景,概念的展現在於將咖啡館繁複變化的花花世界轉化為安靜沉思的語彙;李百珣的「能劇」汲取杉本博司的《藝術的起源》P92-99之「小田原」篇,但在探討物體的存在感與該物體在光影之間所呈現的舞台效果之間,似乎未能達到借體還魂的出色效果;與此相較的另一件《垂墜》以山本耀司的My Dear Bomb中的壹段話語為節選,呈現出男人與女人,等待與回歸之間的戲劇。

此次長達數月的咖啡館合作,雖已初見成果,但未來仍有很多值得檢討、努力與改進的地方。

▇ 關於展覽: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3289905016865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