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2004/5/8

網站公告:

有好一陣子沒跟網友們寫信了。實在是前一陣子因為授課與出書的關係,忙不過來,只得暫時將電子報的事務擱置下來,還請各位網友見諒。

320 新書讀友會那天,雖然與320遊行撞期,不過,當天仍然看到專程遠道前來的網友,也見到幾位老朋友,讓怡平非常地感動!因為第一次與這麼多新朋友與老朋友共聚一堂,尤其是失散多年老友的出現,更是令我欣喜,這可能是在台灣當作家最快樂的一件事:每發表一本新書,就會找回一位失散的朋友。

台灣第一間珍藏怡平爵士攝影作品的爵士餐廳《1920》即將盛大開幕囉!此間餐廳將結合藝術文化活動,成為台北都會區另一處人文藝術的聚落,目前已經緊鑼密谷地籌備中,歡迎各位網友隨時注意友善的貓網站最新公告訊息。

應「陽季歐饌」熱情邀約,怡平將在最有人文氣息的飲饌之地舉辦生活藝術系列講座,預計於八月底開始,歡迎對此有興趣的網友們,隨時注意友善的貓網站所公佈的最新訊息,或請與劉淑玲小姐聯繫(Tel : 2837-8393)。

懇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怡平的新書《巴黎電影院》與友善的貓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推薦的方式,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與我討論,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的幫忙。

pariscinema怡平的新書: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已經上市。自出版以來,《巴黎電影院》受到各大媒體的真誠推薦(自由時報、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書評、Elle、Marie Claire、Vogue、濃濃、Taipei Walker推薦書、世界電影、LOOK、Rose、TVBS、法國食品協會、誠品好讀推薦書、法雅書店推薦書、博客來網路書店等),讀者們更先後來信,紛紛對此書發表好評與關心。

這本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的作品,是十多年來怡平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上市以來,反映熱烈之程度,超乎預期!由此可見台灣讀者對於精緻讀物與新觀點新思潮的渴望。關於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新書快報查詢。

怡平的藝文活動預告:

關於以下各個系列的演講綱要、詳細內容與地點,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train電影欣賞:

每次打開台灣電影版面的報紙,都覺得很鬱卒,因為幾乎所有的電影廣告清一色的都是八大電影公司的電影。自從台灣政府無限量地放任外國電影拷貝以來,就宣判了台灣電影文化的死刑,台灣每一家電影院的經營者都成了美國八大電影公司於全球市場經濟棋盤上的一顆卒子般,美國主帥要他們往東,他們就不可以往西,每年苦哈哈地等候八大公司賜與他們幾部賣座電影,以求平衡每年的收支,如此沒有自主自尊可言的經營方法,居然在台灣可以延續了近十個年頭;當全世界各地都有反對世界貿易組織的社會團體抗議的同時,台灣電影界卻依然老神在在地繼續延續「過一天算一天」的槁木死灰狀態,苟延殘喘,真是令我憂心。

還好台灣還有些獨立發行片商繼續引進一些不一樣的電影,讓台灣電影環境不會百分之百全然地被美國好萊塢所吞噬。這大概也是台灣電影界僅剩下的最後一點尊嚴了。在近來上映的電影中,怡平要特別推薦一部首次以侏儒為主角的火車電影【下一站,幸福】(The Station Agent,2003)。

Peter Dinklage首次獨挑大樑飾演個性害羞、沉默寡言的男子芬巴,因為自己的侏儒身材異於常人,走到哪兒都會引來嘲笑,因而選擇獨來獨往,將生命的熱情傾注於研究火車,卻意外地碰上幾位不請自來的朋友:經營流動餐車的爽朗大男孩、遭受喪子之痛的女畫家、遇人不淑的圖書館辣妹與天真的黑人小女孩,芬巴的生活因這些朋友的加入而產生全然不同的風貌。

湯瑪士‧麥卡錫(Thomas McCarthy)的電影風格既內斂又沉穩地描繪一個溫暖動人的友誼故事,對人生的悲痛本身,他並沒有太多的解釋,卻顯露出最深的諒解與包容,這也構成影片本身最動人之所在。特別一提,本片影像美麗異常,色彩豐富,異於一般美國電影,流露出夢境般的異國情調。

生活藝術:

對於我這個旅人來說,國與國之間的差異,並不在於邊界,而是在於彼此之間不同的生活環境、生活型態與生活觀點,使得不同地區的人,就好比生活於截然不同的世界,而交通的發達,更使得我 往往一天之內,就歷經兩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台灣與法國之間的飛機旅程大約是十六小時,然而,每當我從法國飛回台灣,一下飛機以後,觸目所即令我眼花撩亂的燈箱廣告,菸酒公賣局販賣部裡人潮洶湧的景象,井然有序的通關口與明亮乾淨的機場大廳建築,立刻使疲憊不堪的我精神抖擻起來,我告訴自己,我已經回家了,回到這個朝氣蓬勃、欣欣向榮的國度,這裡的人民注重效率、業績與榮譽,大家都喜做第一,就連政府也高喊著:台灣第一!對於剛從注重閒情逸致、生活情趣的國度回來的我,身處隨時隨地都將自己模擬為戰鬥英雄的同胞間,一時之間還真有點兒不適應!我不僅步伐跟不上這個社會運轉的速度,連答話與思考的都容易咬字打結,尤其當我無法立即回答對方的提問,或者走路的步伐跟不上前者的速度時,馬上會遭來一陣譏笑:「瞧!法國回來的蝸牛。」然而,令我尷尬的是,我這隻台灣蝸牛在法國卻也遭到巴黎人譏笑為「可憐的螞蟻!」然而,無論是可憐的台灣螞蟻還是快樂的法國蝸牛,我都無法不對兩地之間因生活價值觀的南轅北轍而導致的差異性有所感受。

回到台灣的第一天開始,我就不能不強迫自己「眼不明耳不聰」,因為放眼所即的居住環境,不是暗無天日的鐵窗公寓,就是吵雜髒亂的大街小巷;到餐廳裡想安安靜靜地吃個飯,卻發現,餐廳不是播放俗不可耐的流行音樂,就是播放MTV,尤其是近幾年來,台灣小吃店好似集體發狂般、幾乎家家戶戶都安裝了電視機,收看的節目不是政論Talk Show,就是整點新聞,並且不間歇地播放這些千篇一律的內容;讓我心驚的是,每一位暴露在噪音中,且受垃圾資訊殘害者,鮮有任何一位面露不悅之色或者起身抗議,好像噪音與垃圾的存在已是生活的一部份,或者侵蝕了這些人的神經系統,造成感官能力的麻痺甚至喪失。

然而,每個人每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小時的時間裡,如果都花費在收聽速食消費的新聞報導、聽風花雪月的流行歌曲、吃垃圾食物、閱讀流行的政治標語文章與八卦消息,或是觀賞頭大無腦的好萊塢科幻動作片,怎麼可能會有多餘的心力去經營生活的品味,提昇生活的藝術?

這一代的台灣人永遠都在追求新的生活、新的氣象、新的口號、新的刺激、新的味道,連這一代的青少年都得冠上「新新人類」的口號,「新」對於我們來說,代表著現代化與進步,過往的一切,代表落伍、過氣與庸俗!這也是為什麼某些台灣的老社區與老城市在都市建設計劃發展的過程中,永遠都被漠視,因為所謂的都市計劃,永遠都將眼光放在無中生有一個新的都會區、一座新的地標,而每一座新商業區的興起,卻意味著另一個老社區的沒落,因為人潮永遠都只知湧向新的商業地點,老社區就這麼無情且粗暴地被棄置,直到這些地方變成人跡罕至的鬼城為止,而全台灣,究竟有多少處老社區在時代的變革下被迫遭到淘汰的命運?

nanwa南華大戲院的海報看板,至今仍採取古早的手繪海報的風格。

不談別的,就拿台南古都來說吧,這座曾經代表全台灣最精緻最細膩的人文藝術的古都,隨著時光荏苒,樣貌一年比一年凌亂、凋零與粗糙,台南不再是典雅細緻溫潤文化的優質台灣文化的代表,起而代之的是一個沒有個性的商業速食文化逐漸侵蝕的古都風貌;而曾以做工細膩、自然原味聞名全台的台南小吃,曾幾何時不再自然樸實,取而代之的是味精、豬油與色素混合而成的人工味道,食客不但不以為意,連坐在垃圾堆旁與流浪狗一起進食也無怨言;我在最近一次前往台南時,閱讀了當天的地方報紙,報紙中有一篇許文龍先生的專訪報導,語重心長地談起台南古都文化,對其沒落,頗多感慨!他談及過往的台南人瞧不起只有鈔票、沒有文化修養的台北人,想不到幾十年以後,情況整個對調,台南藝術人才外流,台南人的文化素質整體滑落。

然而,這不僅只是台南一地的問題而已,光看台灣人民對於自家過往歷史遺產的處理態度,粗糙之程度,往往令我怵目驚心。

台灣有不少歷史悠久的老戲院,如西門町電影街上的老戲院《豪華大戲院》、台中歷史悠久的《南華大戲院》、《1+1影城》,台南的《南都戲院》、《南台電影城》、《今日戲院》、《統一戲院》與《東安戲院》等,不是以廉價的塑膠看板遮掩歷史的軌跡──如《豪華大戲院》以塑膠布覆蓋陳舊的大樓外觀,卻也掩蓋了豪華大戲院昔日氣蓋雲霄的石刻龍騰招牌);就是停止營業──如台南的《南台電影城》與台中的《1+1影城》);而少數保存戲院內部與外貌的戲院──如台中的《南華大戲院》與台南的《東安戲院》,建物內外都深具特色、且擁有悠久的歷史意義,如今卻淪為二輪戲院;這或許就是台灣人古怪的地方,我們寧願花大錢去栽培一個科技人才日後為國際大廠做精密代工,也不願意花錢培養國民對於歷史事物的情感與人文藝術的修養;而每當我從台灣自以為是精英份子的口中聽到:「那些是落伍的象徵!」這句話時,我都深覺他們正是代表台灣教育偏差之下的最好範例,這些科技新貴對於落伍與現代之間的劃分標準究竟為何?如果他們無法從過往的陳舊事物裡看出美好的價值之所在,或許是因為他們根本欠缺這方面的人文美學素養與開闊廣達的歷史胸襟,而非事物本身年代的陳舊與否問題。

如果政府與企業界經營者深具人文藝術素養,真想落實本土文化教育,就應懂得宣揚與推廣老社區的人文歷史價值,不應該只喊幾句口號,搞幾個新工商業區樣本供人瞻仰;政府應該聯合企業界帶頭認養這些老社區裡的老戲院,先將每座老社區裡的老戲院經營為該社區的人文藝術中心,並藉由社區的老戲院凝聚市民對於老社區的情感,進一步吸引台灣各地區的藝術家與文史工作者在此發表他們的作品與文史研究成果報告,讓市民從日常生活裡就培養對於這塊土地的歷史情感與人文精神,若非如此,台灣永遠只會是一處沒有根的臨時居所,新的取代舊的,人永遠漂浮於其間。

相較於台灣,巴黎的戴高樂機場既殘破又老舊,法國公務員的辦事效率低落,巴黎更是一處到處充滿了垃圾與狗黃金的城市,巴黎的地下鐵也四處充滿惡臭與尿騷味,然而,這裡的人卻懂得生活,懂得將生命浪費在最美好的事物上,對於法國人而言,越老舊的房子越有價值,透過法國香頌、攝影師與文史工作者,他們對於老社區的情感與歷史記憶,被完整地保留下來;法國人也特別喜愛參加藝文活動,無論是主題多麼冷門的藝文活動,總是人潮踴躍;而公園裡絡繹不絕前來賞花散步溜狗的人們,表情多麼地閒適自在,他們不會無時無刻擔心著是否明天恐怖份子會來襲?只想全心全意地享受當下恬靜的這一刻;這裡的電視節目也不會二十四小時以千篇一律的燒殺擄掠的新聞轟炸老百姓;除了杯盤碰撞與人們交談的聲音以外,這裡的餐廳與咖啡館從不播放音樂,以免吵得你的耳朵一刻不得安寧;這裡的人們讀書、享樂、參加藝文講座活動、聽音樂、觀賞戲劇、欣賞電影藝術與繪畫展覽,偶而參加政治運動,卻絕對不會一天到晚坐在電視機前關心國家大事,更不會認為那一個黨當選與落選,就會帶給他們完全不一樣的明天,相較於政治,他們更在乎生活、享樂!世間還有哪一件事比如何生活得輕鬆自在、悠閒遐意來得重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