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期 2005/2/11

Fishawy Cafe攝影專區:埃及之旅──開羅咖啡館Fishawy Cafe

行遍埃及,發現埃及咖啡館的數量,多得與清真寺不相上下,然而,除了開羅、亞歷山卓城等大城市以外,咖啡館裡見不到任何女性,更不要說不戴頭巾的女性。埃及男性告訴我:「埃及是男性的天堂!一般而言,埃及女性是不准到咖啡館裡的,除非大飯店或者高檔的咖啡廳。」也就是說,沒有財力的埃及女子,是被禁止有社交娛樂活動的,丈夫也不會主動帶著妻子一同上咖啡館。在開羅著名的Fishawy Cafe廳,我遇見難得的一家三口共處的場景,父親帶著大鼻子叔叔的眼鏡,試圖逗弄他的小女兒。

 

網站公告:

本週電子報將介紹網友一部德國影片《教育者》(Edukators,2004),雖然網友暫時無緣得見,但是,怡平希望透過電子報的介紹,讓國內獨立發行公司考慮引進此片。此片的男主角之一為曾經飾演過《再見列寧》的Daniel Bruhl,電影拍攝手法不落俗套,既幽默又諷刺,某些段落還帶有希區考克的懸疑效果,雖然表面上談得是失落一代的故事,卻是帶有社會批判意識與道德省思的傑作,對於將電影當作純粹娛樂的觀眾來說,本片或許不同一般,但絕對值得我們關注。

此外,本週開始,將開闢新單元【生活故事】,將怡平日常生活裡所見所聞的人事物,挑出有趣的、值得深思的、動人的故事,與網友們一同分享,這週將介紹怡平眼中的68革命小子。

藝文活動預告:

主題
時間
地點
浮士繪與日本古典電影
4/27 (三)12:00~14:00
榮總

 

生活故事:68革命小子

68,對年近六十的中年人來說,是一個神聖的數字,每談及此段往事,他登時像換了個人似的,光彩的神情、敏捷的口才、意氣風發的表情、渾然忘我的姿態,如同年輕幾十歲,這時的「他」,舉手投足都散發著非凡的魅力,對年輕的革命小子而言,不自覺地以「他」為偶像,但是,等到年輕人問及這位一天工作十四小時、年薪八百萬歐元、公司年獲利上億的公司老闆:「為什麼他不拿出一點利潤或者薪資所得,做點有益於社會的事,為消弭貧富之間的差距盡點力?」不難發現,這位昔日蓄留長髮,一身嬉皮裝扮的68叛逆小子,已成了滿腦子數字,被私慾與家務纏身的貪婪自私的中年人,雖然「他」偶而也會懷念那段六八革命歲月,盼望拋開一切、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昔日的68革命小子早已經融入體系,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我們可能會覺得那些68革命份子太墮落太不爭氣了,不但忘卻了當年的理想,還與其同流合污,但是,等到認識他們、並與其中不少人交談過以後,我發現,這些曾經參與過當年五月學生運動、如今為法國社會精英的六十歲世代,大部人對於五月革命的印象是節慶的歡樂氣氛多過革命的意味;他們不僅不是發自內心地相信68運動宣揚的理念:「打倒一切教條,讓社會從零開始。」並且害怕革命真得成功!因為一旦推翻舊制,就意味他們得立即擔負起重責大任,而對於年僅十七八歲的他們而言,這壓力實在太沉重!

當時真正的左翼份子,據說多是二十歲不到的英挺少年,系出名門,一身黑色斗篷的黑色騎士裝扮,每回街頭運動開始以前,他們先將寶貝的黑色摩托車停在距離市中心很遠的廣場,以免成為示威者發洩憤怒的目標,儘管如此,他們當中仍有不少人的機車在這次運動中不翼而飛,使得這些革命少年還為此傷心了好一陣子。

五月革命最成功的部分,大概就是不分社會階級、性別與年齡,大家都樂意陳述各自的想法,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良性溝通的社會風氣。此外,過往女性與一位以上的男性發生關係,就被視為”人盡可夫”;選擇不婚與同居關係,也會遭到整個社會與家庭的鄙棄;墮胎也被視為非法,造成不少女性因非法手術而喪生;五月運動卻解放了她們,讓她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如今,這些頭髮稀疏、大腹便便的68革命份子,沒有多少人還願意為某些理念走上街頭,一方面因為他們多半滿意當下的生活,覺得當年抗爭的目標多半已經達成,沒有什麼再能喚起他們當年改革社會的熱情、激起他們勞動垂垂老矣的身軀;另一方面,他們也成為昔日憎惡的布爾喬亞,每天關在自己的象牙塔裡,過著志得意滿的從容生活,誰還樂意為一個阿拉伯世界或者昔日非洲殖民地來的移民的人權,為第三世界人民的福祉耗費生命、花費心思與智慧?

每念及此,就想到左拉,晚年功成名就的他,仍願意捨棄他的安樂窩,為事不關己的德勒菲茲(Dreyfus)的人權搏鬥,就讓我不由得想問,68革命份子雖然垂垂老矣,但是五月革命的精神難道也隨其逝去?

關於此文,我有想法

電影生活:從《教育者》看自由經濟

近來頗受年輕世代歡迎的德國電影《教育者》(Edukators,2004),透過三位憤世嫉俗的年輕人,與昔日的68熱血小子、今日冷酷無情的企業主,這四人之間微妙的關係,暗諭西方與第三世界之間的關係。

過往的改革者,年過三十以後,放棄了年輕的理想,全力投入工作,成為跨國公司的企業主,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保持企業的競爭力,他遵循「自由經濟」的原則,關掉國內不具競爭力的工廠,將企業外移到人工便宜的第三世界,利用當地廉價的人力與物資,以及不平等的雙邊貿易關係,賺取最大的利益;數鈔票的同時,他再也無暇思索,同樣身為人、同樣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為什麼第三世界裡的勞工,每月薪資往往還不夠一家大小溫飽,又或者,就算他知道真相,也只能聳聳肩、一笑置之地說:「我能怎麼樣?世界就是如此運作。人人為己、適者生存。」在一次交通事故裡,因年輕女子不小心刮傷他的愛車,而錢多得用不完的他卻要求巨額賠償,迫使年輕女子傾家蕩產,成為無家可歸、債台高築的流浪漢;而年輕女子與企業主之間的關係,就好似西方世界與第三世界之間關係的隱喻。

第三世界與西方的達爾文關係

從歐洲飛到非洲的空飛機,每天自非洲帶回幾千噸的新鮮魚肉,而回饋給當地的禮物,卻是致命的殺人武器。而我們在歐洲百貨公司裡買的衣服鞋子,看看標籤,不難發現,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摩洛哥、中國、土耳其、印度等地的製造品,雖然這些物品的單價高達幾百塊毆元,但在原產地的製造成本,一件甚或不到一毆元,而這中間的利潤,大部分卻並未回饋給第三世界的人民,反而讓他們繼續舉債度日,而巨額的債務甚至數代都無法償還(如阿根廷因世界銀行與腐敗的官僚勾結,再加上英美法荷等強權的介入,導致債台高築、經濟破產!)而第三世界的經濟破產卻成為跨國企業獲利的基礎,我們怎能說,這種變相的金字塔型奴隸制度是造福世人的?只要人類世界是建築在西方達爾文主義的基礎之上,人類的關係就只有殺人與被殺。

而片中,中年商人為了養活一家大小,屈服於現實,甚至連政治態度也由極度的左傾轉向認同保守右派,雖然在這段被”囚禁”的時間裡,與三位年輕人產生亦父亦友的關係,並信誓旦旦地不計前嫌,主動取消年輕女子的債務,讓她可以重新人生,但是,一朝回到習以為常的生活型態後,又變成一隻噬血的狼,帶著警察前往逮捕三位年輕人。中年男子與年輕革命者之間的關係,不猶如西方國家與第三世界之間的關係?口口聲聲人權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雖然喊了多年「取消第三世界債務」,讓第三世界的人民建立自己的民主,事實上卻對取消債務不肯鬆口、並且藉由干預內政與扶植獨裁者為自己謀取更大的利益。

對立卻相互倚賴的關係

《教育者》也呈現了不同世代、不同階級之間對立卻又相互倚賴的關係;年輕人侵入豪宅、搬移內部的陳設與家俱,並且留下「骯髒的油牛,你們的錢太多了」這句警語!企圖藉此教育自私自利的布爾喬亞階級,卻因一次失誤,不得不綁架了一位 “腐敗的中產階級”,結果發現這位腦滿腸肥的中年男子竟是昔日的68學生運動首腦;而四人”共同生活”的這段時間裡,身無分文的年輕人必須仰仗手頭寬裕的商人,多少也反映出彼此的無奈,空有理想無法填飽肚子!等到填飽了肚子以後,卻往往無暇再實踐夢想。

昔日的教育者今日的剝削者

此外,電影裡的年輕世代雖是理想主義者,滿腦子改革世界的偉大夢想,現實生活中卻多半無能,還因三角戀愛關係而背叛十五年的友誼與革命同志關係,並可能因不當的行為(非法潛入民宅,綁架),從教育者變成階下囚;昔日的革命家,如今成了市儈的商人,雖擁有豪宅,卻無暇享受,連在自家宅院的私人湖泊裡划船的時間都沒有,雖擁有多得用不完的金錢,卻沒有半點人生可言,成了自己一手打造的豪宅裡的囚徒,真正得以享受人生的時刻,卻是被三位年輕人”綁架”的那段時光;兩者都無法真正獲得他們所渴望的精神自由,因此精神上、或者情感上,他們都是失敗者。

自由經濟的利弊得失

導演漢斯‧維卡特勒(Hans Weingartner)企圖藉由此片批判自由經濟導致的種種不平等現象,但是,我們卻也不能不承認,自由經濟也是第三世界擺脫貧困與獨裁的一個可能的機會。

亞洲有些國家即是因自由經濟貿易,得以擺脫貧困,走向民主(包括台灣)。當西方世界與第三世界人民間的經濟水平差距越來越小,伴隨著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人民有了受教育的機會,自由思想的散播,終使得獨裁的政府隨之瓦解,這種和平革命的過程,或許比起美國自以為是的以武力傳播民主人權自由思想的手段,來得有效與深刻許多。

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在自由經濟的思考裡,國家並不重要、也非考慮的對象,利潤才是一切行事的標準,社會福利與人權都是多餘的。商人無祖國、只講求利潤,自由經濟其實就是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然而,西方社會一味追逐自由經濟的結果,卻造成企業不斷地外移及失業率不斷攀升,也會導致財富集中於少數人之手,階級之間沒有流動的可能,當社會內部貧富差距日益加深,終形成貧富截然分明的區塊。

貧窮的地區,不僅公車與地鐵的班次稀少,就連電影院、遊樂場、公園、咖啡館酒吧等休閑娛樂社交的場所也欠缺,使得在此地生活的居民,猶如住在變相的集中營裏,生活枯燥苦悶,而血氣方剛的年輕世代若沒錢受良好的教育,更沒有翻身的機會與希望,面對沒有出口的未來,極容易沮喪,怎會不流於自我放逐,吸毒、酗酒,或者歸咎外勞搶了他們的工作而成為種族主義者?或傾向以暴力發洩憤怒,成為罪犯以偷拐搶騙維生?

而提倡無條件的自由經濟,對于人類社會的傷害,無異於變相的自殺!在各國紛紛提倡自由經濟的同時,還是先就自由經濟的弊害多加思索,先提出彌補之道,以免形成人人自危而極少數獲益的社會。

關於此文,我有想法

怡平的近作: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上市。自出版以來,《巴黎電影院》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使怡平感到非常窩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新書快報查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