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關於極權主義的寓言

11212739_802079416572976_4843111082895121733_o-886x590

延巴克圖,16世紀到18世紀時,因地處交通要道而成為商業、歷史與伊斯蘭教的文化中心,不但建有多所伊斯蘭學校,許多穆斯林學者及聖徒都曾在此著書立說,該城市曾聚集了120所圖書館,每間圖書館內並收集了大量關於伊斯蘭教的著作,所以當時西非諺語說:「鹽來自北方,黃金來自南方,阿拉的教導和智慧的寶藏來自廷巴克圖。」廷巴克圖傲人的文明與文化成就卻招惹歐洲探險家紛紛來此,殖民主義者佔領廷巴克圖後,大量的文獻被歐洲殖民者掠奪到巴黎、倫敦等地成為他們的館藏,曾被視為非洲文明與伊斯蘭教文化燈塔的延巴克圖自此沒落,淪為一個貧窮與被世界遺忘的城市,直到1988年,延巴克圖登入世界文化遺產以後才引發世人關切的目光,2012年4月,廷巴克圖被北方叛軍攻佔,至今,伊斯蘭武裝組織仍控制了這個曾經象徵非洲文化中心的廷巴克圖。
阿布代拉曼‧西沙可的《在地圖結束的地方》一開始將鏡頭對準人形陶器練習射射靶以及在沙漠上被士兵開車追捕的小鹿拉開序幕,影射出生活在威權統治下惶惶不可終日的延巴克圖老百姓,也象徵這個曾以傲人的非洲與伊斯蘭教文化成就在歷史上佔有一襲之地的古城,如何因極權高壓統治而自光明墜入黑暗。
穿著鞋子入清真寺內的士兵,強娶民女的聖戰士,覬覦他人貌美妻子的宗教裁判長,因夜間歌唱或踢夢幻足球而被處以鞭刑的少女少男,未婚而遭亂石砸死的戀人,在漁市場賣魚被迫穿上黑衣夏朵及覆蓋手臂與臉龐的女漁販,導演冷靜地刻劃出自詡為至高無上的聖戰士組織,自從掌握國家權力以及宗教解釋權,對小鎮居民的生活進行全面滲透與行為暨思想控管以後的日常生活寫照。我們看著這些蒙著面,手執槍桿子振振有詞地對著手無寸鐵的伊瑪目訴說著他們狂熱的宗教信仰,以及他們所深信不移的伊斯蘭主義烏托邦理想時,彷彿重見極權統治下,社會一片噤聲,人人驚若寒蟬,只能裝瘋賣傻度日的歷史畫面,這也使得《在地圖結束的地方》成為一則關於極權主義的寓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