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

2

去道南咖啡館為協會談合作案。王老闆談起他經營了好幾年的這家只賣咖啡的咖啡館,如果因為租金調漲而關門,這些咖啡客為此感到哀傷的時間,也不過就如一個泡沫,bao!一眨眼功夫就消失了!他們馬上又會看到下一個新歡……。

他覺得,這樣也很好啊!我可以見證一家咖啡館的興衰。

的確,美的東西不可能持久,也不應該持久,不然,就不再是美。變成另外一種東西。

感謝道南館的王老闆。讓我在這個城市裡,還可以感到不一樣的,專屬於過去那個世代的調子。

今天我與子華相約在書店,我買了不少書,我們也看了各式各樣的書。子華今天也拿來幾本她出的書,其中一本是弘一大師的手稿。她說有兩個版。風格各自不同。
外子看得很慢,幾乎未曾翻頁,卻說出:現在很少人可以寫字寫得這麼慢了。
寫書、出書與讀書者,都有一種細緻,不用看到,我也可以觸摸到的差距。

一個世紀以後,還是有人可以體會慢活的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