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期 2004/7/17

lisboa攝影專區:里斯本這個城市,雖然不似巴黎或者紐約般光芒立現,卻有另一種於不經意間發現、讓人驚艷的含蓄之美,比如這間位於山坡上的咖啡館A Brasileira,為葡萄牙詩人Fernando Pessoa(1799~1854)揮灑靈感的地方,雖然作家身影不再,館主卻依然保留了作家長年駐足的位置,並且不准他人取代,好似作家的魂魄仍然長居此地似的。今日的A Brasileira咖啡館,雖然少了Fernando Pessoa,卻未減半分風采,它依舊是里斯本人最愛駐足的咖啡館之一,不僅因為它濃郁的咖啡香,也因為美味得讓人情不自禁、流連忘返的葡萄牙起士糕點Queijada,更重要的是,咖啡館內永遠懸掛了藝術家們的作品,使得咖啡館也充作藝廊,這種藝術無處不在、融入生活的風潮,在台灣仍很罕見。

網站公告:

各位親愛的網友們,近安。本週電子報將介紹神秘的身體語言──刺青。七月怡平將走訪葡萄牙與埃及,所以,下一期電子報將延至八月初出刊,還望各位網友見諒,不過,返國後,定將與各位網友分享這段旅程的心得。

有網友來信循問關於以怡平的攝影作品裝潢全館的爵士餐廳《1920》一事,因為怡平出國前,餐廳尚未開幕,所以無法獲知目前的狀況,如果網友有興趣,不妨前往位於內湖假日花市旁、內湖洲子街五十八號一探,因為怡平滿腦子都在思索與研究當代藝術潮流與著手創作,因此忘記了爵士餐廳《1920》開幕一事,真是萬分抱歉!不過,衣碟百貨公司新館──二館的咖啡廳內牆與衣碟百貨外牆上也有怡平的攝影作品大圖輸出,也竭誠歡迎有興趣的網友前往參觀指教。

怡平即將於八月底返國,九月開始,每週六下午,怡平將於最有歷史人文氣息的飲饌之地──中山堂堡壘咖啡館講授《電影藝術》系列講座;此外,八月底起,每週日下午、另於我個人非常喜愛的歐風餐廳──陽季歐饌忠誠店,開闢《世界飲食文化之旅──初級課程》系列講座,課程結束以後,怡平將親自帶團前往法國做一趟飲食文化藝術之旅,講座大綱已張貼於活動看板欄,歡迎網友上網查詢;每週五晚上七點半,另於鳳甲美術館教授《電影與生活藝術》系列課程,歡迎對電影、飲食文化與生活藝術各主題有興趣的網友們,光臨友善的貓網站之首頁──活動看板區,詳閱有關各系列講座的大綱,以及上課時間、交通、報名電話等相關資訊。 怡平也將特別通知大家,於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舉辦的唯一一堂飲食文化與國際社會講座,即將開始報名,歡迎各位前往參加。

交流區的利用率情況大大改善,請各位網友繼續多加利用,積極地上友善的貓網站首頁的交流區,針對每一期生活美學報不同的主題與內容,盡情揮灑您對此期電子報的想法,或提出任何您所關心的主題,一起討論,我一定會親自回覆;友善的貓交流區是一個開放給大家的人文藝術思想交流園地,請大家廣為利用。

最後仍要懇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怡平的新書《巴黎電影院》與友善的貓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推薦的方式,介紹給所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來信,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們的幫忙。

怡平的藝文活動預告:

關於以下各系列演講的詳細綱要、訂位電話以及交通位置,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藝術》系列講座
中國時報
9/4~9/25每週(六)15:00
中山堂堡壘咖啡館/北市延平南路98號中山堂二樓堡壘廳
《電影與生活藝術》系列講座
北投鳳甲美術館
8/27~10/15每週(五) 19:30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260號5樓
《世界飲食文化之旅》系列講座
陽季歐饌
8/29~10/17每週(日) 14:30~16:30
陽季歐饌忠誠店
台北市士林區忠誠路2段188號2F(誠品商場) tel :2876-0325

 

pariscinema怡平的新書: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上市。自出版以來,《巴黎電影院》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使怡平感到非常窩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

新書快報查詢。

藝術欣賞:刺青

或許是受到日本導演高林陽一《雪華葬刺》電影的影響,有很長一段時間,對於刺青,我總以為那是青樓女子激起色情綺想的符號,或是日本黑社會的標記,是見不得光的邊緣社會的產物,直到旅居法國數年以後,因交往多年的越南華裔法籍好友迪耶的機緣,使我重新思考刺青對整個人類社會的影響與意義。

有一次,我們在印度餐廳裡巧遇一位龐克女郎,她穿著一件安全別針與拉鍊綴飾的黑色連身皮衣,紫黑色的嘴唇上掛著銀環,眼皮上塗著厚厚一層藍色眼膏,粗黑的眼線使得她的明眸有如埃及艷后般令人無法忽視,兩隻豐腴的膀子上滿佈著各種花卉的圖案,黑色的長髮則梳成高高的馬尾辮子造型;迪耶平日總是一付無精打采、畏畏縮縮的模樣,沒想到一瞥見這位龐克女郎,整個人頓時眼神發亮、變得神采奕奕,並且一反常態的,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許久以後,主動與對方攀談起來。

從那一天起,我才知道,早在十二歲那年,迪耶便於右臂刻上中國字「慎終追遠」的刺青,以惕勵自己不忘本;為了一睹倫敦刺青族與龐克族的風采,她特意前去倫敦遊學了三年之久,期間,她學會如何由裝束打扮來辨別不同的龐克族群;或許因為迪耶的影響,我對刺青的印象從此改觀,為了對刺青有更進一步的了解,除了前往倫敦居住了數個月以外,並專程前往「夏布雷空間」(Espace Champerret),參加刺青族每年一度的身體藝術聚會。

狂熱的身體藝術追求者

每年六月中旬一到了,這批造型打扮都迴異於一般的族群,就會不約而同地齊聚於「夏布雷空間」,參加為期三天的「身體藝術」沙龍。一進入沙龍會場,首入眼簾的服飾店,陳列的衣服、帽子及外套上,無處不繡有象徵死亡與暴力圖案的骷髏頭標誌;鄰座的攤位American Body Art,專門販售裝飾身體的刺環,這些刺環的色彩鮮豔,形狀多為刺蝟、蜘蛛、毒蝎、幸運草、圓珠、圓弧或簡單的幾何造形,大小則與一般耳環的無異,只是穿戴的部位不同,從眼皮、鼻孔、鼻中、嘴唇、舌頭到更敏感與私密的部位──肚臍、乳頭、陽具、陰唇都有,看得我心驚肉跳!

販賣刺環的櫃檯少女,身穿黑色袍服,理了個大光頭,右鼻孔與耳朵上各穿上兩只銀環,酷酷的模樣,像極了《追殺比爾》中的鄔瑪舒曼,然而,當她看到我正在端詳她,卻感到不自在,轉身避開我的目光,讓我瞧見了她後顱上剃出來的牡丹花圖案;這樣的女子在巴黎社會並不多見,倒是在倫敦的跳蚤市場裡我見過不少,由此可見,倫敦少男少女的反叛精神,比起巴黎青春一族大膽前衛得多!

當我細細地端詳每位刺青者身體上的圖案時,不難發現這些圖案並不僅止于裝飾的功能,與被刺青者內心的欲望也有著神秘的關聯;比如,外貌溫柔的女子,肩胛藏著一隻張牙舞爪的飛龍;孔武有力的男人背部刺有美人魚與海豚嬉戲的小島;肢體纖細、神色憂鬱的青春期男孩在自己的胸肌與臂膀上刻上白虎星與骷髏頭十字架的圖像。

這批狂熱者,為了使身體每一個部位都能夠成為藝術品,也為了炫耀其性感以及與眾不同的魅力,不惜忍受錐心刺骨的灼熱與疼痛,以整個身體當作畫布,運用刺青或者穿刺的方式,塑造出個人特有的風采。

tatoo-2人皮族譜

達爾文曾言:「沒有任何一個社會不存在刺青的傳統,這一點,無論是人類學家或者考古學者都可提供充分的證明。」對於某些民族來說,刺青猶如一張隨攜帶的族譜,記載著家族與部落的歷史,或者代表特殊階級與不同的職業,比如埃及的舞孃、女音樂家與女祭司於陰戶與小腹處刺青,古希臘時期的奴隸或者囚犯身上必有刺青,貴族家庭的男子的身上則刺有花朵圖案,而酒神女祭司則於右腿上刺上小山羊的圖案、並於入教者的額頭紋上葡萄葉;根據馬可波羅遊記的記載,中國社會在十二世紀時,從上到下都流行紋身藝術。

紋身也是男孩成人、女孩出嫁前必經的儀式。自十三世紀開始,越南Nai-Nan島上的貴族女孩在婚嫁前夕必須紋上花朵、蝴蝶的圖案,所羅門群島上更遵奉著非紋身女孩不得嫁人的傳統習俗,斐濟一地甚至認為死前未有任何紋身的女子、死後將無法進入極樂世界,她們的靈魂也將無法被祖先辨識,成為漂流於天地之間的孤魂。

回國以後,因為教書的機緣,我又陸續接觸了台灣原住民泰雅族與賽夏族的黔首,以及排灣族、魯凱族以及卑南族的紋身傳統,發現越是傳統生活習俗被完整地保留下來的少數民族,刺青的傳統也越普遍。

相較於非洲某些原始部落的巫醫於病人的頭皮上刺青、視此為醫療的過程,台灣原住民則將刺青與宗教儀式結合,行前必先占卜吉時,並求祖靈保佑,施術過程中若不慎發生意外,則舉行驅邪儀式,此外,刺青師與受術者都必須恪守多項禁忌,如不打噴嚏、不放屁、不喝獸血、不吃內臟,只能飲水或食糜等,否則,觸怒神靈,必遭天譴!

按泰雅族的傳統,男女一進入青春期即開始「黥面」,黥面也叫雕青,一生至少要經歷二至四回的刺文施墨,才算完成,黥面代表成年、求偶、愛美、性格、戰功、甚至個人在部族中地位的標誌。按習俗,凡入壯年期的男子、或女子初經以後,都必須在臉上刺青;黥面是一種很痛苦的經歷,男子得刺上四五個小時,女子則需一整天,女孩第一次黥面時,因為劇烈的痛可難以忍受,往往需由祖母與母親隨侍在側、將她綁在床上、並壓住頭手才得以進行,完成以後,還需數週的休養,腫脹的傷口才得以癒合;然而,無論如何痛苦,泰雅人堅持保留這個傳統,主要的原因是古代部族之間經常打戰,黥面的習俗使得泰雅人在戰場上很容易分辨自己的族人;如今,隨著日本殖民時期統治以及漢化的影響,年輕一代的泰雅族逐漸拋棄了這個珍貴的傳統。

刺青的部位多見於面、胸、背、腹、腿、手處,紋飾包括動植物、人首、太陽以及簡單的幾何圖案,尤以蟲蛇紋最引人注目,圖案與位置有著分貴賤、示戰功、別部族等不同的意義。比如男子於胸膛上刺上短冊形的胸紋,以示獵頭的數目、炫耀戰功輝煌;女子則於大腿上刺上不規則的圓、角、線、點等文飾,以示愛與美的表徵。貴族男子習於胸、背及上下肢處刺有長冊紋和水波紋,女子則在掌背,前臂及背部刺上人形花紋;平民男子則刺有動植物紋飾,有獵首戰功者則於胸口加刺插羽冠的人形,平民女子的圖案為蟲形紋;排灣人因自詡為百步蛇祖靈的後代,部族多刺以百步蛇紋。

無論古代或現代,紋身都是一種極其嚴肅的行為,因為刺青並非「愛之則惜、厭之則棄」的流行商品,一朝刺身,將是一輩子的決定!也因為如此,刺青師往往在施行這一生的決定之前,再三確認受術者的意願;一旦開始,刺青師便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凝視著眼前這張人皮畫布,幻想浮現其上的圖畫,先描繪出輪廓,再一針一針地點畫出這幅絕無僅有的作品,最後才填入色彩;而擁有紋身的青年,彷彿因擁有第二個靈魂而脫胎換骨,成為女子目光的焦點與愛慕的對象,女人也因紋身而顯得成熟、美麗與性感,這也是為什麼在西方的現代社會中,有越來越多的男女熱衷於婚前紋身;令我訝異的是,西方社會並非僅有年輕人熱衷於紋身,相較於英國刺青人口平均分布於各年齡層,並且成功地融入文化、社會環境裡,如時尚界的龐克女王──薇薇安‧葳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服裝設計、不少來自紋身以及刺環的靈感;瑞士的刺青族則多為六十多歲的銀髮族群,由此可見刺青已經逐漸走出見不得光的歷史陰霾,成為傳統與現代、不同世代之間共同的神秘語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