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期 2004/9/24

藝文活動緊急募集知音:

河床劇團將於12月2 ~5日期間推出〈羅伯‧威爾森的生平年代〉,Robert Wilson這位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劇場導演,以極簡的劇場風格、冗長的演出、自由穿梭時空的特色,於二十世紀末期的戲劇界掀起一股不小的狂潮,每當學生問起:「誰是Robert Wilson?」時,都使我對台灣藝術視野的侷限與環境的匱乏感慨不已,如今,好不容易國內有劇場將介紹這位劇作家的生平,儘管並非欣賞原作,但也不失為日後了解羅伯‧威爾森作品的重要依據,因此,請各位網友好好把握這一難得的機會,千萬不要錯過了。

近來電影界似乎特別流行同一主題、不同導演,或者同一導演以三至十多分鐘的長度講完每段故事,再集結成長片型態播映,比如賈木許的《咖啡與雪茄》(Coffee & Cigarettes);本週剛剛上映的《十分鐘後:提琴魅力》以及《十分鐘前:小號響起》也以此種型態出現;兩片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十五位赫赫有名的導演,針對同一主題──時間──各自表述,每人拍攝約十分鐘;一如所有這類型的影像作品,《十分鐘後:提琴魅力》以及《十分鐘前:小號響起》也面臨風格不統一,以及水準參差不齊的難處,不過,對於想要一口氣看遍不同導演風格的影迷而言,這卻是求之不得的幸福。

本週五晚上鳳甲美術館的《電影與密閉的空間》課程,將透過影史上三部不同時期的經典名作《大醉俠》、《鬼店》、《將軍號》,探討電影如何藉由密閉的空間來營造特殊的效果,以創作出更為豐富的電影藝術。

於中山堂堡壘咖啡廳舉行的電影與藝術系列講座,本週六將從《放大》、《戰地記者》與《艾格尼撿風景》三部作品來探討〈電影與攝影〉之間的關聯,機會難得,歡迎各位網友撥冗前來參加。請報名上課的同學不要缺課,還未參與過此系列講座活動的網友們,把握這最後的機會!

如果您希望了解上述各講座的細節、上課時間、交通以及報名電話等相關資訊,歡迎光臨友善的貓網站之首頁──活動看板區查閱。

網站公告:

即日起,友善的貓網站將陸續寄發給各地區的朋友們每一季的藝文活動資訊,收到我們來信的朋友,請千萬不要當廢紙丟掉了!仔細地瞧一瞧其中是否有您或週遭的朋友喜愛的藝文活動,我們竭誠歡迎各位的參與。

此外,有網友反映我們的交流區無法成功地進入或留言,如果網友們無法成功貼上您的留言,煩請您將您的心得與寶貴的意見,直接寄至我們的服務信箱,針對每一期生活美學報不同的主題與內容,盡情揮灑您的想法,或提出任何您所關心的主題與大家分享,我一定親自回覆您的來信;友善的貓交流區是一個開放的人文藝術思想交流園地,請大家多多利用。

懇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怡平的近作《巴黎電影院》以及友善的貓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推薦的方式,介紹給所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來信,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們的幫忙。

怡平的藝文活動一覽表:

各系列演講的詳細綱要、訂位電話以及交通位置,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藝術》系列講座之四──
〈電影與攝影〉
中國時報
本週(六)15:00~17:00
中山堂堡壘咖啡館/北市延平南路98號中山堂二樓堡壘廳
《電影與生活藝術》系列講座之五──〈電影與密閉的空間〉
北投鳳甲美術館
8/27~10/15每週(五) 19:00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260號5樓

 

pariscinema怡平的近作: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出版。上市以來,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使怡平感到非常窩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新書快報查詢。

Samaritan藝術欣賞:金基德的援交天使

援交這個引人側目、卻被渲染到俗濫的話題,在韓國影壇怪傑金基德這位導演手中,竟然意外地轉化為引人深思的宗教與人生哲理,說故事的技巧比起同樣融合宗教與人生命題的前作《春去春又來》,少了斧鑿、反多分深刻。

 

援交原名「援助交際」,意指少女出賣肉體或貼身衣物給成人以換取金錢,卻取了個美化的名稱以沖淡賣淫色彩,同樣的,在《援交天使》(Samaritan Girl)這部電影中,劇中的兩位少女也各自為自己的行為找了個合理且冠冕堂皇的藉口。

 

金基德巧妙地以宗教做楔子,抽絲剝繭地表達了他對援交少女、援交行為與援交客的看法。第一段「婆須蜜多」揉合了印度佛教中的「歡喜禪」──藉由男女情愛以達涅盤的概念,以及印度佛教中「婆須蜜多」傳說──藉妓女之身、使男子與其交媾以後悟道的故事,塑造了劇中人物潔婉這個角色;第二段「瑪利亞」故事中的主角佑真,似乎採自聖經〈約翰福音〉第八章中的「拿淫婦來直難主」以及「不要再犯罪」中抹大拉的瑪利亞一角,這位受耶穌拯救的妓女,最後變成良家婦女與信徒,引申人都會犯罪、但是不要沉溺於罪惡中;本段故事以潔婉的死與佑真的愧疚引出一段少女佑真的自甘墮落與尋求救贖之旅,並以此牽引出第三段「索娜塔」──父親的車款名字,藉由父親對女兒佑真愛的方式──開車送她上學、為她做早餐、給她一台CD Player聽音樂等方式,不著痕跡地批判了父親只照顧女兒的物質需要、卻對女兒的心靈漠視,終因放任其追求物質慾望(潔婉與佑真為了兩張去歐洲的機票而出賣靈肉)而導致無可挽救的悲劇;而片尾,父親不僅送給女兒車子,還教她如何開車,第一次掌握方向盤的佑真,眼見父親的身影逐漸遠去,想要追隨其後、卻與車子一起陷入泥沼裡,猶如佑真此刻的人生,身心都陷入泥沼裡動彈不得;本段裡,金基德將父親對女兒想要苛責、卻又狠不下心的矛盾情感,拍得既沉痛又無奈。

《援交天使》此片的標題──「撒瑪利亞女兒」,引自 聖經〈路加福音〉第十章的「撒瑪利亞人憐愛受傷的」,談的是憐憫、療傷與救贖等人世情感;然而,金基德卻並非藉口東西兩大宗教佛教與基督教的悟道與救贖思想來粉飾潔婉與佑真兩位未成年少女的援交行為,相反的,金基德毫不留情地嘲諷了兩位少女的妄想與幼稚,以及援交行為的不道德本質。

潔婉以為她的行為是婆須蜜多,嫖客都因她肉體而得以悟道,事實上,嫖客只把她當成是一般的妓女、而兩人之間的肉體行為也完全無關乎什麼悟道不悟道,情感的交流與否,僅是一樁純粹的金錢買賣交易;金基德特別安排一段音樂家嫖客寧願趕工作進度、也拒絕探視潔婉最後一面,最後潔婉的好友佑真以自己的童貞為代價,才換來音樂家這趟心不甘情不願的拜訪,冷酷地呈現出援交行為的本質、援交少女的幼稚,與援交客的真實嘴臉。而同樣妄想藉由免費出賣肉體以換取好友潔婉靈魂救贖的佑真,甚至藉由援交以達到潔婉沒有達到的目標──救贖這群嫖客墮落的靈魂,卻造成執法如綱的警察父親的心神錯亂,而父親一次又一次地於事後質問這些嫖客的行為,猶如現代啟示錄中的最終審判者,為所有的嫖客進行道德上的審判,不但譴責了援交行為的不道德,也宣判與親手執行了他們的死刑;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父親對於女兒佑真遭成人玷污的痛,以及他對女兒的愛,使他自始至終都無法譴責女兒,內心的痛苦轉而以夢境的方式表達,實是本片中最巧妙感人的一段。

援交少女是天真還是墮落?無論我們看完此片以後的觀點如何,都無法否認金基德拍出了從影以來最內斂最悲痛最感人的作品。當韓國電影導演不斷地對自己國家的社會怪相與政經環境提出省思的同時,台灣電影卻一如台灣的社會,只知向下沉淪,卻無力對現狀反省,台灣人輸得豈只是電影,還是一整個國家的國格與一整個世代的幸福。

may生活藝術:打造一個好男人

最近有兩部電影,不約而同都跟改造與完美有關;一部是妮可基嫚的《超完美嬌妻》,另一部是法國古怪電影《瘋流美之活人生切》(May),雖然兩部電影的時空背景不盡相同,談的卻都是傷心女人打造完美男人的故事。

《超完美嬌妻》描繪一位事業有成、卻因丈夫外遇而手弒親夫的女科學家,為了與死去的丈夫再續前緣,她運用尖端科學技術使丈夫還魂,並為他而徹頭徹尾地改造自己、成為百分之百完美家庭主婦;重生後的丈夫卻不滿足於完美的妻子,還妄想改造世上每一位經濟自主、擁有獨立思想與人格的女性,他在這些女性的大腦內植入一片晶片,剔除一切自主性、僅保留美貌,使其成為全心全意為男性而存在的花瓶與洩欲工具,這對完美夫妻創建了一個看似完美的兩性國度,直到才智雙全的妮可基嫚出現,自此以後,所有男尊女卑、夫唱婦隨的黃金定律開始逆轉……。

《瘋流美之活人生切》則將焦點放在個性內向害羞的美,美成長過程中,因天生弱視、總遭同學排擠,她唯一談心的對象是一個被關在玻璃盒內、並且不能碰觸的洋娃娃蘇西;孤僻成性的美長大以後,越來越渴求活人的關愛與溫暖,卻因人類的自私恐懼與偏見而被迫繼續過著孤單的生活,為了改變自小的歹命,美決心自己做一個完美朋友與親密愛人……。

這兩部瘋瘋癲癲的電影,不斷地激起我的奇想。在我週遭,有不少才女,她們總是感嘆在台灣少見有內涵、懂得生活與樂於取悅伴侶的好男人,使得她們至今小姑獨處,言下之意,好像好男人在台灣已經絕種!近來,因經常遊走各地舉辦講座,使我有機會接觸各地人士,進而發現台灣社會一個奇怪的現象:凡是跟藝術文化、人文社會科學思想有關的活動,總難見成年男性的參與。每回從台上往台下望去,黑壓壓一片盡是女性同胞,若非生長在台灣,還以為來到了女人國!我實在不解,為什麼台灣男人不參與藝文活動?

回國以後,因緣際會認識了一些有著偉大的理想,盼想做頂天立地大丈夫的男子漢,他們每天將自己關在工作裡,腦子裡裝著一台計算機,為了數字的高低升降而拼命,為了名與利,他們將自己搞到沒有時間生活、犧牲自己的健康與家庭的幸福,更無暇參與任何藝文休閒活動,對於這些滿腦子事業的男性而言,凡是跟事業或金錢沒有直接關係的投資,都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相較於這群人生以賺錢為目的的男性,另一小撮喜歡參與藝文活動、研讀文史哲的男性,在我們的社會裡卻又被視為沒骨氣;為了符合社會、家庭、伴侶對男性「成大功、賺大錢、立大業、做大事。」的企盼,他們自願或被迫全然地放棄親近美好人事物的機會,讓自己也成為賺錢的工具與事業的奴隸。

每回與這群心靈停止成長的台灣男人對話,聽聞他們口中吐出的字字句句莫不以名利為唯一目標、任何偷拐搶騙的手段都視為理所當然之時,都不禁令我毛骨悚然!更可怕的是,當這群頭腦空空卻自以為是的男性成為統治者;他們往往認為有錢就有幸福,有錢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包括國家安全都可以以金錢換取,而台灣今日社會的種種亂象,都因為從上到下,太過於迷信金錢的力量,以為經濟發展,就是全民的福祉,事實上,金錢主導的台灣社會,逐漸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由親密變成疏離、由互助變成自私、由天真變成狡獪,喪失心靈之美的台灣人如何能夠真正快樂?

故而,當女性努力地充實自己、不斷地學習成長、並且勇於嘗試、挑戰自我的時候,若是男人的眼光與夢想,還是侷限於讓自己變成沒有思想、沒有靈魂、沒有感覺的賺錢機器時,兩性間和諧的關係如何能夠繼續?若不想自己週遭盡充斥著摩登原始人,現代女性就不能僅自顧充實自我,還得敦促自己的另一半與家人、朋友也跟著一起成長學習,主動且積極地帶領男性參與各式各樣的藝文休閒活動,鼓勵他們自助旅行,換個環境、換種方式過活,如此一來,經由女性的努力,改變的不僅是這群男性的腦袋,改變的也是他們的生活滋味與生活方式,唯有思想觀念改變了,才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見識到台灣發展成一個優雅、人性、豐富且多元的社會,所以,女性同胞不應再自悲自憐於「台灣的好男人到哪裡去了?」還是學學妮可基嫚與瘋流美的氣魄:「沒有好男人,自己打造一個不就好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