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養蜂人消失

4674097_s5q5d1o_l

艾莉絲羅爾瓦雀【蜂蜜之夏】

在艾文‧佩恩年近7旬的攝影生涯中,最神秘也最令人難忘的作品,恐怕就是1995年9月22日他所拍攝的這張《蜜蜂》,塗滿鮮豔唇彩的豐滿嘴唇有如一朵盛開的罌粟花,引來一隻蜜蜂駐足停留。這個烙印在心頭揮之不去的印象,不僅因為人類對於這隻小昆蟲的懼怕,也因為畫中人與蜜蜂共處時的怡然自得,引發觀者一連串的焦慮。

有趣的是,這個令我難以忘懷的畫面,多年以後,竟在義大利女導艾莉絲羅爾瓦雀的這部半自傳的【蜂蜜之夏】裡再次出現,蜜蜂採蜜這個亙古的自然奧妙,透過義大利中部的一戶遺世獨立的養蜂人家,給鉅細靡遺地呈現在觀者眼前。曾幾何時,人類文明從畏天敬天,發展到與大自然和諧共存,如今,卻成了無所不用其極地控制,改造,甚至摧毀自然地貌?

全片以傳統十六釐米膠捲拍攝,顆粒粗糙卻色澤飽滿的影像,細細勾勒出傳統農家的日常生活細節,美麗如詩如夢的畫面,卻又賦予影像魔幻寫實的氣味。然而,這寧靜而悠遠的影像如同達蓋爾研磨如鏡的人物肖像照,隨著時光,一點一滴地被氧化成黑色氣泡,殘留下來的,是潛伏在我們記憶深處,卻永不可復見的鬼影。

這或多或少拜商業與科技結合的力量,它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滲透到各個領域,製造出來的,卻多是大而無當,多而無用的垃圾;光瞧瞧我們的電視台怎麼樣將這個世代轉化為只知大啖食物、求神問卜,拿著自拍器拼命做出可愛表情卻腦袋裝滿大便的垃圾桶,就知道這塊土地如何從寶島淪為垃圾遍佈的動物農莊;一如【蜂蜜之夏】中所顯現的,商業廣告無遠弗屆的力量不但形塑了年輕世代的思維,人生價值觀,就連遠在偏遠小鎮裡世代務農的小鎮居民也難以倖免。或許,蜜蜂不再來,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預言,卻是近在咫尺的人間災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