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不簽名

4

週五顧展時,來了一位參觀者。

很巧,他也是來自高雄左營眷村的孩子。他告訴我,自小家境清貧,看周遭朋友都上撞球房消磨時日,他覺得花錢娛樂自己很不滑算,發現逛藝廊免費,便養成逛藝廊的興趣。如今退休以後,每逢週六日便以區為單位,逛遍此區所有的藝廊。

看展的過程間,他對於影片中出現的乳房疾病以及touch乳癌的這部份特別感興趣,因為家族中有人罹患此種疾病,故特別有感,建議我們可以與乳癌防治協會合作。

不過,末了,他卻拒絕在簽名簿上留下名字,他說:「簽名簿是結婚才會準備的東西,而且,簽完就丟到垃圾桶內,沒有任何價值。更何況,我們若要收集簽名,就自己找人簽簽,不就好了?」

他的這番話真是引發我的驚訝。因為,一個多年逛藝廊,浸淫於藝術氛圍中,並因藝術而培養出感性敏銳心靈的人,怎麼會對於「尊重」毫無感覺?

展覽本身沒有收費,但沒有收費並不代表他沒有價值!或者,參觀者不應懷抱著感恩的心情對於藝術家的付出存有敬意!區區幾個字的簽名,或者幾句對於此展的隻字片語,都是一個有文化的公民在享有成果以後應該有的回饋與付出,怎麼還好意思要藝術家『造假』來製造出『業績』呢?這是台灣獨有的文化嗎?

我一方面贊賞這位觀者以藝為樂的態度,一方面對於他性格裡的黑暗與狡猾感到十分不舒服。

臨出門前,這位觀者居然拋下一句:「你都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麼人?」

老實說。我一點兒都不在乎自己得罪誰!我覺得他連跨進這個門的資格都沒有。

自小的學習養成教導我,凡事心存敬意與善意,真善美三者不可分離,但是,現代人只追求美,不求真求善,那麼,就算心中有美,也是枉然!

這種對於文化工作者毫不尊重的態度真是讓我覺得既訝異又頗受屈辱。記得在法國與日本舉辦藝文活動時,從工作人員到觀眾的自我要求與態度,都顯現出這個地方的公民最起碼的教養。

乳房展已經進入第二週,到底,我這棟大樓的藝文人士,我自己教過,且自認藝術文化『很重要』的學生與網友,什麼時候會跨進這個門來看看此展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