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買春與賣春都成一種潮流

002dlT9tgy6L9VG6bVN3b

改編自法國龔古爾文學獎得主米歇爾.韋勒貝克小說《平臺》的《情色度假村》,由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導演史蒂芬.基米搬演上舞台,藉由影像投影的搖晃模糊與錯位效果,將小說裡那些令讀者臉紅心跳的情節,轉換為男主角內心隱晦曖昧的性愛世界。

舞臺上,一座約末4公尺高的旋轉平臺,平臺清一色的白,並以白色重紗隔為數個房間,難以辨認每個空間的特徵,但隨著劇情轉換空間場景──位於巴黎可以從窗戶看到艾菲爾鐵塔的瓦蕾西豪宅、世界著名的情色度假聖地泰國普吉島與披披島、精神療養院、男人的家、情色酒吧、三溫暖旅舍、美食餐廳與藝廊OPENING酒會……。孤獨的個體與永不饜足的性慾與食慾,呈現出當代文明蒼白無力,虛無主義當道的一片末世景象。

自從法國畫家古斯塔夫·庫爾貝以《世界的起源》為名,發表了這幅裸體女子私處特寫的寫實主義畫作,薩德侯爵一連串以色情加暴力幻想的《索多瑪的120天》,以及主張社會和精神的優秀者,即貴族,擁有不顧一切追求肉體快樂與滿足慾望的自由與權利的《閨房哲學》問世以來,女性的陰道描寫,儼然在法國文化界形成一股潮流。而米歇爾.韋勒貝克赤裸裸的性愛描寫:「神可比擬成什麼?無庸置疑,女人的私處。……身處其中,身體充滿舒暢愉快,所有的煩憂都消解,精神因而湧現。」以及相較於薩德侯爵輕描淡寫的SM場景,無疑的,都是法國18世紀以來的閨房書寫風潮的延續。

不過,米歇爾.韋勒貝克的思想底蘊卻與存在主義沾不到邊。存在主義者卡繆還會寫出《反抗者》,主張:「人們要想享有幸福,得轉身反抗不公不義,才能由奴隸變成自己!」而不會僅滿足於閨房情事;身為當代法國知識分子,面對西方知識界普遍彌漫的虛無主義,充滿無力感卻又喜歡振振有詞地為自己辯護的米歇爾.韋勒貝克,那些令讀者(觀眾)丈二摸不著頭緒的泰國浴池獨門絕技與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第三世界色情包裝娛樂與世界自由貿易經濟體系,泰國妓女為錢賣笑與女權解放後的西方女性不再賣笑轉買春以滿足欲望,彼此之間,到底有何絕對關連?

充斥在聲光情色的感官享樂背後,是米歇爾.韋勒貝克面對當代血肉之軀女性的無能為力,以及整個西方資本主義、自由貿易體系下強凌弱、眾暴寡、軍火商與跨國企業綁架政府為所欲為的駝鳥心態。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位男演員身上看到的是白種人自大又獨夫,卻也自卑又無能的的脆弱及荒誕。《平臺》的內涵,真如這本小說原名,真得很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