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寻找自己的心

敬爱的怡平姐:

展信佳!

从3月28日在一个叫纪中展的家伙的微信有推荐你的书《爵士巴黎-摄影师的音乐之旅》。便花了58.8RMB在当当网上买了这本书,从而第一次知道了怡平姐的名字。感谢互联网,让地球上的人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也很高兴认识你,看到书上有留您的email,便有念头写了这封信。不知是否能送达,不确信是否杳无音讯。只言片语也可作为自己对今天的一点记录,也是值得的,也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便开始做了。

 

【jazz,爵士,音乐,法国,美国】,这些词语对您来说或许是很熟悉的,所以我想聊聊我的体验,也许也能给您带来新的视角。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浙江沿海的小县城里,到上初中前接触的音乐基本就是学校大喇叭里放的“国歌”“学习雷锋好榜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慢慢的到初中九十年代中,听了一些流行乐,温兆伦“你把我的女人带走”刘欢“金色盾牌”之类。

总而言之,在十八岁,甚至三十岁前音乐的生活占比始终是远远低于学业、事业。jazz等等的词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于我的体验与你想比,相差十万八千里。

【三十岁之不同】,在我三十岁的时候,或许是应验了三十而立的说法。开始琢磨自己的人生,思考人生的意义,回顾过往。当然思考了几年也没啥结论,或许需要一直想下去。不同的是,音乐&文史哲&艺术在生活中的比重加大了。平时工作比较繁忙,周末就安排一天学习音乐或者去图书馆学习文史哲,一天在家陪老婆孩子。每天都会想些音乐和未来方面的事情,比如要在杭州成立个女子爵士大乐队,甚至以后能创立个如AKB48之类的团体,不用赚太多钱,就是希望身边的社会的人能生活的尽情点体面点。总觉得现在的社会压抑的地方太多了

【我的爵士】,说实话真的是还听不懂,之所以开始研究,因为他的自由而不失规矩,人生不过如此。不管怎么样,希望自己能够不计成本的去爱。只有爱过了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杭州号称东方巴黎(个人不认为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进行东西比对,中国现在还是潜意识里会拿西方作为标准,比如京剧之类说是国粹让外国人都叫好连连,其实也没有必要,各有特色,话不投机半句多,没有谄媚的必要。),我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能多一种艺术形式可以丰富生活。

【我的困惑】,现在我从事IT业,工作时间较多。业余研究时间有限,柴米油盐酱醋茶压力也是很大的,每天可以供业余学习的最多也就一个小时。要么是闲庭信步慢慢来,要么是更加专注,这个困惑的答案或许也只有自己去解决。但还是想听听姐姐的经验,当您遇到想研究的东西如何能够放低物质标准潜心专研所爱,甚至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即未被社会认可,甚至自己也不满意)。现在的社会标准,好的东西我认为不仅是需要自己认可,同时也还是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财富的认可的。我的确还是有所担心,学习爵士演奏若干年后是没有人听的没有市场的,估计自己还是会有失落的,毕竟我还是在杭州,不是在巴黎。虽然现在的孩子们不用天天唱“学习雷锋好榜样”,但他们不一定知道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对了,我学习的乐器就是trumpet,希望再五年或十年,每周末在杭州的酒吧、西湖边、街边能响起我自己的爵士小号。

想到梦的时候总会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下巴掉了……”

【哪天姐姐有机会路过杭州,我可以请你喝茶聊天】

下图基本是覆盖了我此生的追求了,应该还会加上摄像和摄影。

87A34EB9@727A4A70.2040385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