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有別的哭牆

 wall-2我馬不停蹄地趕在週四晚上以前抵達耶路撒冷的”舊城”(Old City),每逢週五,所有進出”舊城”的交通工具都停擺,商店也關門大吉,整座城內除了宗教活動以外,一片死寂,如此的狀況一直持續至週六日落以後才結束。

第二日的下午,我於太陽下山以前,前往”哭牆”參加猶太人的”安息日”。一路上,我都遇見戴著滾邊毛帽、身穿著黃色束袍上衣、褲腳管塞入鞋內、滿臉大鬍鬚,或以別針夾著Kipa小帽的猶太正教教徒,他們各個神色匆忙,遠遠見到我,立刻低下頭,避免與我的眼光接觸,並在與我交錯的那一剎那,身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個”S”形彎轉避開我,以免因不小心碰觸到我的身體而觸犯宗教禁忌。

不少教徒身旁有妻子同行,這些婦女都穿著長及腳踝的黑色長裙與寬鬆的黑色長大衣,服裝上不見任何圖案或花紋,頭上繫著一條黑色的頭巾、並且小心翼翼地不讓一丁點兒髮絲外露,她們的神情肅穆,有如守喪已久的寡婦般,感覺不到一點兒生命的熱情。

一對夫妻緊緊拎起他們的小男孩,倉促地往目的地前行,小男孩年紀約莫五歲,頭戴黑色的寬邊帽、一身黑西裝,小小的鼻樑上掛著笨重的黑邊眼鏡,臉頰兩側留有捲曲如洋蔥圈的鬢髮,他的腋下緊緊地夾著一只怪獸玩具,滿臉委屈,看起來像一隻被送往屠宰場的小豬般無助。

一對夫妻緊緊拎起他們的小男孩,倉促地往目的地前行,小男孩年紀約莫五歲,頭戴黑色的寬邊帽、一身黑西裝,小小的鼻樑上掛著笨重的黑邊眼鏡,臉頰兩側留有捲曲如洋蔥圈的鬢髮,他的腋下緊緊地夾著一只怪獸玩具,滿臉委屈,看起來像一隻被送往屠宰場的小豬般無助。

wall-3

從高高的階梯往下看去,廣場上黑壓壓一片人潮,都是正在進行祈禱的男女信徒,我步入禱告區內,卻發現我的出現引來所有猶太男性教徒的不悅,他們見我如見瘟疫般,立刻做鳥獸散,直到其中一人突然像發了蠱般,兩手拼命揮舞,對我大吼著:”這是禁區。”他身旁另一名男子才冷冷地告訴我:”妳屬於那一邊。”

我來到專屬於”女性”的區域以後,發現女性被分配到的空間,相較於男信徒而言,不到二分之一,而信徒的人數也少了許多;當這些女信徒頌唸經文的時候,神態從容平和,既沒有男信徒的發覘神情,搖頭晃腦的幅度也遠不及男性激烈,雖也偶見女性撫摸著哭牆、不斷禱告哭泣的景象,但卻沒有男信徒區歇斯底里地以頭撞牆、大聲哭喊的舉止,整體而言,她們的禱告是在溫和的氣氛下完成。

儘管如此,這些女性臉上永恆的哀傷卻深深地吸引著我,為了更了解這些猶太女子,我決定冒險走訪一趟猶太教極端份子聚居的”百門村”(Mea Shearim)一探究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