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期 2004/12/6

india攝影專區:東方寶萊塢

網站公告:

各位親愛的網友們,寒冬已經到來,希望各位網友平日注意保暖身體,尤其是老人家,記得出門時,多帶條圍巾與帽子以勉招寒。

交流區的利用率情況已大大改善,歡迎各位網友繼續多加利用,積極地上友善的貓網站首頁的交流區,針對每一期生活美學報不同的主題與內容,盡情揮灑您對此期電子報的想法,或提出任何您所關心的主題,一起討論;友善的貓交流區是一個開放給大家的人文藝術思想交流園地,還請大家廣為利用。

最後仍懇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怡平的新書《巴黎電影院》與友善的貓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推薦的方式,介紹給所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來信,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們的幫忙。

藝文活動預告:

最近正值金馬國際影展,想必台北的影迷每天在工作與電影院間兩頭跑,一定在身心方面都頗有收穫吧!金馬國際影展一結束,緊接著登場的就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印度寶萊塢影展》了!對怡平而言,這個影展的重要性,恐怕遠比一年一度的金馬國際影展來得重要呢!因為這將是國內日後舉辦類似的小型國度或者地區影展的試金石,而且本次影展的主題又是怡平熱愛與國人相當陌生的印度寶萊塢電影,所以,怡平要特地大力推薦,請各位網友無論如何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撥冗前往、觀賞至少一部電影。影展將於台北光點戲院(12/31~1/6)、高雄電影圖書館(1/25~2/6)、桃園館演藝廳(1/26~2/6)與新竹影像博物館(1/12~1/23)四地巡迴放映,電影票也已經可以在光點戲院或者兩廳院售票系統買到囉!台北放映場次,因光點戲院座位非常有限,請網友趕緊訂購,以免向隅。本週電子報也將介紹印度電影中的女性,為此影展的到來,先替網友們暖身,請大家多多支持台灣的文化藝術活動!影展的詳情,請網友參閱此網站www.spot.org.tw,但是要耐心地等到十二月七日才完成喔。

怡平的新書: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上市。自出版以來,《巴黎電影院》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使怡平感到非常窩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

新書快報查詢。

藝術欣賞:印度電影中的女性

在加爾各答(Calcutta),當我問起加人:「你們最敬愛的女子是誰?」十之八九皆回答:「卡里」(Kali)!」當我再問:「誰是卡里?」這些面貌和善的印度男子頃刻間面露畏縮驚懼的模樣,指著人行道上豎立的小廟宇內面目猙獰、口吐紅舌的黑面女剎說:「就是她!主掌死亡、毀滅的女神。」

從卡里女神到電影女明星

這座灑滿紅色血跡的白色小廟宇的面積,與台灣街頭巷尾林立的土地公廟相仿,廟內供奉著黑面獠牙、如毒蛇般吐信,伸著長舌的卡里女神;她戴著妖魔頭骨串成的項鍊,一手緊抓著妖孽的首級,一手拈著蓮花,另兩隻手分持寶劍及剪子,張著血盆大口,大口大口地吸吮著妖怪的鮮血;憑著她這吃相,怎麼也叫我難以相信她就是印度掌管死亡與重生的「濕婆」(Shiva)神溫柔美麗的妻子──帕華緹(Parvati)。

原本帕華緹長得一如電影女明星林黛般美貌,因氣憤世間人道沉淪、正義不張,一怒之下變成黑臉獠牙的復仇女神卡里;當她殺盡了世間所有的妖孽,喝盡了他們的鮮血以後,仍然無法平息她的憤怒,焦心的濕婆為了平息愛妻的憤怒,躺在卡里的腳下,當卡里發現腳下踩著的竟是丈夫的身體之時,又急又驚,變成今日這般模樣。

然而,長相可怖的卡里神在今日受市民歡迎的程度卻有增無減。除了滿街林立的卡里神廟之外,印度人家中的神盦,門檻邊的磁磚圖案,或是樓台裝飾,都可以見到卡里神的圖像,儘管印度男人內心對「卡里」又敬又懼,卻也衷情於年輕貌美的電影女明星。

她們各個貌美如花,有些還身手矯健,比美我們武俠片中的楊紫瓊。從滿街張貼的明星海報,地攤上陳列的明星照、明星年曆,足見印度人對電影女明星迷戀的程度,已與對印度神祇的崇拜無分軒輊,到了人神不分的地步。

原本身份比賤民階級還低下的印度女性,在專司製造美麗夢幻的印度電影工業的巧妙包裝之下,搖身一變成印度女神般神聖不可侵犯,並賦予現代女性獨立、自主、堅毅、智慧的特質,甚至以「悍婦」的姿態征服印度。

悍婦與嬌嬌女

當我的印度好友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上正在演出的《嬌夫悍妻記》,說起片中的女主角是全世界收入最高、最忙的一位喜劇演員時,我雖然半信半疑,但是,當我旅遊到那兒都會碰到這位體型壯碩的「女強人」正在拍片以後,我不得不接受這個不爭的事實。尤其看到印度影史上永垂不朽的女性角色,如納吉爾‧胡賽因的《奇異的婚禮》(Judaal)裡的拜金女郎,拉吉‧卡布的《鄉巴佬進城記》(Shree 420,1955)裡穿梭於上流社會的蛇蠍美女,十之八九都是壞女人時,更使我對印度電影裡,「越壞的女人越有人愛!」此話深信不疑

另一方面,販賣女性的性感與美貌,充滿性與暴力的電影海報,四處張貼在街頭巷尾的電影廣告看板上,引誘行人駐足觀看;這些明眸顧盼、嬌艷動人的女明星,擺出撩人的姿態以吸引苦力與三輪車夫前往戲院消費,如此的舉止又使得原本神聖不可侵犯的世俗神祇──女明星,淪為印度底層社會大眾滿足淫慾的商品。

然而,無論是主宰死亡與毀滅的女神卡里,或是包裝得完美如女神、淫蕩如娼婦的電影女明星,都是印度社會的夢幻產物,真實的印度女人始終活在艱困的現實世界裡,每天與命運纏鬥,卻永不放棄希望。這也是為什麼在眾多的寶萊塢電影中,以印度女性的困境為主題的電影總是廣受歡迎,原因並無其他,實在因它最能觸動人心、引起共鳴。

印度之母──娜吉絲

在這些以女性為主題的電影中,最令人難忘的,首推《印度之母》(Mother India,1957)。本片由擅於拍攝史詩體裁的梅布‧克漢(Mehboob Khan)執導,梅布電影中的女性一向以個性剽悍著稱,如《印度女郎》(Aan,1952)中跋扈任性的公主,因為愛上平民,不得不放下身段,學習洗手作羹湯;《印度之母》描繪一位平凡的印度女性拉荷,嫁入夫家以後,從嬌羞柔弱、少不更事的新婦,成長為刻苦耐勞、堅毅勇敢的農村婦的人生故事;拉荷歷經意外奪去丈夫的雙手、丈夫離家出走、痛失愛子與飢荒的打擊,並屢遭放高利貸的債主糾纏,卻始終咬緊牙關、堅守貞節,一肩扛起全家生活重擔,獨立養育幼子、清償債務,好不容易等到兩個兒子長大成人,卻又面臨母子分離、小兒子淪為盜匪等一連串問題,梅布運用細膩的剪接與豐富的攝影機運動,將這個印度版的《女人的一生》,拍得氣勢磅礡,蕩氣迴腸,飾演拉荷這位印度之母的為一九五○年代印度首席女星娜吉絲(Nargis),她個人也因為演活了劇中角色而成為印度人心中的國母;娜吉絲婚後息影、也因此片而順利地轉任政界,擠身印度政要之列,直到今天,《印度之母》中娜吉絲一肩扛起牛軛犁田的畫面,仍然為印度人津津樂道,成為印度電影史上永垂不朽的傳奇。

娜吉絲對於國人或許是個非常陌生的名字,但是對於熟悉印度電影的影迷來說,她在印度的地位可說等同於法國女星凱薩琳‧丹妮芙(註一)。娜吉絲一生飾演過各式各樣的印度女性角色,除了《印度之母》中的農家村婦拉荷以外,令印度人印象最深刻的,當屬與印度影壇鬼才──拉吉‧卡布(Raj Kapoor)的合作。

此次影展特別選映拉吉‧卡布與娜吉絲合作的三部作品──《流浪漢》(AWAARA,1951)、《鄉巴佬進城記》(Shree 420,1955)、《雨中情》(Barsaat,1949),娜吉絲分飾三種不同社會階級的女性,演來駕輕就熟。《流浪漢》中,她飾演出身上流社會的女性知識份子,為拯救青梅竹馬的愛人,自願擔任他的辯護律師,起身對抗上流社會的虛偽狡獪與冷酷無情;在《鄉巴佬進城記》 中,娜吉絲飾演一位為了底層社會孩童們的求知權,甚至不惜節衣縮食以幫助貧困兒童的小學老師,她的無私感動了步入歪道的知識份子,終使他棄惡從善!在《雨中情》(Barsaat,1949)中,娜吉絲又一反前兩部作品中幹練、聰慧、獨立自主的女律師與女老師的現代女性角色,飾演純情的農家少女,愛上一位來自都市的音樂詩人,卻因父親深恐這段戀情讓家族蒙羞而不惜逼死愛女,為了成就這段愛情,農家少女賭上個人的名譽與生命。……

貴婦與妓女

印度歌舞片中最常見的女性角色不外乎兩種:貴婦人與歌舞妓。而印度電影對於歌舞妓這類型的女性,或許因為深受人道主義精神的影響,總是寄予同情。如國人耳孰能詳的桑傑里拉班薩里(Sanjay Leela Bhansali)的《寶萊塢生死戀》(Devdas,2002),便是藉由一對年輕貌美的男女──德阜達與青梅竹馬帕蘿間的悲戀故事來控訴種姓制度,德阜達出身婆羅門貴族階級、帕蘿的母親乃昔日操持舞孃職業的賤民階級,雖然兩人早已情訂終生,卻因門不當戶不對而被迫分離,帕蘿嫁入豪門的鰥夫,德阜達自此以後沈迷於酒國,並認識了藝妓嬋佐穆琪,藉由嬋佐穆琪的出現,嚴厲地批判了印度上流社會中的虛偽狡詐與懦弱無能;另一方面,電影也對豪門的貴婦人的自私愚蠢以及錙銖必較冷嘲熱諷;並藉由藝妓嬋佐穆琪與嫁入豪門、成為貴婦人的帕蘿兩人之間的境遇,對照出藝妓雖出賣肉體,卻始終保持心靈的自由,反觀帕蘿晉身豪門以後,每天活在侯門深似海的大宅院中,雖錦衣玉食,僕從前呼後擁,卻活在沒有愛的極端空虛裡,還得時時刻刻強顏歡笑,猶如一隻關在籠中的金絲雀,喪失了心靈與肉體的雙重自由以後,再也無法歡唱出美妙的音樂。

描述貴婦人最成功的作品,莫過於本屆印度影展中播映的《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Sahib, bibi aur ghulam,1962)。本片由影壇奇才古魯‧度特(Guru DUTT)執導,將深宮宅院中貴婦人的哀怨意境發揮到極致,加上銀幕長期搭檔凡伊妲‧李曼(Waheeda Rehman)的細緻演出,將一位不得丈夫寵愛、卻篤信「丈夫就是神」主婦守則的貴婦人詮釋得絲絲入扣;為了留住流連忘返酒國美色中的丈夫,秋緹不惜背叛神、染上酒癮、學習歌舞以取悅丈夫,丈夫卻在厭膩了她的陪伴以後,執意返回紅燈區,秋緹這次竟然對丈夫提出帶她一同前往、並請丈夫將她當成藝妓的要求。

在古魯‧度特的另一部經典之作《詩人悲歌》(PYAASA, 1957)中,再次將貴婦人與妓女兩者並列。偉傑是一名沒沒無聞的詩人,出版社不但不出版他的詩集,甚至將他的作品貶為糞土,他的兄弟將他的詩作當成廢紙賣錢、相戀多年的大學女友米娜也棄他而去,抑鬱不得志的詩人選擇了流落街頭,卻因此結識了妓女古菈寶,古菈寶成了他的知音,同一時期,他也巧遇米娜,為了擁有物質享受與安定的生活,米娜已嫁給大出版商、成為上流社會的貴婦;偉傑卻因緣際會地在米娜的丈夫出版社裡工作,偉傑對米娜舊情難忘,米娜卻怕這段陳年往事被丈夫發現,影響到她的地位;一晚,偉傑將自己的外套送給了一名乞食者,結果乞食者命喪火車輪下,也因為一件外套,大家以為偉傑因懷才不遇而自殺身亡;為了幫助詩人圓夢,妓女古菈寶取出多年的積蓄、交給出版商,求出版商發表詩人的詩作結集,沒想到一炮而紅,背棄他的兄弟也前來要求分一杯羹,這時,死而復活的詩人卻現身於自己的祭典,舊情人米娜轉而投懷送抱……。雍容華貴的貴婦人在古魯‧度特的眼中,比不上妓女的靈性之美。

家庭主婦與女神

在印度電影中,還有一種電影類型──宗教神話故事,廣受大眾歡迎,飾演劇中印度神祇的男女演員,不但男的相貌英挺俊拔、女的貌美如貂蟬,演出前還得淨身、嚴禁一切違反宗教教義的言行舉止,有一位女演員便因被發現在公共場所裡抽菸而被臨陣換將;這一切皆因為印度人無法容忍劇中男女演員們任何一點道德上的瑕疵,並將他們當作印度神明般地膜拜景仰。

薩雅‧吉雷(Satyajit Ray),在《女神》(Devi,1960)這部作品中,便巧妙地批判了印度人民人神不分的迷信心理。《女神》改編自帕拉柏哈‧庫瑪‧穆克荷津(Prabhat Kumar Mukherjee)的同名小說。多雅摩耶的丈夫還是名大學生,在外地唸書期間,位高權重的公公深信她有卡里女神附身,堅持媳婦必須放下一切、幫助信徒消災解惑,每天,他讓媳婦打扮成卡里女神的模樣,坐在祭壇上接受信徒膜拜,某日,一個瀕死的小孩喝過她的洗腳水以後,竟然不藥而癒,消息傳開後,更多的信徒不遠千里前來請求治療。儘管丈夫對真相存疑,卻因懼怕父親的權威與污衊家族的名聲而襟聲不語,直到自己的姪兒生了重病,篤信兒媳婦就是神的父親,堅持交給多雅摩耶,這一次,神蹟卻未重現,多雅摩耶也因自責太深而精神錯亂!

然而,在薩雅‧吉雷的電影作品中,大部分的女性角色卻並非一如《女神》中的多雅摩耶般地被動無知,等待男人來拯救她的命運,相反的,她們主動積極地承擔家庭與社會責任,如《大都市》(Mahanagar,1963)這部電影中,透過一位家庭主婦的角色,表達了他對現代女姓面臨家庭與事業兩難的困境,以及男人世界中所欠缺的職業道德。

凡此種種,皆可以見到印度電影中,印度女性如何經由導演的努力,使得印度女性得以脫離西方電影中的物化與商品化,相較於好萊塢電影一直以來突顯女性的肉體美,印度電影顯然地,更著重於心靈的力量與精神的內涵,這也是使得印度電影中的女性角色得以永存不朽的主要原因。

註一:法國手執自由平等博愛之旗的革命女神塑像即是以她為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