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期 2004/6/29

lesbien攝影專區:巴黎的同性戀遊行結合了人權訴求與嘉年華會,紙板上寫著:「我是一個骯髒的女同性戀者,家中的母親。」

 

網站公告:

各位親愛的網友們,近安。本週電子報將介紹二○○四年的歐洲文化之都里耳。

九月開始,每週六下午,怡平將於最有歷史人文氣息的飲饌之地──中山堂堡壘咖啡館講授《電影藝術》系列講座;此外,八月底起,每週日下午另於我個人非常喜愛的歐風餐廳──陽季歐饌,開闢《世界飲食文化之旅》系列講座,講座大綱有已經出來了;每週五晚上七點半,也將於鳳甲美術館教授《電影與生活藝術》系列課程,歡迎對電影、飲食文化與生活藝術各主題有興趣的網友們,光臨友善的貓網站之首頁──活動看板區,詳閱有關各系列講座的大綱,以及上課時間、交通、報名電話等相關資訊。

本週開始,交流區的利用率情況大大改善,歡迎各位網友繼續多加利用,積極地上友善的貓網站首頁的交流區,針對每一期生活美學報不同的主題與內容,盡情揮灑您對此期電子報的想法,或提出任何您所關心的主題,一起討論;友善的貓交流區是一個開放給大家的人文藝術思想交流園地,還請大家廣為利用。

最後仍要懇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怡平的新書《巴黎電影院》與友善的貓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推薦的方式,介紹給所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來信,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們的幫忙。

怡平的藝文活動預告:

關於以下各系列演講的詳細綱要、訂位電話以及交通位置,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藝術》系列講座
中國時報
9/4~9/25每週(六)15:00
中山堂堡壘咖啡館/北市延平南路98號中山堂二樓堡壘廳
《電影與生活藝術》系列講座
北投鳳甲美術館
8/27~10/15每週(五) 19:30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260號5樓
《世界飲食文化之旅》系列講座
陽季歐饌
8/29~10/17每週(日) 14:30~16:30
陽季歐饌忠誠店
台北市士林區忠誠路2段188號2F(誠品商場) tel :2876-0325

 

pariscinema怡平的新書: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上市。自出版以來,《巴黎電影院》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使怡平感到非常窩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

新書快報查詢。

graffiti-1藝術欣賞:二○○四年歐洲文化城──里耳之旅 Voyage A Lille

這個位於法國極北的「弗朗德勒」(Flandres)省份的小城──里耳(Ille),原名「小島」(Isle),本為一大片的沼澤地,自從十一世紀弗朗德勒伯爵於沼澤的乾地上建立城堡以後,便逐漸發展為城市,但卻肩負戰略要塞的主要功能,長年不斷爭戰的結果,它數異其主、先後遭到弗朗德勒、法國、西班牙、奧地利與德國的統治,也因為如此,它的歷史始終伴隨著戰爭及隨之而來的貧困、饑荒,以及各種流行疾病的威脅;直到十九世紀上半葉,里耳才因為工業革命搖身一變為紡織工業重鎮;雖然居民的身分從戰士變成工人,但生活景況卻未曾改善,一八三○年與一八四八年先後經歷兩次霍亂流行病,接連奪去不少人命,直到二十世紀初期仍是如此──里耳當地一歲以內的嬰兒、每兩人就有一名夭折。

然而,自從一八四六年修築了第一條往返於巴黎與里耳之間的鐵路,一九五四年高速公路A1, A2, A25, A27的興建與陸續通車,一九九三年法國高速鐵路TGV通車、使得巴黎與里耳間僅需一小時車程,便捷的交通,使得里耳成為巴黎最重要的附庸城市,而次年連接倫敦與歐洲大陸的「歐洲之星」通車,法國的停靠點除巴黎以外、即是里耳,更進一步推使它成為歐洲的重要交通樞紐,交通之便使得里耳能夠從眾多的歐洲城市裡脫穎而出,加上里耳美術館(Palais des Beaux Arts)為僅次於巴黎羅浮宮的第二大美術館,因而獲選為二○○四年歐洲文化城。

里耳過往歷史的發展從來不曾集三千寵愛於一身,此地的居民大部分也是為三餐奔波的無產階級工人,他們從來不曾親近過藝術,一朝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頃刻之間、所有的里耳人卻變成了文化藝術的狂熱支持者,整個城市也完全以藝術品包裝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轉變,使得里耳給我一種如置身夢境般、非常奇異的疏離感。

粉刷地煥然一新的都市建築物外觀、歐洲里耳廣場(Esplanade Euralille)前林立著草間彌生的巨形香格里拉鬱金香、大廣場(Grand Place)上的中國湖心茶館以及胡本斯(Roubaix)與阿拉斯(Arras)離地十二公尺的顛倒的森林、費德耳柏街(Rue Faidherbe)上的上海霓虹燈街、著名的科幻電影設計師尚克勞德‧梅伊耶何(Jean-Claude Meieres)的星光大道,以及經由藝術家之手、廢棄工廠、修道院、學校、旅館等地改頭換面的十二座瘋狂之家(Les Maisons Folie),每一件藝術作品都讓我有如置身超現實夢境。

然而,身處這個擁有八千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的作品,兩千一百三十多場文化藝術表演活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早到晚都有藝術活動的城市,我卻茫然地不知從何處開始我的藝術之旅?太過豐盛、太過奢侈的饗宴,讓我的藝術神經細胞竟然一時錯亂起來;我驚嘆於藝術家的鬼斧神工,能夠將一個原本面臨工廠紛紛倒閉、工人飽受失業之苦的城市,變成無憂無慮的歡樂之都,乍看之下、里耳人彷彿真正可以受惠於法國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藝術帶給人心的歡愉與滿足;然而,我接觸當地人的這段短短的期間,卻感覺他們對於「身處的城市成為世人注目的焦點」這事,漠不關心!

每當我問起當地人有何重要的景點一定得拜訪?或是這個景點位於何處時?十之八九的當地人總會搖搖頭說:「我不知道。」而他們的神情也總是憂慮多過欣喜、防衛多過熱情,使得這個外觀看起來潔淨又美麗的城市,總給我一種虛假的不真實感,猶如病危的茶花女盛裝打扮得花枝招展以迎接訪客上門,贏弱的身軀卻連勉強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冷漠的城市氣氛直到我路經當地一間專賣地方料理──法國薯條與白酒洋蔥煮淡菜的啤酒屋前才稍有改變。

一群正在喝啤酒聊天的青少年要求我為他們拍張照片,儘管這五位青少年的樣貌並未特別引起我想拍照的慾望,我還是認真地拍下他們的合影,不料,他們卻於拍照以後要求底片、還反問我:「你為什麼要拍照?」「為了讓你們高興。」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們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竟然鼓掌叫好。離開他們以後,我不由得想,或許這個城市迫切需要的,不是多麼了不起的大師級的藝術作品,而是真正關心他們未來、並能反映他們當前實際生活困境的一群藝術革命家。

也因為如此,在枚不勝舉的藝術展覽中、最觸動我心的,卻是位於里耳─弗朗德勒」(Lille-Flandres)火車站不遠處的Tri Postal外牆的一整片塗鴉畫。這片壁畫由一群不知名的塗鴉族合力完成,無論是以文字當作圖像的表現風格,或文字交錯圖像的漫畫表現手法,都不約而同地傳達出青少年對自身所處社會的焦慮、憤怒、抒情與幻想,可惜的是,這些塗鴉的作品永遠被社會視為不登大雅之堂、製造社會髒亂、挑戰社會秩序的垃圾,應該被禁止與銷毀,諸不知,當前的藝術潮流已經轉而從塗鴉中尋找未來的藝術家與藝術創作的靈感,相較於大師作品充斥的里耳街頭,這些寂寞的作品反而為我這趟里耳之旅留下最真誠深刻的記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