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期 2007/3/10

Haifa攝影專區:以色列之旅──海法的「巴海伊教」聖殿

以倡導男女平權的思想、自由包容的信仰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士。

 

網站公告:

各位網友,久違了!大家近來可好?沒有跟各位拜年,十分抱歉!近兩年多來,我因為發展重心擴展到其它的領域,工作地域也逐漸轉移往其它的地區,因此經常往返世界各地,不得已只好暫且擱置我閒雲野鶴時光最喜愛的編輯網頁工作,不過,這次回國期間,再次觀察國內的文化生態環境以後,對每況欲下的台灣,感到憂心忡忡!不禁又產生想寫點什麼的衝動!希望不久以後,文化界可能發生「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奇蹟。

我已經將網站內容的部份更新,並且將一點一點地加上新內容,除此以外,交流區部份因為太難控管惡意網友的垃圾留言,我已經將留言版全面換新,希望網友有空多多上去分享交流。

藝文活動預告:

主題
時間
地點
芬蘭導演 郭利斯馬基【薄暮之光】
3/16(五)起上映
長春戲院
以色列電影【39磅的愛】
3/2(五)起上映
長春戲院
李石樵百歲紀念展
2007.2.16 – 2007.5.6
台北市立美術館

 

一出了”市中心”(Civic Center)地鐵站,即見市政府廣場。此時已是凌晨時分,舊金山四處夜闌人靜,此處反見三兩人群聚集,雖然街道的燈火通明,他們卻寧願藏匿在陰暗的角落裡竊竊私語,從他們神秘兮兮的手指接觸,以及不時扭過身子向四周環伺的緊張模樣,不難知道這群人正進行著毒品交易;離他們不遠處的噴水池畔,一對女龐克族旁若無人地沉浸於耳鬢?磨的歡愉裡;一旁,搖臀晃奶的美國流鶯彎下身子,與搖下車窗的顧客討價還價,不到幾秒鐘光景,車門倏忽地打開,一隻粗壯的手臂伸出車外,將女子肥碩的身體攫住,用力地甩入車內,隨即啟動離開!我拖著行李穿越馬路,來到整條大街上惟一還開著的熟食雜貨店。

店家老闆是來自土耳其的阿拉伯人,他漫不經心地仰頭瞧著電視裡的足球比賽,那晚,是愛爾蘭對德國,誰贏誰輸,他可不在乎!櫃台後的墨西哥女郎,懶洋洋地為吧檯的男顧客端來一杯熱咖啡:”一塊半美金!”

她瞅了我一眼,但面無表情!”請問,愛麗絲街往那個方向?”女侍看了我一眼,不動聲色,一如舊金山的夜晚,低氣壓籠罩,冷空氣降至冰點。

不修邊幅的男客人,唇上的鬍鬚還殘留著咖啡奶泡的痕跡,很自然地打破僵局,指著對街說:”妳過馬路,往上坡直走,大約走……讓我算算,五、六個建築群吧!就可看到愛麗絲街了,不過,那條街有點長,往左往右,妳到時再問……”

我向他道過謝,重新投入黑暗的夜色裡。凌晨時分,單身一人拖著行李在這一區漫步,似乎不怎麼愜意。道路兩旁的建築物都已年久失修,鏽斑累累的逃生梯勾掛在建築物外牆上,有如枯萎的秋葉般、隨時都有墜落的可能;而一路上、迎面而來的醉漢,各個搖搖晃晃,他們醉眼惺忪地打量我,有如正在觀賞馬戲團裡三個乳房的女人或者侏儒大力士的表演……。

舊金山的上坡路果然名不虛傳,攀過五條十字路口以後,我全身都冒出熱汗來。站在愛麗絲街與拉金街的交叉口,我再次茫然了:”往左還是往右?”我決定靠仰賴直覺判斷:”往左”!不過,一往左我便放棄了堅持,因為這條馬路上每隔十來步,樓下就站著一個雙手插在口袋、東張西望的彪形大漢,我的旅舍不會是在那兒,我試圖回憶起這間旅舍簡介上的一切美好:溫暖、舒適、明亮的維多利亞風格,現代化的網路設備……。

我轉向右方,不到一分鐘,我終於重返人間。櫃台的接待女士的姿態一如英國女王般冷漠拘謹,她以細如蚊蠅般的音量問我:”你有訂房嗎?你有信用卡嗎?”我掏出我的白金卡,在美國,沒有信用卡的人被視為罪犯或非法移民,到那兒都寸步難行!

等我一切條件都符合她所要求的標準以後,她終於將房門鑰匙交給我,臨去前,她彷彿下定決心似的,倏忽地提高聲調:”儘量避免走艾迪街、土耳其街與歐法雷爾街,尤其是入夜時分,那一區,有點麻煩!”

“什麼樣的麻煩?”我回想起剛才經歷過的一切。

“運氣不好的時候,他們會掏槍互相對幹!子彈不長眼!不少路人就這麼被流彈掃射到……。”

關於此文,我有想法

protege-2電影世界:門徒

打開伊媚兒,一如往常,我的電子信箱裡充斥了垃圾郵件,而這些垃圾郵件的主題與內容都不脫色情與禁藥,雖然看不太懂這些藥品的名稱,卻引發我的聯想,難道現代社會裡,不少人是憑藉著網路販賣禁藥與情色而謀生?!如果這門生意真得如此興旺,我們的社會裡,應存在著為數不少的嫖客與吸毒者,其間,又有多少人是在這一波又一波密集的色情與毒品宣傳攻勢之下,也興起了「嘗試一下,有何不可」的念頭?卻自此而沉迷毒海,永世不得翻身!如此來看,「毒品」跟現代人的關係,猶如惡魔梅菲斯特與浮士德般,如影隨形!它無時無刻不環伺在我們四周,等我們意念動搖、把持不住時,便乘虛而入。

雖然毒品濫觴的程度已到了日常生活可見可聞,但是,除了在某些報紙副刊的專欄裡,讀到某台灣名人在專欄裡大肆張揚他吸食LSD的難忘體驗,或者部份藝人吸食大麻的消息走光、被檢調約談,又或者迪斯可舞廳裡破獲了十來名青少年吸食搖頭丸等以外,近幾年來,探討此主題、又能歷久彌新的電影,也就只有奧利佛阿薩亞斯(Olivier Assayas)的《錯的多美麗》(Clean,2004),與史蒂芬索德伯(Steven Soderbergh)的《天人交戰》(Traffic,2001)了!

在毒品最氾濫的西方世界裡,卻因毒品交易所牽扯的利益團體的勢力龐大,背後暗藏的經濟效益太過誘人而無法連根拔除,再加上西方知識份子迷信人有「自由意志」,主張將毒性較和緩的毒品──如大麻合法化,媒體也神化它的形象,標榜它們是音樂家、藝術家與作家們創作的萬靈丹,更使人們對毒品心生幻想,甚或以為「我可以仰賴意志來克制『上癮』的欲望,一如喝葡萄酒或者吃蛋糕般,?嚐即止,卻不要過量。」幾年下來,這些國家裡的大批青少年以身試法的結果,不少人都出現了各種嚴重的身心疾病,為社會與家庭都帶來無法彌補的傷害,這些已經開放毒品合法化的的國家又轉而重新評估「毒品合法化」所需付出的社會成本。

雖然毒品對人類世界的影響如此深遠,台灣坊間有關毒品知識的書籍與影像作品卻極其罕見!對許多人來說,毒品仍是一個難以理解、卻充滿了誘惑的禁忌!家長與師長對這個話題襟聲不語,社會亦然,我們的政府除了花錢拍公益廣告,勸導青少年不要吸毒,並以重刑來嚇阻吸毒與販毒以外,似乎沒有其它的辦法!如何找出一個與毒品世界對話的方式,而不是片面的,以威權的方式來否認人性弱點的存在?由此來看爾冬陞的《門徒》(2007),格外有一種得來不易的感動!

這部醞釀十多年,花費三年時間籌備的作品,是爾冬陞經年累月大量地接觸毒蟲與毒販,並且深入曾為世上最活躍的毒品產地──「金三角」,而完成的一部有關「毒品」的影像研究報告;一百零六分鐘裡,他以近乎紀錄片的紀實方式、鉅細靡遺地描繪出一個環繞著「毒品」打轉的世界,不但按部就班地呈現罌粟花到海洛英的製毒過程,還將毒販運送毒品與交易過程裡每一個環節,以及交易場合上所使用的代號與術語娓娓道來,更佐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研究報告:「生鴉片收購價只要3200台幣,到最後製成純海洛英的零售價竟高達340萬台幣的驚人獲利!」或「純度90%以上海洛英叫『美金』,稀釋至60%以下為『港幣』。」等資訊,告訴觀者一個驚人的事實:「在毒品的世界裡,階級剝削與強權經濟仍無處不在!」

然而,在充斥著冰冷與鬼魅的影像風格裡,爾冬陞仍不忘他對人性的信念,讓我們置身於絕望的人間煉獄的同時,仍能夠感受到一絲絲「人性」的溫暖,這也使是全劇跳脫了對黑暗人性的耽溺;另一方面,也使得這些人的遭遇──因錯愛或絕望而沉淪的道友小芬,如鬼影般窮追不捨的毒蟲丈夫,因貪婪而誤入歧途的毒販昆哥,乃至為了掌握整條販毒線而捨棄情義的臥底警察阿力,最後差點也走上了吸毒這條不歸路──都令人同情,卻也讓人無奈!一如拜倫所言:「不管是為了屠殺,或為了拯救靈魂,一切都始自善意。」爾冬陞的《門徒》,讓我們看到了小芬等諸位好人的一生,因為她(或他)的好而沉淪,並犯下了一件件包括通姦、販毒、吸毒與自殺等惡行,雖說是這個故事最讓人不忍卒睹之處,卻也是讓觀者開始思索的起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