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伊安德森的人生三部曲

1427596864-1999979441

鴿子在樹枝上沈思

尼德蘭畫家老布魯格爾的《雪中獵人》,這幅繪製於木板上的畫作,描繪一群獵人打獵的場景,樹枝上停著3隻黑色烏鴉,以鳥瞰的視點俯視著遠處大地上只知嬉戲,渾然不覺災難將至的人們。這幅帶有警世寓言的畫作,一如歌德《親和力》中所述:「大家就這樣,每個人以自己的方式,繼續著日常生活,有人反思,有人不反思:一切似乎都按部就班地進行,就連一切都處於危險時的極端情況下,大家也繼續這樣生活,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瑞典導演洛伊安德森的《鴿子在樹枝上沈思》,片名汲取自老布魯格爾的這幅畫,一如這幅繪畫作背後隱藏的深刻意涵,亦如詩人,文學家與劇作家歌德以及深受歌德思想影響的德國文化界,探索的,亦是「人類」這個雋永的主題。

這部人間戲劇的調子雖冰冷卻蘊含著無限詩意。在形式上,洛伊‧安德森將瑣碎的的生活片段予以定格,有如艾德華‧霍伯畫作中的意境──你我雖共處一室,彼此之間卻存在著遙不可及的心靈疏離感;而人間情感的誇張化與戲謔化,構築成全劇最富喜感的章節;瑞典殖民與重商主義結合而生的那段虐殺黑奴,瑞典與俄羅斯長期以來交戰的歷史,以如詩如畫幾近無對白的場景呈現出專制與極權無所不在的人間社會;淡而無味的日常生活問候語──「聽到你很好,我很開心!」卻轉化為嘲諷意味十足、直陳「人類社會殘暴冰冷」本質的寓言;39幅精心構築的人間場景,電影中的人物流露出奧地利作家彼德‧漢德克小說中以語言遊戲與語言批判轉向尋求自我的特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