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內門外

5

今天與啓平聊天,她說家所在的附近有一所藝術中心,但裡面總是空蕩蕩的,幾乎看不到人。這話不由讓我想起曾拜訪過的很多座台灣各地的藝術文化中心,總是冷清清寂寥寥的場景。當啓平說起藝術中心外的草坪上雖滿滿都是人,卻就是不肯往藝術中心裡頭走時,這畫面不也與板橋435藝文特區所見如出一轍?

自《乳房》展週四正式開展以來,雖然每天都有觀者前來參觀,打破新店一開張,卻沒客人上門的紀錄,但是,相較於巴黎人把參觀藝術展覽當成日常生活休閒活動嗜好來說,台灣人對於藝術仍舊是抱持著敬而遠之的心理。這不僅是因為台灣人多半不知道藝術的價值,也因為長久以來,我們的教育視藝術為沒飯吃,沒錢途,根本不願意花費時間來學習與理解,久而久之,自然喪失了對於美的感受能力,台灣之所以在處處都每下愈況,不是因為我們的父母與社會乃至學校對於教育不重視,而是因為我們對於這個自認為是『最沒用的東西』的不重視!而這個被我們社會與台灣人視為『最沒用的東西』,卻最最是最重要的文化養份,也是帶給個人,社會乃至國家民族最大的向上發展與創造的能量。

看看那些寧願站在草坪上也不願意踏入藝術之門的門外漢數量是如此之多,就知道,台灣社會的文化層次與程度是多麼令人憂心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