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玄奘談藝術的真與偽

002dlT9tgy6KXbMHGPx2b&690

「你所看到的這這一切都不是真的。」蔡明亮在開場白如是告知觀者。

關於藝術的真與偽,早在20世紀下半葉,邁克‧博藍尼於德州與芝加哥大學的一系列關於「意義」的主題演講中,就曾經提出此問:「儘管藝術品所說的是我們清清楚楚了解為不真的故事,為什麼藝術品還一直得到『真理』的尊榮?」

對此,博藍尼以馮阿姆斯壯‧李察茲《文學批評原理》(1924)書中所提問題舉例:「劇​​場裡表現的謀殺,對我們所產生的效果,與實際發生在我們面前的效果不同。」而博藍尼由此例提出一個問題:「這不同的效果是什麼?而這效果又何以產生?」

當觀眾被告知「你們即將看到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時,產生了兩層矛盾的意義,第一層是:觀者對表面所看到的那些做為輔助線索以及整合意義的視覺符號與影像的刻意忽略,而使得視覺上的意義連帶被毀滅。第二層意義則是:在蔡明亮這齣戲劇中,因從頭到尾無任何對白,反而使得音樂在此更顯夢幻,而徹底被毀壞了的字面上的意義以及視覺意義上的指涉,使得這場戲2小時又20多分鐘的戲劇表演,觀者僅能將注意力放在做為感覺對象的李康生飾演的玄奘上面,並且將注意力從比喻的意義轉移到對於產生此比喻意義的構成原因。

正因為此,觀者可以把戲臺上的玄奘與真實不符的矛盾,被觀者透過「想像力」,把不能並立且荒誕不經的各種符碼,逐漸匯流與整合成一個對觀者而言具說服力又有可信度的意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