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民主課

32008年4月22日,舉行第一波的法國總統大選,當天的巴黎街道,卻一如往常,十分寧靜,行人三三兩兩,連汽車都很少見,而台灣選舉時常見的噪音與環境污染問題,在此更因禁止宣傳車與宣傳旗幟而不可得見,若非張貼在廢棄建築物牆面的幾張海報告訴我,現在正在舉行法國大選,我還真是難以相信:「原來選舉也可以是這樣『默不作聲』地進行!」但是,不講究「氣勢」,也不在乎「排場」的法國候選人,靠什麼來贏得法國人民的選票?

理智勝過激情的選民

在將近一個月時間的觀察裡,我得以逐步理解法國選舉與台灣選舉間極其不同之處,或許應這麼說,選舉在法國,並非被法國人當成是一件特殊的「事件」來看待,更非政治人物舉行全民「大拜拜」的時機,而是給予不同的民間社團組織,如「環保綠色團體」、「反自由經濟組織」等團體,一個向全國百姓發聲與亮相的機會。

此外,總統大選也給予法國人民一個參與公共事務以及討論各種議題的「藉口」,而法國人民對於國際大事的關注與公眾事務的積極參與,可從他們日常生活裡,面對大小問題,均可表達個人的想法,或者三不五時參與罷工或者示威抗議的生活方式裡瞧出端倪;然而,一到了選舉期間,法國人民面對這個在未來五年,會給他們的生活帶來若干深遠影響的總統大選,反而沉靜下來,思索在未來的五年裡,他們到底希望擁有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期待什麼樣的國家領導人?

與此同時,法國媒體無不盡心盡力,向讀者大力推銷它所支持的總統候選人,另一方面,藝術家卻以漫畫、攝影、電影、文字、藝術展覽等不同的形式,解構「完美總統」的神話,並且不斷地教育大眾,一場所謂的「民主選舉」,其背後仍不免牽涉到政黨利益、金錢權力、國際政治、偶像製造等可憎事實。

而羅亞爾夫人的加入,更為此次法國總統大選,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性別與政治」的激辯。「女人可以擠身男性主導的法國政治領域,並一舉登上法國總統寶座嗎?」這一場唇槍舌劍,長達數月,終於在作家維吉妮‧德斯潘德(Virginie Despentes)的這句話裡寫下句點:「我們耗時費力,只為了知道領導人有沒有卵巢,下巴有沒有鬍髭,或者兩者都有嗎?」

1民生議題為主

雖然我不敢下斷言,一向口是心非的法國人民,終於接納了男女平權的事實,但是,這個平常顯少受到社會重視的性別議題,卻因為羅亞爾夫人的參選,而受到普遍地關注,不但被老百姓當成茶餘飯後討論的話題,更使知識份子也加入論戰,形成了全民共同參與討論的重要議題,這不能不歸因於這次的總統大選。

令我感到有趣的是,在這次大選裡,一向著重「精英」意見的法國媒體界,這次卻不僅邀請記者、作家、藝術家、政論家或者哲學家來討論總統大選,還利用影音科技連線技術,將各行各業人士最關注的問題,直接傳送到第一輪初選結果勝出的薩爾科奇與羅亞爾夫人面前,並徵詢兩人對這些問題的想法與看法,讓民眾直接與兩位候選人對話。

而在這些民眾所提出的問題中,鮮少有關「左派或右派誰有資格來領導國家未來」此種意識型態的問題,而是有關「安樂死可否合法化?」、「喪假可否比照產假,也有社會安全補助,並納入公共政策?」、「郊區的交通與就業問題如何獲得改善?」、「退休者的購買力問題。」、「最低薪資未來可有提升空間?」等等,這些提出的問題中,幾乎百分之百都是與老百姓日常生活曉關的民生議題。

可惜的是,立意雖美,但是,電視台給予每位候選人回答問題的時間卻僅有平均一分半鐘,這使得兩位政黨候選人在回答問題時都選擇給予最多的「承諾」,而無法針對問題提出更多他的思考與分析;此外,不少候選人回答問題時都利用數據來強化他們的立論基礎,並以此做為佐證,然而,在他們所言的數據中,不少卻都是錯誤的資訊,電視台卻未對此錯誤資訊立即制止或糾正,有失新聞道德。

4文化政策

一向以「文化大國」自居的法國,在這次的總統大選中,十二位總統候選人,竟然鮮少針對「文化」主題發表看法,而對於推廣文化的新政策新觀點,更是付之闕如,這點可受到主流媒體的強烈批評,而《世界報》、《自由報》對此問題更是窮追不捨,逼使這些後選人不得不對「文化」議題,發表各自的看法。

在這些後選人中呼聲最高的薩爾科奇,宣稱要開放所有的國立博物館,以促進文化的民主化,這個文化宣言可讓專家跌破了眼鏡,因為如此一來,每間國立博物館也得爭相拼「業績」,或者找到贊助者,才得以4

每年擠出一億五千萬歐元的預算來共同推動這個「德政」,而另一方面,薩爾科奇也在四月四日當天,當著藝術家面前,許諾要推動文化的多元化、發展本土藝術,以及讓文化深耕地方。

羅亞爾夫人則在三月十三日的《Les Inrockuptibles》文化雜誌上暢談她的「文化法國」理念,她主張本著平等與民主的精神,給予各種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如作家、造型藝術家等同等的工作機會,另一方面,她也主張以各種方式來幫助獨立書店的生存,許諾推行「表演藝術五年振興計畫」方案,成立服務大眾的視聽藝術與文化創作中心,並成立「藝術文化創始基金」(fica),以幫助推廣瀕臨滅絕的藝術與促進當代藝術創作。

 6電影政策

一直以來,執法國電影評論界的龍頭老大地位的《電影筆記》,在這一波總統大選中,也針對電影的現況與未來,以及電影政策的革新,對十二位總統候選人提出他們的問題,這些問題與答案,編者也擇要刊登在四月份的《電影筆記》裡,從這些問題裡,我見識到了法國電影界的知識份子對於「電影政策」的重視,這點相較於台灣電影界,簡直是天壤之別!

台灣電影界至今仍處於一片民智未開的混沌時期,除了給予金錢資助電影創作者,每年培育出一批對電影沒有太多熱情與理想的電影學生以外,或者空有熱情、卻找不到出路的電影工作者以外,我看不出來台灣政府與電影界對台灣電影的未來,以及電影工業的未來,有何整體性的思考,有何堪稱「電影政策」的立法可言?就台灣電影界現況來說,台灣既沒有像樣的電影政策來保護電影創作者、國產電影產業以及電影著作,也沒有金錢補助藝術電影發行商與放映藝術電影的戲院,使得整個台灣電影環境淪為「自私自利」,大家各行其是的現況。

相較於奄奄待斃的台灣電影界,隨著網際網路時代的來臨,法國電影界人士卻不斷提出「透過網路公司來下載音樂與欣賞電影,是否比照電視台播放電影的付費標準來對網路公司索費?」、「透過網路來瀏覽電影、音樂,或者文章的使用者,也得索取一定比例的智慧財產權使用費」,「立法以保障創作者的權益,並以此來鼓勵創作而非鼓勵剽竊與盜版。」等問題。

在這次總統選舉中,電影界人士對於電影各個面向的討論更被整理歸納成十大問題,並藉由這些問題的探討,促使各個政治團體進一步深思電影界的問題,使得總統大選結束以後,這些候選人所代表的各自陣營,得以就他們所提出的問題來擬訂更恰當與更符合時代需求的電影政策,這才是舉行總統大選真正的目的,與民主精神之所在。

結語──總統大選的意義

Les Inrockuptibles

透過這次法國總統大選,我學習到一個民主國家最重要的不是花錢搞選舉,也不是教導老百姓如何拿票、並投進票箱裡,而是建立政治團體與人民之間良好的溝通基礎,為了達此目標,媒體與文化界在平日就得善盡督導政府與教育民眾之責,使得人民到了選舉時刻,得以他手上的「選票」向政治人物提出關鍵問題,來「要求」政治人物;這場選戰最重要的也不是誰輸誰贏,重要的是,無論誰輸誰贏,民意都已充份展現,政治人物都得在日後擔負起,對內為「人民公僕」,為外為「充份伸張民意」的角色;這一場法國總統大選,對生長在台灣的我來說,真是一堂讓我終生受益的民主課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