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期 2004/3/1

pariscinema怡平的新書封面: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將於三月開始陸續上市。這本精雕細琢的圖文書著作,總共囊括了十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作品,是怡平十多年來於巴黎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將台灣人文、藝術、電影環境與法國電影藝術人文環境兩相對照之後的省思。相信本書所引進的電影院新觀點、新思維,定會於未來對華人社會中人文藝術與電影藝術的發展產生一定實質的影響。

此書在出版之前,投稿的文字與攝影圖片陸續獲得各大報副刊的刊載,並引起學院與電影界的關注,怡平也將於三月至四月中旬期間,於電影沙龍、電影資料館與中央大學等地,分別舉辦巴黎人文藝術環境以及電影新觀點新思潮的專題講座,竭誠希望各位網友屆時撥冗參加。有關此書詳細的介紹,歡迎各位網友上首頁的新書快報查詢。

網站公告:

自從上上週怡平的電腦受到駭客入侵以後,網站作業全面停擺,只得等到怡平週日回國以後,才能展開修復作業,今天終於告一段落,延遲了兩週發報,敬請各位網友見諒。反映熱烈的「法國生活」單元,隨著怡平的腳步返台,即日起改成「台灣生活」單元,為期約五至六週,請各位網友繼續批評指教。

《巴黎電影院》唯一一場免費的「新書簽名會」活動,將結合「怡平讀友會」,於南京東路環亞百貨地下一樓的法雅Fnac書店咖啡廳舉行,時間為3/27禮拜六16:00~17:30,為方便我們事先準備小點心的數量,即日起先展開網路報名作業,欲參加的讀友請寫信至service@friendly-cat.com,也請各位朋友那天帶來自己最得意的攝影或圖像作品、詩作,最喜愛的美食、最喜愛的書籍、電影海報、音樂CD,或者以文字、影像的方式介紹自己喜愛的一齣戲劇或藝術作品,現場我們會備有幻燈機以及播放CD音樂的音響,歡迎各位朋友前來一起交流。

「電影沙龍」主辦的《巴黎電影院》十二場系列講座的報名活動即將結束,目前還剩下最後幾個名額,無論是對於法國文化有興趣的聽眾,或是熱愛電影藝術的影迷與電影從業人員,都是難得一見的機會,還未報名的網友敬請把握。課程中不但將與各位聽眾分享這十多年來怡平留學巴黎、對於當地的藝術人文環境的觀察與省思,並將隨著課程的進行,安排各式各樣的一手資料,包括平面文宣、海報、法國電影雜誌、電影活動手冊、電影票與自拍的影像作品等,詳細地介紹當地的電影人文藝術環境,絕對值得大家騰出寶貴的時間蒞臨參加。有興趣的網友們,千萬不要錯過這個深度了解巴黎電影院與當地獨特的人文藝術環境的機會;關於此系列課程詳細的綱要內容,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欲報名者,請由此進──→

應「鳳甲美術館」邀約,怡平將於3/7~7/4 每週日13:30~16:10,策劃十七場《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系列講座。每一場講座都將鎖定一個國家的重點城市,透過影史上以城市為背景、並且最具代表性的銀幕經典名作,帶領大家認識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並了解鏡頭之下不同城市的歷史、文化藝術,與各地的風土民情,選擇的電影片單也將囊括以城市為主題的文學作品改編而成的電影。《跟著電影去旅行》系列課程,不僅是難得一見的電影藝術饗宴,也將是一次全新的視覺藝術之旅;本系列講座邀請的授課老師均為素養深厚的影評人或電影研究者,透過他們的精彩解說與剖析,相信對於喜愛電影、文學以及異國風土民情的聽眾來說,絕對精彩可期!關於此系列課程的詳細內容與課程片單,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欲報名的網友,歡迎由此進入──→

最後要請各位網友多多幫忙介紹怡平的新書《巴黎電影院》,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介紹友人的方式,將此書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這本著作的想法,如果您有任何建議,也歡迎與我討論,在此我先謝謝各位網友的幫忙。

怡平的新書預告:

經過十多年長期醞釀的《巴黎電影院》即將於2004年3月初陸續上市,本書將由怡平與友人共同經營與投資的藝術家工作坊──〈友善的貓〉出資與監製,這本藝術書籍將兼具攝影、文學、法國文化歷史與電影知識,是一本讓人耳目一新的電影著作;〈友善的貓〉也將在怡平盡可能地努力之下,持續出版對台灣社會與華人社會的未來有所助益的出版品,並延續怡平自〈巴黎夜爵士〉以來的「出版品即藝術品」的努力目標,繼續為台灣社會注入一股生活美學的清流。關於此書的進一步介紹,也歡迎各位網友上新書快報查詢。

怡平的藝文講座活動:

關於以下各個系列的演講綱要、詳細內容與地點,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巴黎的人文與生活藝術風貌(系列講座)
中央大學
3.6~3.29 每週一7:00~9:00pm
中央大學107藝術電影院
巴黎電影院(系列講座)
電影沙龍
3.3~4.9 每週三與週五7:00~9:30pm
電影沙龍
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系列講座)
鳳甲美術館
3/7~7/4 每週日13:30~16:10
鳳甲美術館
從國外藝術電影院的經營之道,看國內發展小眾電影空間的可能性
電影資料館
4/16(二) 10:00~12:00
電影資料館
從《扥斯卡尼艷陽下》電影談起
Nescafe雀巢咖啡
4/17(六)
台南誠品書店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欣賞:

回顧2003年看過的中國電影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非李陽的《盲井》莫屬了!

電影故事以中國北方一帶的礦坑為背景,表面上看起來,這是描寫中國底層社會裡農工為了生存、不惜謀財害命的社會事件,事實上卻顯露出更為深層的問題。當任何一個社會與國家從上到下、無不急欲追求財富的時候,金錢成為衡量一切的準則,維繫整個社會的傳統秩序與道德力量也隨之崩解,影響所及,不僅人心進退失據,也造成整個社會回歸到弱肉強食、無法無天的蠻荒世界;難怪此片一出,立刻遭中共官方禁演,因為這部影片碰觸到當今的中國社會最深層最根本的問題。

在「全面拼經濟」的響亮口號之下,廣大的中國底層社會老百姓,如何被一個沒有人性的政策給犧牲掉;男人離鄉背井賺錢養家,學生輟學打工賺取學費,女人淪為娼妓,人人為了生存與成功不擇手段,就算殺人放火偷拐搶騙也在所不惜,整個社會淪為金錢的奴隸,而這也是任何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為了達到快速致富的目標所需付出的慘痛代價!而這段從貧窮到富有的過程,台灣似曾相識,不僅因為我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也因為過去的我們,造就了今日的台灣社會。

當我們搖頭嘆息何以台灣社會發展成今日千瘡百孔、媒體噬血、人性貪婪墮落的時候,或許應該回溯整個台灣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到底那些地方出現了問題?是否台灣早在幾十年前,即埋下今日的禍根?當時的台灣人民在領導者的號召之下,全體人民上下一心、義無反顧地甘願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工具,長久以來生活於「經濟至上、科技至上、成功至上」的社會生態中,人心怎能不遭到扭曲、而於不知不覺中變成這些思想的奉行者。直到今日,「發展經濟」這個口號,仍然是整個台灣社會從上到下的最高行為準則,而這塊土地上成長教育出來的下一代,不僅繼續著上一代的腳步,還變本加厲地追逐名利,達到目的以後,再以累積的資源繼續宣揚傳播這種思想,直到整個社會的根都腐爛掉為止。

遺憾的是,直到今天,我們的社會仍沒有多少人能夠意識到台灣社會最根本問題的存在,不在於國民生產毛額的數字增長與否,而在於長久以來整個社會欠缺人文藝術與美學素養,心靈早已喪失了感受美與追求美的能力,空虛的心靈與浮誇的生活方式再再將我們逼向瘋狂與暴力的自毀邊緣,然而,我們卻依然甘願繼續自怨自哀,繼續醉生夢死,相信只要景氣好轉,全民「拼經濟」,追求金錢、滿足物質慾望,就足以解決今日台灣社會與個人內部的矛盾與衝突問題。

然而,當整個社會裡的人心只見浮動與焦躁的時候,如何能夠靜下心來感受平凡恬淡中的幸福滋味?欣賞美好的事物、追求美感與創造美?美的心境的塑造,不僅需要優雅的外在環境,也需要自我不斷的陶冶與充實;焦慮的台灣社會,讓我們連自己的生活都美不起來,因為我們連欣賞美的心境都失去了,更不用奢談創造美妙的事物。蒙塵的心,一如癌細胞不斷地茲生與擴散,反映於我們所思所想所見,顯現於我們的生活環境,直到自己與這塊土地都醜態畢現為止。羅馬實非造就於一天呀!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真得只能坐以待斃嗎?

台灣生活:

二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裡,飛機上沒有任何一份台灣報紙,我只能藉著閱讀法國《世界報》暫時紓解濃郁的鄉愁,卻無意間發現一篇文章,談論台北的101大樓與它的風水問題,風水,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建築的重要依據?就像星座變成我們生活作息與談情說愛的重要參考。

不過,對我這個全然搞不懂什麼叫做星座面相、紫微斗數與風水運勢的白痴來說,竟然莫名其妙地在小的時候,成為同學口中人人讚嘆的巫女,只因為我可以看著別人的手掌紋路就可以掰出來一長串讓人深信不疑的連篇鬼話,再加上人性中「寧可信其有、不願信其無」的心態,還真得使其貌不揚、姿色平平的我引領風騷了好一陣子!小學時期雖然沒有金錢交易,但是為人算命以後,收到的謝禮倒是不少,若非自我覺醒這是造孽的行為,長久發展下來,可能還會變成知名且富有的星座專家呢!自己雖然早已捨棄了這條算命之路,然而週遭認識的朋友當中,倒有不少人非常執迷於星座與愛情之間的關係,甚至堅持按表操課日常生活作息。

有位男士將自己的星座與血型與其他的星座與血型配對,從中挑選出最適合他的對象並展開交往,到頭來卻發現沒有任何一位適合自己;近來傳出他的喜訊,結婚的對象與星座專家屬意的最佳拍檔沾不上一點邊,婚前他一再嘗試以星座學的邏輯來說服自己這段關係將會是天作之合,研究了半天卻始終無法達成滿意的結論,只好以一句:「她出生的那天,剛好星象移位!」安慰自己。

對我來說,星座就像是一種撲克牌遊戲,不同的遊戲規則可以變化出不同的玩法,無論輸贏,都可以讓參與者樂在其中、玩得盡興而歸,然而,遊戲畢竟是遊戲,豈可當真!一旦認真以對,就好像將自己的一生全然地化作牌桌上的數字,數字本身原本沒有意義,一經執牌者玩弄於股掌間,生命也隨之任他擺佈。如此想來,台灣某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靈修法會的修道過程好像也是如此。

參與者多是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日常生活中看來都很精明幹練,因人際關係、家庭關係或情感關係遭遇到瓶頸,或者事業不順遂等心理因素,導致身體的狀態也不佳,往往不知不覺間感到疲憊,心神恍惚,甚至不時有煩躁、討厭自己與厭世的念頭;他們經由孰識的朋友引薦進入靈修團體,進入時先繳交報名費萬元以上,再依照參與的課程堂數的多寡繳交修行費用,一堂課多半不少於五千一萬,修行的課程越多,繳交的單堂平均費用越低。靈修的過程則有點像是運動員體能訓練,修行者繞著場地跑數圈以後,緊接著重複做上下跳躍、左右搖擺肢體的動作,直到全身筋疲力竭為止,隨後跟著靈修師父打坐誦經,修行期間,師父會不斷地提問,但是,無論修行者被問及多麼尖銳難堪的問題,都不可以反駁或者反問師父,只能從頭到尾回答:「是」直到修行者放棄堅持個人己見為止,修行者才算達成初步的心靈解放,幾天下來,參與者竟也因此達到身心放鬆的療效,然而,當旁人問起他們這些天做過些什麼事情,他們往往只記得個大概,細節也多半記不清,整個人猶如一場大夢初醒般渾身清飄飄的感覺。

如此的靈修過程在我看來卻有點像是白色恐怖時期對政治犯施以思想改造的方式,透過反覆折磨與催眠的方式來徹底摧毀對方的獨立思考能力,進而從事思想改造;而靈修費用的高昂也使我無法理解如此的靈修方式如何能夠普羅大眾?尤其當報名費用動折就萬把塊的時候,靈修服務的對象勢必侷限於少數有錢有閒有勢者,為什麼這些靈修團體將修行對象鎖定為這批人?當今的台灣社會有越來越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對靈修著迷,甚至不遠千里跋涉到印度,體驗備受爭議的奧修性殿堂,成為性門徒,靈修、金錢與性自由之間有何必要的關聯?

過去的印度教修行的過程中,的確包含性修的過程,然而,這些門徒卻多半為修行已有相當時日的高僧,歷經探索慾望的過程以求得參悟人間世道,提供這些高僧性服務的對象限定為妓女,而非一般的世間女子,紅塵中打滾的紅男綠女,得以輕易地經由性解放的過程而獲得全然的身心解脫嗎?參悟人世間道理的方式,真得僅是一個形式的解放而已嗎?一個如此簡單明瞭的答案,會不會只是自以為是的海市唇樓,又一次的心靈盲點?

Comments are closed.