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安保:藝術之戰

002dlT9tgy6IVOaW9D86e&690

 

二次戰敗後的日本政府與美國政府各取所需。當時,日本執政黨欲鞏固政權,美軍為防堵蘇聯勢力赤化日本,雙方協議於日本設立軍事基地。1960年5月19日深夜,自民黨決意強行闖關,通過修訂版的《日美安保條約》。

琳達‧賀倫的【反安保:藝術之戰】,正是紀錄了這個發生於50年前的日本藝術家群起參與安保鬥爭,並將這份悲傷化為力量,呈現於他們作品之中的故事。

透過女性攝影家如石川真生、石內都等人的實境走訪沖繩的影像紀錄與口述歷史,濱谷浩的攝影集《憤怒與悲傷的日子》,冨澤幸男的【1960年6月安保的憤怒】,我們看到了這個長久以來無能又自大,抱著美國大腿賣國求榮的日本政府;更從中村宏這幅〈砂川五番〉(1955)畫作裡,看到藝術家面對大時代動盪,捨棄了不問世事、獨善其身的鴕鳥心態,不再執意追求表面的和諧、秩序與美善,念茲在茲的也不再是為統治階級服務,或者如何完成一幅可以懸掛在美術館的那種刻意生產的作品,而是決定採取什麼樣的立場來面對自己以及身處的時代。

觀看【反安保:藝術之戰】,既可看到當今流行的超扁平風,卡漫風以外的這批被日本藝術史寥寥數筆帶過,被博物館埋藏於地下室的傑作,又可以重新審視這段被遺忘的日本史,堪稱為藝術與歷史的雙重饗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