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房間」跟父權爭空間

2015-02-27 03:21:35 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photo (1)

古巴女巫師充滿想像力的房間雅妮絲貝爾為了求子,房間擺設穿新娘服的洋娃娃「潔瑪雅」。 圖/彭怡平提供

百年前,英國女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認為女人要獨立,必須一年有五百英鎊的收入,以及一間可以鎖上門、屬於自己的房間。百年後,女人是否已經擁有「自己的房間」?

為了追尋這個答案,作家彭怡平花了九年時間,執行「女人的房間」拍攝計畫。她走遍日本、中國大陸、法國、古巴、越南、馬來西亞、斯里蘭卡、伊朗等十國,採訪拍攝兩百位女性,從中選出四十位女性,完成攝影文集「女人的房間」。

 

被彭怡平選中的女性多來自第三世界,「這是為了顛覆台灣讀者對住宅空間的想像。」她認為,台灣對「家」的想像多遭房屋廣告制約、千篇一律。看看古巴、伊朗婦女布置的房間,她們家庭收入一月不到十五美金,屋內擺設卻豐富多元、「每件東西都有自己的故事。」從想像力而言,「我們才是貧窮的。」

photo

日本女老師客廳就是她的房間加藤力爭後,老公允許她可以在這「獨立空間」打排球。 圖/彭怡平提供

 

台灣住宅往往客廳最大、廚房最小。伊朗住宅卻是廚房最大,許多伊朗婦女一生中待最久的空間便是廚房,廚房就是她們的宮殿。彭怡平訪問一對伊朗姊妹,她們在精心布置、鮮花錦簇的廚房裡拍照,最大的心願是擁有自己的房間。

 

採訪了兩百位女性,她發現,擁有獨立空間的女子多數是單身;即使是高收入、高社經地位的女子,進入婚姻後也失去主導空間的權力,無法擁有一間「可以鎖上門的房間」。

 

日本女教師加藤育子是例外。她婚前堅持要擁有獨立空間,丈夫同意將客廳當作她的私人房間,不許孩子打擾。她在客廳擺上辦公桌,還可以自在打她鍾愛的排球。

 

彭怡平說,她拍攝「女人的房間」不是為了偷窺、而是為女性打開一扇門。「女人的房間不是物質的、而是心靈的空間。妳必須擁有一個排除外界眼光的空間,從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藉此與世界對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