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人的房間》

1

今晚抽得空檔去書店看看我的小孩,擺在藝術書專區或者入口處的它,相較於花花綠綠,爭奇鬥豔,迎合時代潮流,遠遠望去就能看到的其它書封,我的書顯得特別沉靜,但還是沉靜的好,沉靜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沉靜才足以對抗喧囂。設計師佳韋就這麼安安靜靜,不知不覺間,完成了一本如千利休的茶之味的作品。

10年以後再讀它,會不會如酒,越沉越香?

來自馬來西亞的友人買了兩本書,結帳的時候,發現竟然打79折,皺著眉頭問我,這是新書嗎?為什麼新書的折扣就這麼低?在馬來西亞,新書是不給折扣的,就算給折扣,也不會給得這麼多。台灣書市都這樣嗎?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外地來的讀者問我台灣的書怎麼打折打得那麼厲害?連來自內地,專門寫出版業與書店的讀者也同樣發出此問。

我其實挺無言的。我要告訴他們,台灣的讀者不打折不買書嗎?很多書連見到讀者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給運送到廢紙場去給銷燬,以免佔據倉庫空間。真想問問他們,讀過《過於喧囂的孤獨》嗎?不過,這本書也曾一度絕版!直到最近才奇蹟復活呢。高行健的書不也給拉到垃圾場準備倒入焚化爐。

實體書店要跟網路書店競爭,競爭到現在,便是打折扣戰,但誰贏呢?讀者?出版社?書店?還是作家?文化?

其實,誰都輸了這場文化戰爭。因為,所有人都認定文化應該廉價。創意很重要,但免費最好。那,在這樣的環境裡,誰繼續創作?誰才有資源來從事創作?誰還能繼續創作?

我特別懷念在伊朗或者巴黎的日子,那裡的人民懂得知識與創意的價值,書店不會給書打折,法國政府立法規定書價最多的折扣不得多過5%,否之嚴懲通路,並且逐年調漲書價,家家戶戶以擁有祖先代代相傳的書籍為榮為傲,他們真正懂得文化的價值,樂於付出並透過立法權來肯定與保護文化的價值。

說台灣人不讀書所以書賣不出去也為免太過天真了!一個凡事都向錢看的社會,連文人都失去氣節了,還奢談什麼文化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