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悲劇

bb

許鞍華的【黃金年代】

《電影筆記2015》之四:天才的悲劇 忙裡偷閒,接連觀賞了許鞍華的【黃金年代】以及摩頓帝敦的【模仿遊戲】,兩片同樣以二戰為背景,描繪著那個時代的風雲人物。

前者採用大量的旁白,他人的觀點來描繪蕭紅這位民國女作家傳奇卻短暫的一生,以及那個動盪時代裡的他人它事它物;後者則以完整的戲劇架構說出英國數學家與邏輯學家艾倫圖靈二戰期間,如何以一台自製的電算機,破解納粹通訊密碼,贏得最終的勝利。

不過,贏得這場戰爭,對兩位導演來說,從來不是電影真正關心的主軸,大時代中個人的生存處境,才是他們所關心。我們不難從中醒悟到,在那樣一個不算寬容,敵我分明的年代,身為異類的蕭紅與圖靈,本身就是不可寬恕!

這兩位生前未替自己立傳的蕭紅與圖靈,身後事也只能由人去說,但他倆的才情終究超越了世俗對他倆微不足道的八卦故事的津津樂道,終將二人放置在一個恰當的位置來評價,這或許是世人對於他倆心懷愧疚的補償吧。若說魯迅寫出那個世代中國人的愚昧,知識分子的虛偽,蕭紅則是唯一一位真正能夠將親身經歷化為筆墨,替那個風起雲湧的年代留下東北窮苦人民真實生活境況的文學家;至於圖靈,沒有他的驚人之語,我們永遠不懂得機器也有機器的思考模式,雖然不同於人類的思考模式,但仍是思考。感謝這些異類的存在,讓這個無聊貧窮的世界,得以真正有所不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