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艾菲爾鐵塔塌下來

 

delice du chocolat沒遇到尚保羅‧艾菲先生(Jean-Paul Hervin)以前,我只是個喜愛巧克力,但是還沒到達……一天沒巧克力會渾身不對勁的地步!更難以體會薩德侯爵吶喊著「我要巧克力蛋糕!黑在其中,那巧 克力的力量!」時,那燃燒在體內的熾烈慾望。但是,當我嚐過尚保羅‧艾菲的巧克力熱飲與他的「白朗峰」(Mont-Blanc)甜點以後,我完全忘記了號 稱巴黎之最的《安潔莉娜》(Angelina)熱巧克力,以及一個世紀以來,《安潔莉娜》始終引以為豪的這款招牌點心,它們的滋味與艾菲先生的手藝相比, 最多只能稱得上小家碧玉,難以是國色天香!

狼吞虎咽的《巧克力者俱樂部》

這杯香醇的、稠濃又圓潤的巧克力,令人如此陶醉,讓我無法將嘴唇自杯緣邊抽離。而這難以致信的神奇力量,在我應邀參加《狼吞虎咽的巧克力者俱樂部》(Le Club des Croqueurs de Chocolat)以後,更見識到它快樂得令人致死的魔力!

一群年過半百的老先生與貴婦們,面對一盤又一盤侍者端上來的巧克力,完全忘記了醫生的叮囑,只顧將一小 塊一小塊超高熱量的「黑金」,一口接著一口塞進嘴裡,每一個人臉上都流露出難以置信的幸福表情,有如口中含著的,是來自天上的瓊漿玉釀。半個小時以後,我 的肚裡已塞進了幾盤巧克力,此時,侍者又端來尺寸特大的兩款「長形夾巧克力奶油的糖面小糕點」(Eclair au Chocolat),一位貴婦面無表情地從提包裡取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一下子將瓶內液體全倒進嘴裡。

「這是什麼?」我好奇地問這位婦人。

她將瓶子遞給我,臉上仍舊不顯露一絲情緒,扭曲的手指卻已透露她身體微恙:「這是幫助消化的藥……」

我打開瓶蓋,將鼻頭湊進瓶口,氣味像極了咳嗽藥水,我還未關好瓶蓋,這位婦人已開始品嚐她的巧克力糕點……。

曼妙的艾菲世界boite plate carre

boite plate carre

沒有人比布里亞‧薩瓦蘭(Anthelme Brillat-Savarin,1755~1826)更能傳神地描繪出巧克力的歷史了:「快樂的巧克力啊!在跑遍全世界,穿過女人的笑臉以後,在美味又多汁的一吻中尋到死亡。」

但能夠將巧克力的特質發揮到極致,甚至變成一趟神秘的「味覺之旅」體驗的,尚保羅‧艾菲卻是其一!

從打開巧克力盒子的瞬間,它即以高貴的香氣撩撥起感官的欲望,在這段猶豫不決的挑選過程之間,想像予味蕾的刺激,已然激起強烈的情感;當我終於下定決心,自七十多種巧克力糖挑選出最衷愛的那一顆,將它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上,贊美它晶瑩的光澤,溫暖而圓潤的色調,萬分不捨地將它放入口中,感覺那細微的脆響在唇齒間擺盪開,直到杏仁與包裹著它的巧克力鮮奶油,完全地交融在一起,感官才得以自那層層疊疊的味覺結構裡解脫出來,獲得最終的完整滋味。

正因為如此奧妙,品嚐尚保羅‧艾菲的巧克力,竟一如品賞勃根地的葡萄酒般,成了一次又一次不可思議的味覺體驗,一回又一回的驚嘆!原來,在這小小的一塊巧克力糖裡,竟然蘊藏了如此豐富的寶藏。

chocolat

「品」「味」巧克力

chocolat巧克力一如葡萄酒,選用那一種可可品種?可可子栽種的地區,當地的土壤與氣候,先天上,便影響巧克力品質的優劣。

在尚保羅‧艾菲一手建立起來的巧克力王國中,每一塊巧克力都有一段淵源流長的故事。如這個讓他在2002年「巧克力沙龍」(Salon du Chocolat)大賽中贏得最傑出 “Ganache”賞的”Caraibe”,便使用來自世界最好的可可產地「加勒比海群島」的原物料精製而成;而他的”Carupana”,則是將三種不同的蜂蜜與半苦味的可可粉,和諧地交織在一起而成的另一個作品;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他高達二十一種選擇的「長方形巧克力薄塊」(Tablette),尤其是可可濃度含量高達81%,來自加納、委內瑞拉的加拉加斯、厄瓜多爾、印尼各處,以Criollo, Trinitario, Forastero可可豆品種加工製成的巧克力,滋味獨特又純粹。

除了在巧克力原料上費盡心思以外,尚保羅‧艾菲還在傳統口味以外,添加創意的組合,將世界各地的香料,巧妙地融入巧克力裡,創作出《有活力的巧克力》(Chocolats Dynamiques)系列;又如他將巧克力包裹著「羅克福爾」(Roquefort)、「蓬萊韋克」(Pont-l’Eveque)、「埃波瓦斯乳酪」(Epoisses)、「羊乳酪」(Chevre),製成「開胃巧克力」(Chocolats Aperitifs au Fromage)系列;不過,最令我震驚的卻是他的巧克力雕塑作品。

一切都可是巧克力

hervin

hervin 每年的聖誕節、情人節或復活節,尚保羅‧艾菲便以自訂的主題,推出一系列作品。2004年的主題是《70年代》,2005年為《巴洛克》,2006年為《相遇》;圍繞著這些主題,他設計出一件又一件令人嘆為觀止的巧克力作品。

如2006年聖誕節,他與法國最著名的水晶品牌「巴卡拉」(Baccarat)共同合作,自傢俱設計師菲力浦‧斯塔克(Philippe Starck)的黑色水晶系列中獲得靈感,將一盞盞巴卡拉黑色水晶燈的墜子,以及1841年創作的經典低腳水晶杯「哈爾固特」(Harcourt),做成微妙微肖的巧克力版本。而2007年的復活節,他更讓母雞與魚相遇,完成了一件極富超現實主義趣味的作品「魚與雞」。

在他的眼中,一切都可變成巧克力!無論是古巴強人卡斯楚從不離手的「雪茄」,巴黎的「艾菲爾鐵塔」、Fish&Poule 0001女人最愛的「高根鞋」(Stiletto)或者高級時裝,他都可以運用精密的手工技藝,模仿出假可亂真的巧克力製品。


Omote密封的賞味空間

不過,他最不可思議的舉止,卻是在日本素有「時尚標竿」美譽的《新宿伊勢丹百貨公司》裡,首創「密閉的店舖」。

在這間巧克力專賣店裡,一次僅容許2至6人進入,他們均由專業的巧克力顧問陪同參觀,顧問詳細地解說巧克力的奧妙,並傳授觀者如何正確地品味巧克力與保存巧克力;客人們還可以當場品嚐現做的熱巧克力或巧克力冰淇淋,觀賞師傅們現場製作巧克力糖。

尚保羅‧艾菲建構這個賞味空間的目的,卻不只是為了商業噱頭,更重要的是,他期望在這個密閉的空間裡,顧客得以隔絕百貨公司的噪音與各種食物的氣味,專心致志地品味巧克力的色澤、香氣與味道。

OmoteS2

 為了讓日本顧客得以更輕鬆自在地品嚐他的巧克力,他特別創作「巧克力條」(Barres de Chocolat)以方便攜帶;而

為了突顯出他的巧克力與眾不同,他還發明了完全以巧克力製成的「心型巧克力盒」(Coeur en Dentelle de Chocolat),以及將巧克力當成美酒珍釀般,儲存在量身打造的格子內的「巧克力匣」(Cave a Chocolat),這些精緻的包裝盒,均使得巧克力看起來更為價值連城。

hervin-2沉醉於詩意的巧克力世界

然而,讓我真正愛上尚保羅‧艾菲的巧克力,卻不僅因為以上種種。他的巧克力幾乎完全不使用「糖」為其甜味的主要來源,也不摻雜任何防腐劑,這也造成它「簡潔、真誠、有力」的滋味。

 

他如何創作?這也使同樣身為創作者的我,十分好奇!當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正埋首 於他的世界裡,攤放在桌上的筆記本,扉頁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某些段落還畫著插圖,插圖旁又以細小到難以辨認的文字寫下註解;他就是在這間二樓茶館靠 窗的位置,將人生的點滴,轉化為創作靈感;一張照片、一趟中美洲熱帶雨林之tour eiffel旅、一次邂逅、布列塔尼鄉村的童年時光、對自然的禮讚、一幅素描、一段樂曲或一 首詩……,無一不成為他創作的素材。

tour  eiffel

為了慶祝兩位女兒莎樂美與瑪儂的誕生,他創作出兩款滋味不同的巧克力糖,並以其命 名;”Salome”為巧克力與香草牛奶混合調製的Ganache,而”Manon”則為牛奶巧克力與焦糖混合的另一款Ganache。而他對詩文的熱 情,也充份地融入他的創作裡,這使得他的巧克力得以喚起一種純粹的美與詩意的情感。

近來,他更進一步將他對巧克力的想像與詩連接在一起;凡是購買巧克力禮盒的顧客,均可獲得一首詩做為贈禮,以此方式,尚保羅‧艾菲得與品賞者一起分享他對巧克力與詩的雙重熱愛。

因消失而得以永恆的美

雖然這些令我嘆為觀止的巧克力製品,隨著時光的飛逝,終究消失於無形!但也正因為如此,這些作品更能反映出尚保羅‧艾菲骨子裡那種瘋狂與浪漫混為一體的特質!

我望著眼前這座逐漸溶化、終將坍塌的艾菲爾鐵塔,不由想 起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1871~1922)於《斯萬之家》(Du Cote de Chez Swan,1913)裡寫下的這句話:「巧克力奶,靈感,法絲華的專注,獻給我們,瞬間而清淡,如應時而生的作品,在此中,她傾注所有的才華。」美因瞬間 消失而得以永恆,這或許才是尚保羅‧艾菲巧克力的魅力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