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西夏旅館.蝴蝶書有感

2

當格局就在那裡,妳如何改寫男人早已寫下的歷史?而不使用他發明的語言,以及重覆他早已說過的故事?

他加諸於女性身體的暴力與歷史裡血淋淋的殺戮是如此永無休止,妳還來不及拭去睫毛上的血珠,便已倒在血泊之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肉身不斷地分裂成各式各樣的動物,無法言語的啞巴,被刺瞎一隻眼睛的臣民,執行父權意志的母親以及乖巧柔順的妻子……

妳以為拿起相機就可以如男人擁有陽具一般,妳可以向世界任意開槍!大聲地宣告:每張相框裡的照片就是主權的申張,妳的領土,妳的王國!妳以為自此獲得自由,直到妳終於發現,妳鏡頭下的每一張照片都是複寫。複寫再複寫。妳複寫著他的視野,他的視點,他的慾望,他的野心與虛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